红周刊首页>经典战法>正文

首航节能数十亿投资成败即将揭晓

2019年12月02日 09:33作者:冯彬

《红周刊》:首航节能本周公告拟4.6亿元-9.2亿元进行股份回购,此前公司曾经称,拟斥资6亿元-12亿元回购公司股份,但最终仅回购了1亿元左右草草了事,这次回购是真是假?

  

邱诤:回购是真是假不重要,公司2019年的年报才是关键。2019年三季报时首航节能的在建工程从半年报时的23.75亿元减少至3.46亿元,同时公司固定资产净额由12.69亿元增加至36.50亿元,这意味着公司巨资投入的敦煌100MW太阳能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已投入运营,而该项目的成败对首航节能而言极其关键。

  

《红周刊》:太阳能发电很常见,和太阳能光热发电有什么区别呢?

  

邱诤:太阳能光热发电是利用大规模阵列抛物或碟形镜面收集太阳热能,通过换热装置提供蒸汽,结合传统汽轮发电机的工艺,从而达到发电的目的。采用太阳能光热发电技术,避免了昂贵的硅晶光电转换工艺,可以大大降低太阳能发电的成本。

  

《红周刊》:听起来似乎还不错。

  

邱诤:目前上市公司之中,已有超过10家公司涉足太阳能光热发电领域,而首航节能敦煌100MW太阳能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的成败,将决定投资者对该行业整体走向的判断。

  

实际上早在2017年,首航节能签署了多个光热发电项目意向协议,如28亿元在鄯善县建设100MW光热发电项目;280亿元在吐鲁番投资建设1000MW太阳能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150亿元在德令哈市光建设500MW光热发电项目等,上述项目涉及资金数百亿元,但最终都没了下文。

  

《红周刊》:为何这些项目都草草收场了呢?

  

邱诤:2016年12月27日,首航节能曾经发布过一个太阳能光热电站投产的公告,公司称在甘肃敦煌投资兴建的国内目前规模最大、首座可24小时发电的10MW熔盐塔式太阳能光热电站,于2016年12月26日22时58分顺利并网发电。公司同时称该项目的顺利并网发电,标志着公司自主研发的熔盐塔式太阳能光热电站技术获得验证并实际应用,达到了国内外先进水平。

  

翻阅公司的财务报表可知,该10MW熔盐塔式太阳能光热电站总投资约4亿元,虽然投资金额较上述这些项目少很多,但该项目投产后的经营情况却能够反映出太阳能光热电站真实的盈利状况。我们已知该项目于2016年年底顺利并网发电,但首航节能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光热发电收入仅有92.35万元,而营业成本为634.36万元,毛利率为-586.90%。

  

如果说2017年是10MW熔盐塔式太阳能光热电站首年投入运行,收入较少尚可理解,但2018年首航节能的光热发电收入仍仅有195.45万元,且毛利率下滑至-825.87%。2019年1-6月公司光热发电收入仅剩25.79万元,毛利率为-3265.63%。

  

《红周刊》:从首航节能2017年至今的光热发电收入及毛利率来判断,这个号称可24小时发电的10MW熔盐塔式太阳能光热电站基本可以判断是一个失败的项目了,虽然10MW的规模无法与敦煌100MW的项目相比,但肯定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因此,你提出要重点关注首航节能2019年的年报,若敦煌100MW盈利依然不佳,将意味着首航节能在光热发电领域遭遇重大挫折,是这样吗?

  

邱诤:没错。上面我们说过首航节能在2017年签署了数百亿元的太阳能光热电站建设意向协议,能够签署这么多意向协议,意味着当初市场是看好太阳能光热电站的前景的。但公司数据同时表明,目前市场对太阳能光热电站建设的热情已经消退。

  

《红周刊》:这是如何判断的呢?

  

邱诤:2017年虽然首航节能的光热发电收入仅有92.35万元,但与光热发电相关的另一项收入即光热发电系统收入却由上年的2712.13万元大增至41281.23亿元,同比大增1422.09%。公司称,光热发电系统收入大增是因为公司承建了中广核德令哈50MW槽式光热发电太阳岛EPC项目(EPC指公司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同时公司还称,2017年跟踪商谈了多个光热发电项目,2018年有望开花结果。但到了2018年,公司的光热发电系统收入居然为零,2019年上半年该项收入依旧不见踪影,如果市场对太阳能光热电站建设的热情仍在,为何首航节能相关的收入完全不见了呢?

  

首航节能光热发电收入和光热发电系统收入的变化预示着该行业已步入“寒冬”,若2019年年报仍无好转,再多资金的回购也将无济于事。

[责编:zhanghuayu]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