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要闻>正文

中钢协喊话严打乱涨价 铁矿石期货高位急刹车

2019年07月06日 10:01来源:证券时报

在风驰电掣的急行军之后,铁矿石来了个急刹车,连续两日大幅下跌。

负面因素来自政策面,由中国主流钢企作为成员单位组成的“进口铁矿石工作小组”已经成立。在7月5日举办的“2019年第四届中国钢铁金融衍生品国际大会”上,中钢协副会长屈秀丽表示,国家有关部门高度关注进口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正在调查了解上涨的原因,将严厉打击乱涨价、价格垄断等不规范行为。

“进口铁矿石工作小组”成员是各大钢厂,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应对2019年上半年铁矿石价格大幅涨价。另外一份6月27日的中钢协会议也传出来,显示出对干预铁矿石价格的思路。

在此之前,市场还传出相关部门检查了永安期货,以找到操纵市场价格的证据,永安期货昨日公告,公司依法合规开展各项金融许可业务,不存在恶意操纵期货市场的情形,不存在因涉嫌操纵期货品种遭监管调研的情形。这则传言,可以看做市场对平抑铁矿石价格的期待。

种种迹象显示,钢铁行业协会不希望铁矿石过快上涨。

翻倍

2018年11月27日,铁矿石价格跌至445元低位,最近几年来,铁矿石价格处在温和的涨跌中,国内钢价涨涨跌跌,以涨为主,所以日子过得还不错。

情况在今年1月份出现变化,巴西淡水河谷(VALE)矿难,铁矿石于一路上涨,价格翻倍。钢厂日子不好过了。

6月27日的中钢协会议,也提到这次矿难影响了铁矿石价格,但是当时对这次溃坝,业内并没有太大重视,没有人能想到在近半年过去后,会成为让铁矿石价格翻倍的引信。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认为,上半年大涨主要是巴西矿难刺激,这次矿难死了200多人,政府要求淡水河谷多个矿山停产,该公司称影响矿山产能9280万吨,造成矿石供应紧张。淡水河谷官方宣布产量将从3.72亿吨降到2.97亿吨,本来预计的2000万吨产量增长没有了,还会减产近7000万吨。

这就形成了一个新增缺口,而且这个缺口短期无法弥补,淡水河谷将投资50亿雷亚尔关停这些水坝,整个关停过程可能持续1~3年的时间。

另外一个原因,来自澳大利亚,火灾还有飓风的影响,往年也有飓风,但今年飓风更大,澳大利亚统计局将2019年铁矿石出口的预测从3月份时的8.67亿吨下调至8.14亿吨,而去年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出口总量为8.35亿吨。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出口将出现2001年后的首次下降。2019年,全球海运铁矿石供应量预计将同比下降4.1%至15亿吨。

巴西、澳大利亚是全球最重要的铁矿石出口国,也是中国最重要的铁矿石贸易伙伴,铁矿石出口下降的量看似不高,但以前每年都在增长,突然不增长还下跌之后,立刻就引起供需格局出现大幅变动。

库存很快就反映了这种变化。据SMM钢铁调研统计,截至7月5日,35个港口铁矿石库存为10580万吨,环比上周10668万吨下降88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3472万吨,本周库存降幅环比上周有所收窄。日均疏港量环比上周下降2.7万吨至257.1万吨。分地区来看,唐山地区钢厂处于限产执行中,曹妃甸以及京唐港口日均疏港水平维持25万吨上下;因到船不多,港口库存持续下降。其他地区钢厂因厂内库存偏低,本周多数按需采购为主,个别因矿价波动幅度较大,采购计划有延迟,整体日均疏港环比小幅下降。

去年上半年港口铁矿石库存最高累积量达到1.62亿吨,为历史最高水平。去年下半年开始钢厂生产利润开始下降,中低品矿石使用量逐步增多,2019年铁矿石港口库存快速回落至2016年年初的水平,仅半年时间,库存就消耗到了低点。

火红的炼钢炉需要铁矿石填充,库存却日渐消瘦,铁矿石价格火红地烧了起来。

转变

中钢协6月27日会议纪要的原话是这样的:“今年以来的一系列事件如供给端淡水河谷溃坝、澳洲火灾、飓风、力拓生产的问题;需求端的地产、基建大幅增长,统计局公布的钢铁产量大幅增长,是铁矿石市场供需紧张的客观因素和市场基础,也是市场包括主要钢铁生产企业的共识。”

这个原因其实总结很全面,特别是需求端的地产基建大幅增长,让钢铁产量也出现大幅增长。统计局资料显示,今年前5个月,生铁累计产量达3.35亿吨,同比增长8.9%;粗钢累计产量达4.05亿吨,同比增长10.2%。这就要求国际铁矿石要增长10%才够,现在不要说不增长,巨头的产能还下降了。

欧冶云商首席分析师曾节胜认为,铁矿石产能释放并不容易,印度有一定的铁矿石增量,但是印度自己还需要,铁矿石扩产需要3~5年周期。“从中国2008年4万亿投资后,国际市场开始明白过来中国需求很大,为中国市场投建巨资扩建产能,这些产能慢慢释放,每年都有所增长,到了现在已经到了增长末期。”

这些年,中外学者都有论调认为铁矿石将供大于求,其原因就在于国外铁矿石扩产较大,而中国钢铁产能已经到了很高的高度,将会慢慢平稳下来,但市场很难预料到,中国钢铁需求太过强劲,很轻易就吃掉了新增产能。

曾节胜认为,供给侧改革的确有一段时间限制了新增产能,但此后不少钢铁产能又重新释放,比如不符合环保的钢厂进行改造后复产,还有一部分是异地重建,比如从河北等地搬迁到云贵川等市场需求地。“整个行业都在扩建,不管是大钢厂,还是小钢厂。”一季度,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0.6%。

中钢协会议纪要也认为,随着中国钢产量由过去连年高速增长期转入了现在波动较小的峰值平台期后,铁矿石的供求关系自然出现了阶段性转变。

价格

中国去年进口10.5亿吨铁矿石,占全世界海运铁矿石的70%,是整个全球铁矿石市场的决定性力量。中国的价格其实就是国际的价格,中国铁矿石期货允许外资参与,所以定价者也多元化。

徐少春表示,国内主要钢厂由于是国企,期货交易要冒很大风险,所以很少在期货市场上进行交易,参与期货买卖的主要是投资者或一些机构。

中钢协发现的问题是铁矿石价格被期货价格左右,指数价格又被一部分中小交易者左右。他们认为,应该完善进口铁矿石长协定价机制,逐步实现进口铁矿石量价互动,指数参与者主要是中小钢铁企业,长协用户均为大型钢铁企业,长期协议大批量长期稳定采购铁矿石,但其交易价格不能在普氏指数中得到有效反映。鼓励钢铁企业、铁矿石贸易商在现货交易平台进行交易,做大平台交易量,发挥价格发现功能,建议力拓逐步减少广受钢铁企业诟病的招标行为。

中钢协会议纪要还有一个想法,是让政府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多到市场上去检查,并优化产能结构。产能结构说了很多年,大钢厂的产能结构比较合理,优化的部分主要是民营或地方钢厂,但市场的确需要这些产能,而且行业好时,这些产能获益也不错。

中钢协会议纪要显示,主要钢铁企业反映,在最近的市场价格上涨过程中,不排除存在非市场因素,拉动普氏指数超过市场供需的上涨。

徐少春也认为,估计铁矿石涨至100美元是合理的,但是市场看到机会,投机介入,期货现货交替推涨,导致价格一涨再涨,达到不合理水平。

但是什么水平是合理的,估计也很难给出一个固定价格。昨日青岛港62%澳洲粉矿报973元/干吨,跌17元/干吨,唐山建龙钢厂采购65%粉矿报价820元/干吨,持平。终端价格并没有像期货那样变动。

[责编:zhangji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