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公司透析>正文

优彩资源扩产陷“消化不良”囧境 采购数据异常令人生疑

2019年06月01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胡振明

优彩资源不仅在报告期内存在原材料采购数据异常情况,且即使是其成功上市后也可能会面临产能消化不良的情况。

在《红周刊》此前发表的《优彩资源资金管理有隐忧,多项经营数据出现异常》文章中,记者分析了优彩资源招股书中资金、现金流量、产销等方面存在异常问题,如今进一步分析发现,其在报告期(2016年至2018年)内不仅有数千万元的原材料采购来源不明情况,且若IPO成功后,募资新建的产能还面临消化不良的囧境。

不易消化的新增产能

招股书披露,优彩资源拟通过IPO募集7亿元并投入“年产22万吨功能型复合低熔点纤维项目二期”“新建研发中心项目”的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年产22万吨功能型复合低熔点纤维项目二期”拟使用募资额4亿元,该项目达产后,可新增年产11万吨低熔点涤纶短纤维产品能力。

从招股书来看,优彩资源主要产品2017年的设计产能(吨/年)为13.5万吨,2018年为15.7万吨,报告期内产能利用率均超过100%,产销率也在97%以上,仅从数据表现看,优彩资源扩产的基础是非常明确的。但实际上在公司大幅扩产后,新增产能如何消化却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资料显示,在募投项目整体达产后,优彩资源的产能将突破35万吨,相较2018年的17万吨的实际产能将实现翻倍。就优彩资源目前的销售能力来看,这新增产能的消化是有明显压力的。资料显示,优彩资源再生有色涤纶短纤维在报告期内的销售已经出现明显放缓迹象。2017年时,销量同比还增长10.38%,可到了2018年则仅增长了4.51%。更为重要的是,在其主战场华东地区(约占90%)的销售也有下滑迹象,业务收入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了5.21%和5.11%。

与此同时,还可发现公司的主要客户的消化能力也是相对有限的。招股书披露的2018年前五大客户贡献的合计销售收入仅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5.08%,相较2016年和2017年前五大客户占比22%和15.28%有一定幅度下滑。因此,在公司即将释放大量新增产能情况下,就需要公司去大力拓展新客户资源。然而前面已谈到自己在主战场华东地区销售已经有所乏力,同比增速出现小幅下滑,若去拓展其他地区的客户,则在同行的竞争下,短期内也很难实现目标。如此情况下,公司针对“年产22万吨功能型复合低熔点纤维项目二期”的投入必要性就很值得商榷了。

哪里来的大量原材料?

招股书显示,优彩资源在报告期内不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出现大幅增长,且“应付采购商品及劳务款项”也从2016年的5988.97万元飙升至2018年的12539.41万元,对此情况,公司表示是增加原材料采购所致。可事实上,《红周刊》记者分析其原材料采购与财务报表数据之后,发现其应付款项与同期采购在财务数据勾稽上是存在矛盾的。

2018年,优彩资源对再生PET原料的采购金额为63613.60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80.88%(如表2),由此可合理推算出2018年采购总额有78651.83万元。考虑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有所下调,按月均采购额计算,前四个月税率为17%而后八个月税率为16%,则推算出全年含税采购总额大约有91498.30万元。

同期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2018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65637.99万元,与当期含税采购总额勾稽,有25860.30万元未付现含税必然会以应付、预付的形式体现在财务报表当中。

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为18086.80万元,考虑到其中有5547.40万元是应付工程设备采购款,则在分析原材料采购时不需考虑这部分应付款项,那么,将2018年年末应付采购商品及劳务款项12539.41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9693.61万元做比较,新增2845.80万元。

与此同时,2018年年末预付款项1818.12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的278.90万元预付款项相比较,非但没有减少,相反还增加了1539.22万元。将应付、预付两个项目的变化情况综合起来,可发现形成的经营性负债只有4385.02万元,远不及前文谈到的未付现的25860.30万元含税采购额,相差了24553.72万元。那么,这2亿多元的采购又是从哪里来的?

招股书还披露,“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35468.82万元、52234.84万元和65637.99万元,购货付现比率分别为58.76%、72.07%和71.31%,购货付现比率较低,主要原因为公司将部分收到客户的银行承兑汇票背书用于支付货款,减少了货币资金的使用规模。”然而,企业的这种表述是真实可信的吗?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优彩资源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金额为27044.75万元,未将应收票据用于质押。该数据与未体现在财报的含税采购金额24553.72万元相比,还是相差了2491.03万元。

招股书还显示,2018年优彩资源背书票据支付工程设备款合计也有18889.58万元,这说明期末尚未到期的27044.75万元应收票据金额中大部分应是属于工程设备的采购,而不是原材料采购,进而也意味着背书用于采购部分的票据是无法对应前面核算的新增24553.72万元负债的。

同样的分析,也能发现2017年也存在大量原材料采购来源不明情况。分析的结果是这一年也有14321.98万元采购从财务勾稽角度看是来源不明的。即使是剔除8983.72万元“应收票据背书转让用于购买生产设备等投资活动”影响,仍存在数千万元的偏差。

成本和采购到底谁在说谎?

结合优彩资源在报告期的采购情况,《红周刊》记者又进一步分析了采购与生产、存货之间的匹配关系,发现其采、产、存之间的数据结果也是不符合一般的财务勾稽情况的,之间同样存在比较大的金额偏差。

2018年,公司的采购总额有78651.83万元,从价值在企业内部流转的角度看,大部分采购是通过产销过程结转到营业成本中,有小部分未销售部分仍然会留在存货当中,体现为存货相关项目金额的增长。招股书显示,2018年主营业务成本当中直接材料有72205万元(如表3所示),跟当期采购总额相比少了6446.83万元,这意味着采购总额中仍有部分没有“走完”内部产销流程结转为成本,而以存货方式体现在期末库存中,导致存货相关项目出现相应规模的增长。

然而,2018年年末存货当中原材料有8395.98万元,与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的金额相比不仅没有增加,相反还有所减少,再加上委外加工物资由上一年的112.52万元减为2018年的零,则这两个项目在2018年年末合计减少了347.28万元。显然,这一结果跟采购数据变化的结果是相反的。那么,是不是存货当中的产成品和在产品新增金额中体现了上述采购剩余以及原材料存货的减少呢?

在招股书中,优彩资源虽然没有直接批露产成品、在产品存货的原材料成本情况,但结合主营业务成本的结构和产品成本结构基本相同的情况,我们依然可通过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比例可大致测算出产成品、在产品存货的材料成本情况。2018年年末,存货当中的产成品6857.89万元和在产品543.93万元合计金额跟2017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比较,新增的4198.76万元按这年主营业务成本当中直接材料的78.44%占比数据测算,产成品、在产品存货增加额中的直接材料成本增加了3293.51万元。

综合存货的原材料及产成品、在产品的材料成本变化情况,新增材料成本仅有2946.23万元的,与没有结转到营业成本的6446.83万元采购额相比,少了3500.60万元。显然,这一结果是令人生疑的。

同样的推导方法,可发现2017年数据也不正常。这一年公司的60275.39万元采购总额比主营成本的直接材料54543.97万元多出5731.42万元。用前述方法分析存货的变化情况,可发现原材料、委外加工物资增加了2837.62万元,同时产成品和在产品的直接材料成本增加1553.37万元,几者合计增加额仅有4390.99万元,与前述的5731.42万元理论数值也相差了1340.43万元。■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红刊合作媒体,红刊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