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基金风云>正文

何奇中考业绩成色不足 光大保德信权益团队后继乏人

2019年07月08日 11:02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本刊记者 张桔

“光大保德信的规模主要由4只货基以及由机构占主导的债基贡献;而其他类型的基金产品均因产品业绩以及基金经理流失等问题导致规模增长遇到难题。”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如是点评。

近期结束的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创的打新过程中,光大保德信旗下的产品因为报价过高被剔除未能入围;同时,内地基金公司上半年规模排行榜出炉,剔除货币和理财基金,光大保德信基金凭借384亿的最新规模排在了第43位,排名较今年年初下跌4位。此前因豪赌地产股而在圈内独树一帜的何奇遭遇滑铁卢,其管辖的多只产品在同类排名中均居于较为靠后的位置,同时产品上半年的净值增长率基本在10%一线。同时,天相投顾基金分析师贾志测算指出,从整个公司的层面看,在2018年四季度到2019年二季度之间,公司旗下所有基金的加权净值增长率为4.23%,在可比的128家基金公司中排第94位,处于行业尾部。

昔日豪赌地产吸睛 晋升最快基金经理如今褪去光环

Wind表明,光大保德信基金成立于2004年的4月,历史上曾以权益类基金而蜚声公募圈的光大保德信基金,近年来也时常引人注意。如去年元月初,房地产指数表现强势,这让剑走偏锋重仓地产股的光大中国制造2025一跃成为聚光灯下,这也让基金经理何奇迅速蹿红。何奇几乎是内地公募行业晋升最快的基金经理,其从2015年6月担任基金经理助理到8月转正,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从最早入行担任研究员开始,他也仅仅用了三年就成为了基金经理,而通常圈内公认这一完整的过程可能需要7到8年的时间。

但在两年的甜蜜后,何奇所掌舵的产品普遍在近一年半的时间中表现不佳。仍以光大中国制造2025为例, 何奇正式掌舵该产品是在2016年的2月3日,在2016年和2017年的年度排名中,该基金均杀入了同类排名的前100位之列。而2018年光大中国制造2025全年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9.17%,其在155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1429位;2019年迄今,光大中国制造2025的净值增长率也仅为11.31%,其在同类排名中也仅位居中游。

令人不解的是,在该基金的季报中,对于“中国制造2025”所涉及的行业阐述中包括了:计算机、通信、家用电器、汽车、电子、电气设备、国防军工、机械设备、交通运输等行业,但并未包括房地产在列。不过在一季度的季报总结中,基金经理却表示在行业配置方面适度加大了对地产产业链的配置比例。遵循这一表述,记者发现当季的重仓股中,有阳光城、蓝光发展、国创高新和海伦钢琴四只地产股,但这四只股票在二季度都是下跌的走势。

而相似的问题还不仅出现在这一只产品上,还有光大优势配置混合,一季度末,基金重仓配置金融业和房地产业,两者合计占基金资产的77.22%;但是二季度表现最好的是大消费。

除去这两只基金以外,何奇实际目前还管理着光大鼎鑫、光大多策略智选定开、光大多策略优选定开、光大保德信多策略精选四只产品,其中光大多策略为偏债混基,而另外三只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更为惨淡,其中表现最好者也不到10%。而在何奇管理期间,只有光大制造混合获得了5.44亿元的净申购,其他基金均出现净赎回,更有光大鼎鑫混合净赎回超40亿元。

权益基金经理团队经验欠缺 戴奇雷外后继乏人

纵观光大保德信的基金经理团队,最为资深的是戴奇雷;从当初诺德起家到后来转投光大保德信,戴奇雷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已经将近8年了。其掌管三只混合型基金,虽然其中年头悠久的两只所累积的任职回报较高,但是若从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来看,戴奇雷所管产品的业绩表现较为一般:截至最新收盘,光大中小盘的净值增长率为23.80%,光大精选的净值增长率为24.56%,光大动态优选的净值增长率约为19.98%,基本均在同类产品中排名位居中游。

从三只产品最近一季的财报可以发现,戴奇类似乎对以通讯、计算机为主的相关股票情有独钟,当季兆易创新、科大讯飞、用友网络、中科曙光、中兴通讯、北方华创等股票齐齐现身重仓股,但是投资偏重于一两个行业的结果,某种程度上也造就了净值的大起大落。《红周刊》记者复盘三只基金上半年的净值曲线,基本都是在4月底到5月上旬演绎了断崖式的下跌过程。

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指出,戴奇雷的重仓股变动并不频繁,持股偏好也是趋向平衡,其对5G、人工智能、物联网等行业有一定的偏好,但这些行业前一阶段受外部因素影响较大。

而有趣的是,在目前光大保德信的权益团队中,戴奇雷的从业年限几乎是第二名的两倍,陈栋和董伟炜的基金经理岗位从业年限均为4年左右,但两人的业绩均乏善可陈,陈栋管理时间最长的银发商机混合,其任职回报仅为-1.08%,而董伟炜同时管理着股基、混基、债基三种产品,但任职回报最高的一款尚不到20%;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从业年限最短的林晓凤,这位此前管理着公司专户产品的女将转而管理公募产品仅约200多天,但是或许从专户的绝对收益理念到公募产品的相对收益思路还需要时间的过程。

综合上述种种迹象,除去疑似昙花一现的何奇外,该基金缺少权益悍将,原因何在呢?实际上,2018年,光大保德信经历了批量流失人才的阵痛。具体说来,仅仅在去年上半年,该公司就相继流失了田大伟、蔡乐、陆海燕、杨烨超、赵大年等五位基金经理;如是背景下,公司在职的基金经理们压力陡然增加,其中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股债双全者逐渐增多,除去上文提到的董伟炜外,实际上长期侧重于固收类的投研主力沈荣如今也在朝全能型的目标发展:他不仅一人管理着9只基金,同时涉及的产品类型也逐渐扩充,将权益类中的偏股混合型产品也“囊括其中”。

耐人寻味的是,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就指出,实际上在光大保德信换血后的团队中,他最为看好的是金昉毅,这是一位量化基金经理,此前曾在申万菱信基金管理过的沪深300指数增强基金业绩不俗,目前其在光大保德信担任基金经理仅有50多天,其是否会水土不服尚待时间观察。

创新类主题产品昙花一现 成为匆匆过客

而提到光大保德信基金,公司的现任总经理包爱丽也是公募圈中的资深人士,她昔日曾经在国投瑞银基金出任过副总经理,而彼时国投瑞银恰好处于尚健时代,公司高擎创新大旗导致规模攀升;或许,包爱丽将这一思路移植到了光大保德信,但从几年的情况来看,目前实际上是“毁誉参半”。

在权益类基金阵营中,光大先后发行过三个有比较鲜明特色的主题类产品:除去上文提到的光大中国制造2025外,另外的两款产品分别是光大银发商机主题和光大一带一路。光大银发商机成立于2014年4月底,是一只与养老有关的主题基金,其当初首募成立时的规模约为3.16亿;Wind显示,该基金二季度末的规模仅约为1.42亿,尚不及成立时的一半。

在几年的实战过程中,基金的投资风格明显发生了漂移,以首季的重仓股为例,银行股、信息技术概念股占据了相当的比重,其与受益老龄化的投资初衷似乎背道而驰。截至最新收盘,光大银发商机的年内净值增长率约为26.42%,其在万德的同类排名中位居中游。

不过,与光大银发商机的业绩尚可相比,光大一带一路表现更为不济。这只成立于2015年6月下旬的基金,首募份额约13.04亿;如今规模仅为4.75亿,缩水了大约63%。该基金经历过了两任基金经理:第一任基金经理黄兴亮管理产品3年零4个月,但其所取得的任职总回报为-34.20%,年化回报约为-11.78%;虽然第二任基金经理林晓凤仅上任不到8个月的时间,但其在万德的同类排名中已经几近垫底。具体就2019年的情况来看,开年迄今,光大一带一路所录得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1.95%,其在同类的720只基金中排在了第672位。

而该基金同样风格漂移,其重仓的主要行业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重仓股中甚至还首次出现了主做宠物食品的佩蒂股份。对此,现任基金经理林晓凤也在季报中直言,2018年凭借低仓位规避了市场的大跌,因此一季度反弹时加仓较慢,3月初才做了较大调仓,研究视野重新聚焦到成长消费等主流配置。但其二季度以来的净值增长和相对同类排名依然不济。

接受《红周刊》采访时,王骅指出,一带一路、银发商机这类主题基金有很强的主观色彩,但主要体现为投资者对未来主题的预判,在预期落空之后,不管业绩还是规模都会大幅“回撤”。

不过,光大保德信基金的创新努力也并非一无是处。Wind表明,光大保德信基金旗下的债券基金和货币基金合计规模约755亿,约占公司管理公募产品总规模的84%;公司在固收领域的创新看起来似乎更被认可:具体就货币类基金来说,光大耀钱包、光大现金宝、光大添天盈几款产品颇被投资者认同,一个鲜明的佐证是,这几款产品的规模实际上都相当可观。

综上所述,除去权益类创新产品不太被投资者认可外,公司高管团队欠缺磨合或许也是公司发展遭遇瓶颈的重要原因。庄正向记者指出:“公司董事长林昌是公司里资历最老的人,自2005年4月起就担任公司董事长,但公司其它核心骨干包括总经理、督察长、监事、投资总监却均任职未满3年。”

[责编:zhangji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