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飞乐音响身陷财务危局 巨额财务造假嫌疑难除

2019年07月13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王宗耀

飞乐音响身上所暴露财务造假及信披违规的问题,其实早有迹象,其近几年不合理的财务数据说明公司的财务造假早有动作。而正是因其财务造假事项,不仅引起立案调查,且也导致很多二级市场投资人受损惨重。

被誉为“中国第一股”的飞乐音响,近期可谓是“麻烦”不断,先是通过全额计提商誉减值,使得2018年业绩亏损33亿元而被上交所下发年报问询函,其后又因存在“虚增营业收入、净利润”收到上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7月4日,公司更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对于飞乐音响身上所暴露的问题,早在今年6月7日,《红周刊》刊发的《飞乐音响业绩“洗大澡”两起并购埋下巨亏祸根》文章就质疑了飞乐音响大额计提商誉存在财务“洗大澡”的嫌疑,同时还指出该公司存在财务造假及信披违规的嫌疑。如今,当初的推断从监管机构公布的信息得以证实。

业绩预告的“套路”

飞乐音响之所以被监管机构所关注,原因就在于该公司在2017年业绩预告时玩了“套路”,致使很多投资者被套牢进而损失惨重,引起众怒。

资料显示,飞乐音响在2017年7月13日发布了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增公告,称其2017年上半年因照明工程业务增长,导致销售收入和主营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预计2017年1~6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400%左右;同年10月11日,飞乐音响在发布前三季度业绩预增公告时又称,因公司承接的智慧城市业务及照明工程业务增长,带来销售收入和主营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预计2017年1~9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360%左右。就其前后两次业绩预增公告来看,飞乐音响的经营状况是非常良好的,业绩增长相当迅猛,也就在这利好的业绩消息刺激之下,股价也从2017年6月份最低时的每股7.46元快速上涨到11月份的12.13元,区间涨幅高达62.60%。

然而,就在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满心欢喜计算收益时,2018年4月13日,飞乐音响突然发布了业绩预减公告,称其2017年半年报和三季报存在收入确认方面的会计差错,初步预计该等差错将导致2017年1~9月份营业收入减少17.4亿元,导致2017年1~6月份营业收入减少7.5亿元。最终的结果是,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00万元到56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2.95亿元到3.01亿元,同比减少80%以上。

此后,其又在年报公布日发布的会计差错更正公告中表示,因2017年申安集团从事的PPP项目相关政策发生变化,公司部分PPP项目进程放缓或终止,由此导致对前期差错需要予以追溯调整,其中累计调减2017年1~6月营业收入7.5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0亿元,调减后2017年半年度业绩较去年同期增长104%;累计调减2017年1~9月营业收入17.4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2亿元,调减后2017年1~9月业绩较去年同期增长54%。

从此前一而再的业绩大幅预增公告,到后来突然进行会计差错调整,业绩的骤然“变脸”犹如一把“镰刀”,致使二级市场中的“韭菜”们损失惨重。从2018年4月13日公告当日开始,该公司股票一连3个跌停版,此后股价更是一路下行,至2019年2月1日时,股价最低跌至2.57元,虽然其后有所反弹,但最新股价也仅有3.18元,跌幅高达64%。

此后,经上海证监局调查,飞乐音响2017年前三季度的部分工程施工项目收入确认依据不足、部分工程施工项目完工百分比会计估计存在偏差,虚增营业收入、净利润,导致其2017年半年报及三季报财务信息存在虚假记载,未能真实反映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因此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2017年收入有虚增嫌疑

上海证监局在监管函中提到,飞乐音响2017年半年报及三季报财务信息是存在虚假记载的,然而《红周刊》记者仔细分析后发现,飞乐音响财务信息并不仅仅是2017年半年报及三季报才出现问题的,其2017年全年的数据都是疑点重重的。

根据飞乐音响年报数据,其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金额高达54.45亿元,而反映现金流入情况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44.04亿元,显然,其披露的收入远超实际收到的现金。

从飞乐音响收入构成来看,其2017年国外收入有27.09亿元,占其全年54.45亿元的总收入49.75%,意味着境内总收入约为27.36亿元。国外收入主要以产品销售为主,而国内则以照明设备安装工程、音响工程等工程服务为主。根据公司披露的数据,2017年收入中LED产品、传统灯具、节能系列、HID光源等产品销售实现的收入共计30.24亿元,扣除境外销售数据,大概可以估算出国内收入中销售产品类收入在3亿多元,其他境内收入则为工程类收入。由于境外销售部分现金中不涉及增值税,而国内收入部分2017年其产品销售业务的增值税税率为17%,工程服务类收入按照11%缴纳增值税,因此我们可以估算出其2017年包含增值税的收入约为57.64亿元。

飞乐音响2017年期末产生的预收账款相比期初减少了5400多万元,因此在2017年的收入现金中,除了44.04亿元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外,还应包括这部分减少的预收账款,这意味着在扣除当年收到的现金和预收的货款变化影响后,飞乐音响当年含税营业收入还有超过13亿元没有获得现金流入的。理论上,这部分收入应该形成新增债权,体现为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增加金额,可实际情况如何呢?

根据飞乐音响财务报表反映的数据,2017年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期末金额相比期初金额仅增加了1.3亿元,相比理论新增债权相差了11.7亿元,即有11.7亿元收入既没有以现金方式流入企业,也没有形成相应的经营性债权,那么这巨额的收入又去了哪里呢?

根据监管机构的公布的信息,飞乐音响2017年存在不招标先施工、提前确认收入等情况,其虽然进行了会计差错的调整,然而,从其收入与现金流无法披露的情况来看,不排除公司存在调整不彻底的可能,存在通过提前确认收入来虚增收入的嫌疑,否则这多出的巨额收入又该如何解释呢?需要注意的是,飞乐音响2017年实现的净利润仅有3000多万元,如果剔除这虚增的11.7亿元的收入,则意味着其2017年业绩很可能是巨额亏损的。

来历不明的巨额现金

因2017年的营业收入存在大幅度提前确认及虚增的嫌疑,理论上,2018年就很有可能出现可确认收入减少、,业绩大幅下滑、实际结算的现金流大幅增加的情况,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飞乐音响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3.02亿元,确实同比大幅下滑了39.35%。其中实现境外收入26.8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81.37%,实现境内收入6.15亿元。因公司2018年音响工程、照明工程、合同能源合计实现收入2.65亿元,意味着其境内照明类产品销售实现的收入大约在3.5亿元左右。由于国家在2018年对增值税进行了一定幅度下调,其主营业务产品的增值税从5月份开始均有1个百分点的下调,因此对于销售类产品全年按照16.5%的税率大概估算、工程服务类收入按照10.5%的税率进行估算,则推算出其2018年包含增值税的营业收入大约有33.88亿元左右。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47.74亿元,预收款项新增了500多万元。几者相互勾稽后可发现,2018年公司收到的现金比含税营业收入要多出13.84亿元。

理论上,这多出的13.84亿元从财务勾稽角度看,将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应该有相应金额减少才对,可事实上从飞乐音响披露的资产负债表数据来看,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仅减少了不足2800万元,也就是说,扣除经营性债权的变化后,其当年收到的经营性现金仍然比其营业收入多出约13.56亿元。那么,这多出的巨额现金流入又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说现金流不会造假的话,那么这意味着这一结果与我们前文推断的结果是吻合的,即因该公司2017年存在大量违规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和虚增利润,导致了2018年可结算收入大幅减少,进而出现经营性现金流入远超营业收入的状况。

值得一提的是,飞乐音响2017年末和2018年末,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金额均只有千万元级别,与上文十多亿元的核算差额是相较甚远的,因此,票据背书转让造成的差额对上述核算差额影响应该不大的。

“造血”不足,筹资更难

因严峻的财务状况,2018年,飞乐音响不惜实施财务“洗大澡”手段,一次性将15.76亿元商誉予以计提,让公司经营业绩巨亏33亿元,借希望于来年实现扭亏为盈,然而纵观其总体财务状况,可谓是危机重重。

根据飞乐音响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末的财务数据,飞乐音响账户上的货币资金只有2.55亿元,相比2018年末又有数亿元的减少。账户上的资金并没剩下多少,而负债却是压力山大。截止一季度末,短期借款金额仍然有27.14亿元,而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也有14.36亿元,显然其短期偿债压力是非常大的,与此同时,公司还存在9亿元的长期借款。

当然,企业经营是一个资金流动的过程,如果公司的经营状况良好,盈利能力强,拥有强劲的“造血”能力,能创造出足够的流动资金,则也是能够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的,可飞乐音响的情况呢?

先从经营状况来说,飞乐音响近两年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其中2017年和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下滑了24.24%和39.35%,下滑速度惊人,尤其2018年,实现的营业收入尚不足2016年的一半,经营状况衰退情况非常严重。利润方面,2017年扣非后归属母公股东的净利润下滑幅度高达158.22%;2018年更是一次性将商誉全部计提,导致业绩巨亏33亿元,然而即使是计提完商誉,在营收持续下滑下,未来一年能否扭亏还是很难预测的。最要命的是,飞乐音响“造血”能力还是严重不足的。

资料显示,飞乐音响2015年和2016年的业绩表现虽然不错,但是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这两年中却合计净流出超过10亿元,2017年在业绩大幅下滑的状况下,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又一次净流出9.55亿元,可谓是“失血”严重。然而有意思的是,2018年,在其出现历史巨亏33亿元的状况下,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竟然出现“逆袭”,净流入了3.36亿元,然而这一数据是否真实是存在疑点的,正如我们上文所分析,飞乐音响2018年很可能存在虚增收入、虚增利润的状况,现金流入数据是否真实也是有待考证的。更何况,在数十亿元巨额短期负债的压力下,这点净流入也是作用有限的。当然,如果是“造血”能力真的出现持续回暖也是可以改变资金压力的,但问题是,从今年一季度末的数据来看,飞乐音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又出现了4500多万元净流出。

此外,从飞乐音响的投资情况来看,从2012年以来,该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是一直呈现净流出状态,可见投资活动也不能为其解决资金问题。那么,其筹资状况又如何呢?

2017年之前,飞乐音响通过筹资活动获得了大量资金,然而自2018年以来,随着该公司暴露出诸多的问题,融资能力也受到了明显影响,2018年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了将近6500万元的净流出;2019年一季度,随着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其融资能力进一步下降,仅一季度末其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就净流出了5.63亿元。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飞乐音响目前就面临这样的状况,一方面经营状况越来越差,公司不但负债压力巨大,出现严重“缺钱”的状况,而且“造血”能力和融资能力也出现严重问题,这样看来,飞乐音响着实是处于财务困局之中。作为“中国第一股”的飞乐音响,未来该如何走出困局,我们将拭目以待。■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