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热点聚焦>正文

股东会召开恰逢负面消息缠身 招商银行风控能力引争议

2019年06月29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何艳 李健

招商银行理财端出现爆雷,其背后意义是打破银行刚兑,间接推升市场信用风险,导致信用分层的结构性问题。招行目前正加快向“金融科技银行”转型,虽然在其报表里看不清哪些是金融科技带来的额外收入,但正如招行管理层所称,未来已来,在这条路上,或许并无其他选择。

近期,招商银行可谓是负面新闻缠身,优质客户服务质量下滑、与光大证券存在纠纷、和“钱端”掐架、涉美诉讼等,没有一件事是令人省心的。特别涉美事件在资本市场的发酵,导致招行A股股价在6月25日一度大跌超过8%,成交量创下近4年新高。

或许是负面信息近期的扎堆呈现,在招行6月27日召开的2018年股东大会上,《红周刊》记者现场观察到,与往年不同,今年招行的股东大会新增了安保环节,而且现场疑似有“钱端”维权人员现身。另外,股东大会提问环节时间也并不充裕,会后管理层也不如以往一样与投资者进行交流,而是直接离场。

关键点并非爆雷

而在于贷前、中、后能否尽职尽责

与“钱端”公司的“14亿元理财资金逾期”、与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光大资本34.89亿元诉讼纠纷,这些事项无不与招行理财产品相关。事实上,招商银行旗下财富管理平台招商财富不仅踩雷了光大项目,早在此之前,其投资的包括襄阳雅可商务区开发有限公司、南京西部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奇飞翔艺(北京)软件有限公司等也多次被起诉。

对此,长期跟踪招行的投资人@ ice_招行谷子地对《红周刊》记者表示,首先要搞清楚一点,只要是资产配置到高于国债收益的地方都是有风险的。不过他同时也表示,招行6万多亿表内资产、2万亿左右表外资产,即使按照极低的不良率1%计算,不良资产也是几百亿计的,如果一个雷30亿,每个月即便爆一个也是能够承受的。

他进一步解释称,“对于理财而言,首先要弄明白一个问题就是理财产品不是刚性兑付的,投资人在享受高收益的同时必然要承担高风险。有些风险是无法避免的,所以关键问题不在于是否爆雷,而在于招行的风控和合规管理是否做到了贷前、贷中、贷后的尽职尽责。从目前的信息看,并没有证据证明最近的几个‘踩雷’事件是因招行的严重失职造成的。”

同样是对招行近期集中暴露的风险,龙赢富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童第轶则认为,“这可以看做近期银行业整改、金融供给侧改革的一个缩影。”银保监会4月30日发文将风险分类范围由表内信贷资产拓宽所有承担信用风险的表内外资产,这将对分类不严格的银行产生补提拨备的压力。不久前的“包商银行”事件、招商银行P2P“钱端”爆雷等,其背后意义是打破银行刚兑,间接推升市场信用风险,导致信用分层的结构性问题。

童第轶进一步表示,预计监管层面对招商银行和其衍生问题时,显然会吸取2018年的经验,会针对结构性问题防范风险。总体来看,当前银行业从经营分化走向风险分化。在这一背景下,银行业的“马太效应”将更加突出,在近期“黑天鹅”影响消退后,作为股份银行的头部公司,招行在兼具客户数量、资金成本优势和良好抗风险能力下,依然会是投资者投资银行股的首选标的。

在招行股东会现场,上海实力资产CEO陈理对《红周刊》记者表示,招行在前端业务端的风控上确实是存在一些问题的,仅从光大证券一事就可看出,其投资能力业务水平是待提升的,光靠后端的保底是不行的,关键还是要提升前端的业务能力,风险管理要前移才行。

在本次股东大会上,有股东还向管理层就最近三家中资银行接到美国法院传票事件进行了提问。对此,招行董事长李建红表示,招行一贯高度重视反洗钱与制裁合规管理,具有完善的反洗钱和制裁合规体系。李建红进一步解释,“强烈的风险意识可以使风险得以化解,招行在风险管控上,一般都是做最坏的准备,争取最好的结果。风险管控有几点,既要补短板,更要固底板,消除盲区、短板、死角”。

对于美国司法系统对三家中国银行可能制裁的传闻,职业投资人马喆表示情况比较复杂,需要进一步观察。而“钱端”事件虽然给招行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但这是几年前招行推出的平台产品,不是招行自己的产品。不过不排除总行在给分行下任务时可能过于强调销售的可能,导致了一线销售人员没有向客户提示清楚风险。马喆认为,此事涉及规模有限,即使招行承担了全部责任,对报表的影响也是非常有限的,不会影响招行的内在价值。

客户服务质量面临同业赶超

长期以来,招商银行一直是以优质服务起家的,但是《红周刊》记者从很多私募和机构人士处了解到,近年来,招商银行对优质客户的服务已经出现下滑了。如深圳榕树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翟敬勇就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我2018年差点儿要注销招商银行账户了。”而广发证券银行板块首席分析师倪军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最近有一些客户反映招商银行的私人银行服务不如之前。”

对此,《红周刊》记者采访了招商银行董事会办公室机构业务相关负责人,她回复称,招商银行有7万名员工,但有零售客户1.2亿户,私人银行客户7.29万户,服务质量下降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所以,招商银行要将金融科技放在重要的位置上。目前掌上生活APP的数字化获客已经到62.3%;招商银行APP的数字化获客占比超过30%,和2018年同期比提升了12%。两大APP的金融服务场景,已经有若干达到千万级MAU。”

然而即便如此,招商银行的服务还是面临同类银行如平安银行的赶超,平安银行的“投顾+前线服务人员+系统赋能”方式使得自己背靠平安集团的优势能够很好地体现出来,而且其还为客户提供医疗健康、美容、高尔夫等综合型的定制化服务。年报显示,2018年末,平安银行的私人银行达标客户3万户,同比增长27.7%,高于零售客户数量20%的增速。

面对同业银行的竞争,倪军认为,这可能会对招商银行高端客户增速造成影响。一直以来,满足客户需求是招行能够长期保持超额收益的重要原因,其中私人银行是对零售业务贡献度最高的业务。虽然对于平安银行来说,更高成本的存款来源,对应的必然是一些高风险的资产,而高风险资产又肯定会产生较高的不良贷款率,但对于客户来说,这样的策略反而是有更高吸引力的。

“金融科技”概念目前相对“务虚”

业务转型已成大势所趋

在招行本次股东大会上,提问环节持续了40分钟左右,实际提问股东仅有3名,总共4个问题。对此,市场调侃招行此次开了一场史上问题最少的股东大会。

在提问环节,第一个提问的内容是招行金融科技的效果及变现能力。

对此,招行董事长李建红表示,在银行业竞争激烈的背景下,大中小行都想学习招行,在零售商发力,招行的竞争对手既有同业的大中小型银行,但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最大的颠覆性风险并不在同业,而在异业,主要就是金融科技。

此外,股东大会还通过了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李建红表示,为贯彻落实“科技引领”战略原则,加快向“金融科技银行”转型,招行制定年度财务预算方案时将持续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投入,每年投入金融科技的整体预算额度原则上不低于上一年度招行经审计的营业收入(集体口径)的3.5%;其中,投入经董事会授权成立的“招商银行金融科技创新项目基金”的预算额度原则上不低于招行上一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集体口径)的1%。

对于招行在此次股东大会上如此大力阐述金融科技,业内反响不一。有观点认为,金融科技并不能马上出成绩,而且其重要性大家都知道,没有必要为此花费如此宝贵时间,但现场的一位投资人却对记者直言,“你们值得在这方面着笔。”他表示,此次招行战略转型意义重大。

事实上,“金融科技”一词虽然火爆,但即便高调如招行这般,也很难在其报表里看到有哪些是金融科技带来的额外收入,不过,正如招行管理层所称,未来已来,在这条路上,或许并无其他选择。

对此,@ice_招行谷子地表示,招行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依靠网点获客是一条死胡同,想要做大客群基础,只能依赖以金融科技为基础的数字化获客。未来颠覆银行的只可能来自异业的金融科技公司。如果现在不下决心向金融科技转型,未来就只能拱手让出市场。招行转型的优势是有一套长期积累的风险控制体系和一群忠实的高净值客群。

不过,他同时也表示,招行转型并非没有难度,这主要体现在,一方面,它不是在白纸上重新画一幅宏伟的蓝图,而是要兼顾现有的资产和条条框框的约束,所以这种变革更困难。另外,金融科技公司受监管的约束少。

马喆认为,招行向金融科技银行转型时间相对比较早,各分行落实得也很好,上下都很重视,相信科技金融基因正在一点点注入到招行的血液中。相对于同业,不仅是口号的领先,还是理念的领先。他表示,自己看好招行科技基因的创新方向。■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红刊合作媒体,红刊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