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红刊独家>正文

兴欣新材关联采购价格高 采购数据勾稽异常

2019年06月07日 11:00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本刊记者 刘杰

兴欣新材存在不少的关联采购,有部分关联采购的价格竟远高于平均采购价格,其中合理性值得商榷。此外,其采购数据与现金流及存货都存在难以勾稽的情况,财务数据真实性疑点难消,这意味着兴欣新材可能"带病"闯关科创板。

6月5日,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名单终于出炉,微芯生物、安集科技、天准科技三家公司喜获上市委审核通过。科创板推出在即,企业的申请热度依旧不减,绍兴兴欣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欣新材”)近日就提交了招股书,“闯关”科创板。

兴欣新材主要从事电子化学品、环保新材料、聚氨酯材料、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哌嗪系列、酰胺系列、氢钠等。《红周刊》记者在深入研究其招股书后发现,其关联采购价格过高,合理性存疑,采购数据也存在勾稽异常,这些问题很可能会成为其能否过会的制约因素。

关联采购必要性存疑

招股书披露,兴欣新材产品使用的主要原材料为六八哌嗪,报告期内,兴欣新材对该材料的采购占主要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高达76.89%、69.58%、60.55%,这意味着六八哌嗪对于其生产经营至关重要。2016年,兴欣新材从关联方处大量采购六八哌嗪,其中,向关联公司金利贸易采购该原材料2600万元,向另一家关联公司东兴化工采购456万元,仅向这两家关联公司的采购量就占当年六八哌嗪采购总额的38%。而这两家公司分别位列兴欣材料2016年前五大供应商的第二位及第五位。

金利贸易的实控人叶萍为兴欣新材原实控人李良超的妻子,2016年11月李良超转让控制权至现实控人叶汀,而叶汀则是叶萍的哥哥,三人为亲属关系。东兴化工在2016年12月被兴欣新材收购部分股权,并于2017年12月被吸收合并。兴欣新材在招股书中解释了向两关联方采购六八哌嗪的必要性及采购价格的公允性,然而《红周刊》记者在深入研究后发现其中的关联采购任然有蹊跷。

从采购价格与采购量来看,兴欣新材向金利贸易采购六八哌嗪的价格较向其他贸易商的平均采购价格低 1.59%,价格差异不大,但采购量较多。而异常之处在于兴欣新材向东兴化工的采购,其采购价格较向其他贸易商的采购均价高了19.36%。对此,兴欣新材解释为:“公司向关联方采购六八哌嗪按照对方预算成本加成定价,定价机制符合市场情况。因东兴化工为贸易企业,其自身采购成本较高,导致2016年度公司向东兴化工的采购价格较高”。而必要性方面其则表示:“公司年初会根据采购预算,与阿克苏、扬子石化-巴斯夫等供应商签署框架协议,因此采购数量会有一定的约束,而金利贸易地处香港积累了一定的供应商采购资源,东兴化工具备离公司地理位置近之地域优势,公司将东兴化工作为急需原材料供应商,能够快速满足公司紧急订单生产需求。”

上述解释表明,兴欣新材不惜花费高于市场均价近两成的价格从东兴化工处采购,是将其作为紧急订单生产的原材料提供商,同时其还在招股书中称:“2016年,公司产品订单增长较快且毛利较高,公司需从各种渠道购买原材料”,由此解释来看,该公司似乎是订单太多,不得不向关联方高价采购原材料,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实际上,从产销率来看(如表1),其2016年的7种主要产品中,4种产品的产销率在80%至90%区间,仅3种在90%以上。相比之下,2017年的主要产品产销率则均在95%至120%区间,2018年除去N-甲基哌嗪产销率为82.87%,其余在90%至120%区间。也就是说,其2016年的产销在近三年内反而是最低的,销售情况并不算火爆。在这种情况下,又能有多少需要高价从关联方采购原材料的紧急订单呢?因此其高价采购的合理性就值得商榷了。

值得一提的是,兴欣新材的存货周转率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报告期内,其招股书披露的5家可比上市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3、3.48、3.07,而兴欣新材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24、2.09、2.34,各期均低于行业均值,这意味着其存货管理能力不及同行业公司。

此外,兴欣新材的招股书编写并不认真,其中存在低级错误,比如招股书193页,在与中欣氟材进行毛利率对比分析时,其披露了发行人2016年和2017年六八哌嗪的采购数量,然而此处的“采购数量”竟然与招股书109页原材料采购情况表中其2016年和2017年六八哌嗪的采购金额完全一样,这疑似是“采购数量”披露错误。科创板推行的是注册制,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及时性都很重要,如此低级的错误实在不应该出现在招股书中,对此兴欣新材需要认真对待。

采购与现金流勾稽异常

除了以上种种疑点需要解释外,《红周刊》记者在进一步核查兴欣新材采购数据与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的财务勾稽关系时发现,其中也存在异常,其采购数据的真实性有待商榷。

招股书披露,兴欣新材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为9131.02万元(如表2),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58.73%,由此推算出采购总额为1.55亿元。考虑到自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为16%,按月平均计算,大致估算出含税采购金额为1.81亿元。

而现金支出方面,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8000.15万元,考虑到当年预付账款减少了42.43万元,则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应该为8042.58万元,相比采购总额少了1亿元,理论上该差额应体现为经营性债务的变化,具体应表现为资产负债表中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同等规模的增加。

翻看合并资产负债表,2018年其应付账款按照款项性质划分为应付材料款、工程款、设备款等,其中仅应付材料款与上述采购金额相关,其他性质应付款项则无需考虑。然而从数据来看,其2018年应付材料较2017年减少了322.12万元,应付票据则较上年增加了826.03万元,一增一减下二者合计增加额为503.91万元。这一结果与上述1亿元的理论应增加值相较少了9540.38万元,也就代表着有9540.38万元的采购金额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

实际上,《红周刊》记者以同样的方式计算后发现,其2017年也存在9007.59万元采购数据没有现金流及相关负债支持的情况,这显得很奇怪。当然,这巨额差异也不排除是应收票据背书转让支付采购款导致,但是报告期内该公司应收票据的金额本身较小,分别为114.82万元、746.19万元、666.99万元,而招股书中也未提及任何背书采购事项,因此,这就需要该公司对这两年采购数据存在巨额差异的原因予以解释了。

采购与存货勾稽异常

由于兴欣新材在采购方面存在诸多异常,《红周刊》记者又对其采购与存货及成本之间的财务数据进行了核查,发现其采购数据与存货数据的勾稽也不正常。

招股书披露,2018年兴欣新材采购原材料的金额为1.12亿元(如表3),而其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金额为1.28亿元,直接材料成本比采购总额多出了1587.69万元,也就意味着本期采购的材料全部结转至成本中,并且消耗了部分存货,而这将体现为2018年1587.69万元存货项目的减少。

2018年兴欣新材的存货项目中原材料与周转材料金额合计为2561.39万元,较上期减少了665.62万元,这与上述理论值减少额相较少了922.07万元。另外还需注意的是,存货中在产品、发出商品、库存商品等产品项目也均存在原材料的耗用。2018年,其存货中在产品、发出商品、库存商品各项合计较上年增加额为357.22万元,2018年其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为67.31%,据此推算,其存货中在产品、发出商品、库存商品增加金额中的原材料金额约为240.44万元,将该部分考虑进去后,其存货中材料的减少额较理论减少额相差1162.51万元。

同样地方式计算,其2017年存货数据也存在918.29万元的差异。连续两年其采购数据与存货之间的勾稽都存在异常,这样看来其采购数据的真实性就很值得怀疑了。

[责编:zhangji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