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大消费领涨四年 龙头牛仍在演绎中

2019年06月22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赵康杰

“茅五”最近的轮番上涨令市场再次领略大消费的中坚作用。在上证综指4年来累计跌幅41.89%的情况下,大消费成了市场的“诺亚方舟”,不少优质公司不仅抗跌,甚至还能逆势上涨。尤其是今年以来,反映消费升级趋势的优质龙头公司持续跑赢市场,获得外资青睐,创下历史新高。

《红周刊》记者以2015年的“股灾”为起点,梳理能够在4年周期中连续跑赢市场的板块。其中,大消费领域中的食品饮料拥有穿越牛熊的绝对优势,白酒和调味品行业成为撑起食品饮料的“半边天”。在职业投资人看来,最近因政策因素被压制的医药行业同样有投资机会。

白酒、调味品撑起半个“消费牛”

Wind数据显示,4年来,在28个申万行业分类当中,有12个行业跑赢上证综指,其中仅有3个行业取得正收益,分别为食品饮料、银行和家用电器。在这些行业当中,食品饮料行业整体累计涨幅超过80%,走出独立于A股市场的行情。

而在食品饮料行业中,白酒地位特殊。这不仅体现在食品饮料累计涨幅前3名的公司中白酒公司独占两席,而且从长期来看,在白酒行业景气度处于深度调整期的年份(如2013-2015年)除外,在白酒带动下的食品饮料行业在多数年份都能获得相对较好的表现。

对于2016年以来食品饮料的突出表现,上海同犇投资总经理童驯认为原因之一就是新一轮白酒周期从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形成,且目前仍在延续。与上一轮景气周期不同,我国自2015年开始进入靠消费拉动经济的时代,消费者品牌意识的增强促使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而市场层面的投资者在震荡市中的防御操作也令资金集中于食品饮料板块。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白酒行业一直都是A股市场回报率较高的行业,自2000年以来,申万白酒行业累计涨幅高达2483%,年化收益率约为18.66%。同时,调味品行业在近年来也有着同样不俗的表现。2015年6月15日以来,调味品行业累计涨幅105.74%:调味品与白酒一起,将食品饮料的其他子行业远远甩在身后(见表1)。

以108.76%的累计涨幅计算,调味品行业4年年化收益率高达20.20%,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味地埋头持有调味品股就能“稳赚”。《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在这4年当中,“分化”却成为调味品行业的主旋律。从具体标的来看,10只调味品股票中,仅6只录得上涨,其中千禾味业、海天味业和天味食品累计涨幅超过100%,反观*ST莲花、佳隆股份、加加食品等部分标的跌幅甚至超过50%。

独立投资人靖开诚认为,调味品和白酒一样,受益于消费升级和品牌集中化导致行业整体向好,但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在行业内出现分化,市场集中度向头部企业集中。在他看来,调味品行业的小品牌日子会越来越难过,例如加加食品。

“从财务指标就能看出来加加食品已经不行了,和海天比起来差距非常大。”靖开诚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加加食品长期净利率平均水平只有海天味业的40%,毛利率同样差,只有60%,而加加食品的主营业务营收增长率在2018年直接出现负增长。

对于近期涨势强劲且获得许多职业投资人看好的千禾味业,靖开诚重申对海天味业的看好。“千禾和海天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海天从上市就开始上涨,千禾却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开始上涨。”靖开诚表示,“长期的销售净利率、销售毛利率和主营业务增长率必须要达到20%、40%和20%,这样的公司才能具备牛股基因”。在他看来,海天味业是目前在调味品行业最接近上述标准的公司。

调味品在分化,白酒行业同样如此。与上一轮白酒景气周期(2005-2011年)所有白酒股均录得上涨不同,虽然19只白酒股中有多达14只个股在最近4年实现上涨,但是依然有迎驾贡酒、金种子酒、*ST皇台等个股呈现跌势,甚至在本轮白酒景气周期的加持下,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的跌幅还是超过了50%。

政策压制的医药股还可关注三类机会

在食品饮料二八分化、演绎龙头牛之际,医药生物也走出了“独立行情”。Wind数据显示,医药行业自2015年6月15日以来整体跌幅达40.24%。

前海云溪基金经理阳勇认为,政策性因素是导致医药股偃旗息鼓的原因之一。同时,他对《红周刊》记者表示,与白酒行业40%的企业过得好、60%的企业过得一般不同,医药行业是20%的企业过得好,80%的企业过得很不好,而且分化还会在医药行业继续下去。“虽然医药行业整体表现不佳,但像爱尔眼科、恒瑞医药这些医药领域的细分龙头公司股价表现还是很抢眼的。”

《红周刊》记者梳理发现,如果剔除次新股,整个医药板块有290家上市公司,其中近4年涨幅翻倍的个股有27只,占总家数的9.31%;而涨幅在50%以上的个股共有47只,占比为16.21%——真正能够得到资本市场认可的医药股甚至还没有20%。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选择医药股考验着投资者的功力。

查理投资董事长李一丁告诉《红周刊》记者:“政府希望医药行业能够让利于民,仿制药向国际接轨,利润越来越微薄是不可扭转的趋势。”李一丁坦言,医药行业前期的研发费用比较大,研发周期长,成功率低,加之政策因素的影响,他目前没有投资医药股。如果要投资医药股的话,他还是会选择投资创新药。“在集采之后,医药股的投资逻辑从主要看研发和销售向更加注重研发实力转变。”

与李一丁完全回避医药行业不同,阳勇的医药股仓位占比高达30%多。阳勇告诉《红周刊》记者,虽然现在经济形势不明朗,不少医药股估值也并不便宜,但是把握住长期的产业发展趋势显然更重要。阳勇建议投资者把握三类医药股投资机会:一是恒瑞医药这种创新药企,或者具有创新要服务能力的CRO龙头企业;二是有明显扶持政策的医疗服务企业,如爱尔眼科和欧普康视(相关部门将青少年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三是迈瑞医疗这种医疗器械企业,医疗企业行业目前受到的政策约束较少。

“买医药股最大的风险就是坑太多,十只股票八个坑,只要不踩雷,哪怕估值高一点也没关系。”阳勇表示。

审慎选择大消费中的“沙漠之花”

那么在白酒、调味品、医药已经跑出来的龙头外,能否在大消费其他个股中寻找“沙漠之花”?在靖开诚看来“有难度”。例如,在A股市场的酒类板块中,白酒股一家独大,啤酒、葡萄酒和黄酒板块似乎并没有获得投资者太多青睐。Wind数据显示,近4年来,除重庆啤酒外,几乎所有的啤酒、葡萄酒和黄酒公司股价均陷于跌势(见表2)。

靖开诚此前在张裕公司有过相关的销售经历,但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他明确告诉记者,不要涉足张裕。“张裕一直以来卖的葡萄酒价格相对虚高,甚至构成超额暴利,搞了这么多年,国外入门级的葡萄酒其实是很便宜的。在进口葡萄酒大量进入中国市场之后,性价比明显,张裕马上就显露疲态。而且,据我了解的情况,张裕集团改制之后内部经营管理在也有比较严重的问题。”靖开诚认为,如果只存在于一个封闭的国内市场中,他相信张裕还是很好的,但是在开放市场的条件下,张裕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而对于黄酒行业,靖开诚也持保留态度,他认为主要还是在于黄酒的酒种,“黄酒行业的进入和生产门槛很低,这种情况并不易于品牌的形成”。

北京格雷资产副总经理杜可君一直以来就看好高端白酒的投资价值,他表示,做投资就应该在“金矿”中挑选好公司,而不要寄希望于在“盐碱地”中挖到宝贝。

北京龙赢富泽投资总经理童第轶在投资过程中也一直倾向于挖掘龙头公司确定性的投资机会。他告诉《红周刊》记者:“从2018年至今市场最明显的特征是以MSCI为代表的外资持续流入,它们对白马公司的估值方法对A股的影响由量变累积到质变,可以看到公募、险资等内资也逐渐认可了新的估值体系并参与其中。”所以,童第轶认为当前的白马行情并不是在原有估值下的牛熊转换,而是一次资产结构的重新配置。而且,外资、险资、社保、银行理财等资金的投资风格、久期偏好都较为相近,只要能够持续流入,核心资产就很难被称为高估。

在沪港通、深港通推出以及中国A股加入MSCI指数后外资不断增加对A股的配置,而外资对于食品饮料、家电、金融、医药等A股市场的“核心资产”比较偏好。根据中金公司的计算,外资持股比例最高的100只A股股票自2015年底至今累计涨幅已经接近60%,而除此之外的A股股票整体下跌幅度约40%。

在童第轶看来,当前A股市场既是少数优质股票的牛市,也是绝大多数平庸甚至绩差股票的熊市。“投资者当前的关注重点不应把市场的投资机会简单分为传统或新兴。有极强议价能力和良好现金流的大公司将持续走强,而少数优秀公司和多数平庸公司的‘两重天’走势也将愈演愈烈。”■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