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探访茅台自营专卖店: 奇招限制黄牛,参会股东却可定期平价购酒

2019年06月12日 18:27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赵康杰

编辑/李壮

6月12日,官方商城年中放货,在上午10点和下午3点,消费者可以以1499元/瓶的价格预约购买飞天茅台酒,每天限购1单,每单起购量1瓶。不过,即便如此限购,茅台酒依旧是一瓶难求。《红周刊》记者登陆茅台官方商城发现,开放预约后,茅台酒“秒光”,并打出“已售罄”字样。

普通消费者“购酒无门”,但对于参加今年茅台股东大会的茅台股东来说,却可以前往所在地的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以平价购买到茅台酒,这让位于北京西站附近的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一度成为北京最为忙碌的专卖店。不过,频繁“光顾”上述专卖店的可不止茅台股东,还有伺机而动的黄牛们。

《红周刊》记者实地探访上述专卖店发现,自营专卖店已被黄牛们有组织地“攻占”,工作人员也不得不采用“限时限购”和“区别对待”的奇招和黄牛们斗智斗勇。

不过相较于对职业黄牛的严防死守,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对茅台股东还是比较“照顾”。自营专卖店工作人员告诉《红周刊》记者,只要是参加了今年茅台股东大会的茅台股东,待遇等同于2017年之前在自营专卖店购酒的消费者,即可以定期以1499元/瓶的价格购买到一定数量的飞天茅台酒。

“店外每天都坐着黄牛”

5月29日召开的贵州茅台股东大会上,针对参会股东无法平价购买茅台酒的传闻,贵州茅台董事长李保芳向在座的2400名股东亲口承诺:今年参会股东每人依然可以平价购买一箱飞天茅台、两瓶生肖酒。另据茅台工作人员介绍,股东在现场先登记个人信息,在股东大会结束后,股东可以到所在地的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购买。

北京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位于北京西站北广场瑞海大厦一层。6月4日下午,《红周刊》记者实地探访了上述自营专卖店。据店内工作人员介绍,北京地区登记购酒的茅台股东大约有300多人,以今年茅台股东大会参会股东人数2400人计,北京地区的参会股东就占了总人数的1/8。

“最近这段时间,市场上还是很难买到茅台酒,只有参加了茅台股东大会的股东才能凭茅台股东身份在我们这买到成箱的飞天茅台酒。”上述工作人员对《红周刊》记者坦言。

其实,买不到茅台酒一直都不是什么“新闻”:2016年白酒周期复苏以来,伴随着贵州茅台股价从200元/股一路上涨,500毫升53°飞天茅台酒也是“一瓶难求”。在茅台镇参加股东大会时,一位知名贵州茅台长期投资人对于买不到茅台酒也束手无策,该投资人甚至向《红周刊》记者询问是否可以把凭借股东身份买到的茅台酒以当前市场价转卖给他,并表示:“有朋友最近要结婚,办婚礼需要100箱飞天茅台酒。”

对于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的问题,李保芳在股东大会上也做出了正面回应。他表示,原因之一是市面上售酒点较少,未来会增加直营渠道;另一个原因是“量少”,直营渠道之前一年500吨,今年已经增加到1600吨。

即便像李保芳所说,茅台公司增加直营渠道和茅台酒投放量,能否改变飞天茅台酒一瓶难求的现状仍有待考证。以《红周刊》记者在北京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的观察,黄牛的泛滥是其中的主要原因。“我们店外每天都坐着三个黄牛,他们在我们快下班的时候就来门口排队,一直排到我们第二天上班。”店内工作人员一边指向门外一边对记者说。

其实,自营专卖店针对市场上买不到平价茅台酒的问题也做了相关应对措施,即每天可以向一定数量的散客消费者开放购酒名额。“我们现在每天会针对散客消费者开放三人、每人限量两瓶的额度,也就是每天只卖六瓶,但这些酒会全部会被黄牛‘承包’。你就看看门口这3个黄牛就行了,他们早就预定了明天的额度。”北京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的工作人员对此也深感无奈:“毕竟来的都是客,我们不能为防黄牛停止向散客消费者卖酒;同时也不能为了让消费者买到酒盲目增加每天的购酒额度。这都没用的,就算我们每天开放十人、二十人甚至更多,这些黄牛也都能承包下来。放多少,收多少。”

下午四点,北京西站附近的北京茅台自营店外三个黄牛自备马扎等待购酒(6月4日摄)

防黄牛,不防股东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做到“雨露均沾”,北京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规定同一个消费者到店购买一次茅台酒后,间隔十天半个月才能购买第二次。不过对于黄牛来说“这都不是事儿”。“今天是这三个黄牛,明天就换成了另外三个,其实他们都是一伙的。”自营专卖店店工作人员透露,门口看似零零散散的黄牛都是有组织的,背后的组织者就是路边的那些烟酒商行。

北京地区一位知名茅台经销商在私下交流时向《红周刊》记者吐槽,他们近两年发展的所谓“大客户”,十个里面估计有八九个都是黄牛。“但也没办法,我们是分辨不出来的。”其实,对于普通的茅台酒经销商和专卖店来说,他们有的确实无力分辨黄牛,更多的则是不愿意花心思去辨别——反正卖给谁都是卖。但是北京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还是通过一些“笨办法”做到大概率将黄牛拒之门外。

6月5日上午11点左右,《红周刊》记者再次来到北京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门外的黄牛已经散去,店内有六七位消费者向工作人员询问购酒事宜。记者观察发现,这些消费者真正如愿买到茅台酒的并不多,大多数都被“婉拒”了。究其原因,一位工作人员对其中一位没有买到酒的消费者解释,只有在2017年之前在自营店内买过酒并有购酒记录的消费者才能在这里买到一定数量(超过两瓶)的茅台酒。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红周刊》记者,他们这样做并非有酒不卖或有意“为难”新客户,而是有“防黄牛”的考虑。“2017年之前,我们店的飞天茅台酒价格(指导价)和市场价差别不大,黄牛在2017年之前是不会到我们店里买酒的。我们也只能以此推断,2017年之前的老客户大概率不是黄牛,但2017年之后的就不好说了。”

为了进一步提防“漏网之鱼”,如果2017年之前的老客户需要购买整箱飞天茅台酒,自营专卖店的工作人员也会将整箱茅台酒拆开,在其中一瓶茅台酒的瓶口处撕开一块小口,并不影响饮用,“但对黄牛来说,其中有一瓶酒卖不出去,只靠卖出其余五瓶散装酒盈利,盈利的空间自然会大大缩小”。当前,北京地区飞天茅台酒的市场价已经超过2000元/瓶,如果烟酒商行组织黄牛以1499元/瓶的价格从自营专卖店中购得一箱,在损失一瓶酒的前提下,一箱飞天茅台酒最多也只能赚1000元左右,平均到一瓶酒也只有不足200元的利润。若再加上付给黄牛的“辛苦费”,最终利润寥寥。

对于职业黄牛严防死守,但对茅台股东,茅台公司自营专卖店还是比较“照顾”的。自营专卖店工作人员告诉《红周刊》记者,只要是参加了今年茅台股东大会的茅台股东,待遇等同于2017年之前在自营专卖店购酒的消费者,即可以定期以1499元/瓶的价格购买到一定数量的飞天茅台酒。不过,该工作人员同时也明确表示:“如果没有参加今年股东大会,也就无法享受到这样的购酒资格。”

[责编:liangshua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