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公司透析>正文

嘉凯城转型之路步履维艰 财报数据勾稽关系异常

2019年05月25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刘杰

近年来,嘉凯城致力于转型发展第二主业,高溢价跨界收购北京时代及艾美影院迈入院线行业,然而发展的步伐还未迈开,其就对完成收购仅数月的公司计提了商誉减值,由此可见其转型之路崎岖坎坷。除此之外,异常的财务数据也需要投资者高度警惕。

2018年嘉凯城净利润巨额亏损16.55亿元,交出了一份糟糕的成绩单。深交所也针对其2018年财务报告下发了问询函,主要针对其商誉减值、资金周转等方面提出了13条问询。

5月21日,嘉凯城对问询内容进行了回复,《红周刊》记者查看其回复内容及历年财报数据发现,嘉凯城的商誉减值存在疑点,未来的转型之路前景难测,并且其连续数年的财报数据也存在勾稽异常,需要投资者注意。

转型之路步履维艰

嘉凯城2018年的营收同比增长了34.59%,期间费用则同比下降了41.18%,但是其的净利润却仍然由2017年盈利18.93亿元转为巨亏16.55亿元。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其巨亏的呢?

事实上,主要是由于其本期计提巨额资产减值所致,而其中最令人怀疑的是3.45亿元商誉减值的计提。其本期商誉减值主要涉及三家公司,分别为北京明星时代影院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时代”)、艾美(北京)影院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艾美影院”)、上海中凯置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的减值金额分别为2.67亿元、676.98万元、7130.97万元。令人不解的是,北京时代和艾美影院是其在2018年9月刚刚完成收购的公司,为何时隔数月后就对两家公司的商誉计提了减值。

2018年8月嘉凯城发布公告表示,将以“股权+债权”的方式收购北京时代和艾美影院100%的股权,两家标的公司分别作价5.65亿元、3000万元。并于2018年9月完成了此次并购的工商变更。本次溢价收购,北京时代和艾美影院分别形成商誉3.49亿元、676.98万元,合计3.55亿元。而2018年12月,嘉凯城对两家公司的商誉计提减值合计2.73亿元,计提比例达77%。

嘉凯城异常的商誉减值,立刻引起监管机构的关注,在深交所的问询函中,要求公司说明“确定收购价格时是否对被收购影院有明确的未来经营规划和决策,收购时考虑其未来发展,而在进行减值测试时未考虑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

嘉凯城对此作出的答复是,“当初收购北京时代的18家子公司中仅有两家即北京明星时代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简称“数字院线公司”)及贵阳光影无比影城有限公司(简称“贵阳光影”)含商誉。公司未来规划中,新设立的26家影院子公司全部为北京时代的全资子公司,与上述承载商誉的两项资产组属于并列关系,因此减值测试时不能全部计入考虑。“也就是说,嘉凯城当前对收购影院的规划中尚不包含数字院线公司及贵阳光影,问题在于,既然是高溢价收购的两家公司,其对于这两家公司的未来发展又是否有明确的规划?形成的预期收益是否值得其支付高额的溢价?

然而,对于这两家公司的未来发展规划情况,嘉凯城没有给出详细说明。并且,根据预测,未来五年内该资产组预计现金流量的现值仅为9314.87万元,这意味着其溢价3.49亿元收购的公司,5年内能收回的现金还不足溢价金额的3成。

事实上,嘉凯城之所以愿意高溢价购买这几家公司,看重的不是其创利的能力,而是因为数字院线公司拥有院线经营资质牌照。其在问询函中表示:“在交易决策对价中,主要考虑到其拥有的院线牌照具有稀缺性。2001年,国家确立了院线制为主体的发行放映体制,规定影院需在院线牌照下放映电影。自2014年底,全国跨省经营的商业院线合计达到48条后,截至2018年7月28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没有审批新的跨省院线牌照,因此跨省院线牌照具有高度稀缺性。公司在收购院线牌照时,市场上愿意出售牌照的企业寥寥无几。”并且,嘉凯城新设立的26家影院子公司,正是通过挂靠牌照方式向数字院线公司支付院线加盟费来运营。

而嘉凯城不惜重金购买院线经营牌照及相关资质,也是为了获得进入院线行业的准入证进而培育第二主业。自2016年恒大入主嘉凯城后,为解决二者同业竞争问题,一方面其不断收缩房地产业务,其在问询函回复中提到,自2016年8月以来公司一直未新增房地产开发项目,并推动去存量资产化。另一方面,嘉凯城积极培育第二主业,其在2018年财报中也曾表示,收购北京时代及艾美影院意味着公司正式涉足院线业务,开启培育第二主业。

但是,嘉凯城院线业务目前盈利甚微,并且短期内盈利仍较困难。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其影视放映业务实现收入3171.5万元,仅占营业收入总额的1.87%。不仅如此,其年报还指出管理层已将艾美影院关停,并且短期内没有重新开业的计划。同时,对于院线业务未来的发展,嘉凯城也在问询函回复中也表示:“明星时代影院在短期内盈利仍较困难。公司收购后积极整合明星时代及艾美影院的院线和影院资源,但已收购对象范围内部分被调整影院业绩不及预期。”由此可见,其第二主业的发展并不顺利,未来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近年来,跨界并购乱象丛生,在A股市场中也不乏因跨界并购而折戟的公司。嘉凯城以高溢价并购获得院线行业准入证,开启了跨界之旅,然而收购完成后仅数月便踩了商誉的“地雷”,这难免让人对嘉凯城的跨界产生担忧。同时,其重金收购的院线业务短期内还不具备创利的能力,倘若其对于院线业务的后续发展也没有明晰的规划及决策,那么其转型之路注定将是坎坷的。

营业收入勾稽异常

嘉凯城不仅在转型之路上面临着诸多挑战,《红周刊》记者在核算其近年来的财务数据时发现,其营收数据也存在勾稽异常的现象。

嘉凯城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6.94亿元(如表1),其中主要包括房屋销售、物业管理、影视放映等项目收入。不同的收入类型适用于不同的增值税税率,其中房地产销售类业务、物业管理、影视放映项目收入的增值税税率分别适用于10%、6%、6%(注:因2018年5月起,部分业务增值税由11%税率下调为10%,此类业务按月均税率计算)。经计算,2018年其含税的营业收入约为18.61亿元。

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应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2018年,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的金额为15.28亿元,其中还需扣除预收账款变动的影响,2018年其预收账款较上年减少13.71亿元,剔除影响后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为28.98亿元。该金额与含税营收相较,差值为10.37亿元,理论上该部分金额应该体现为同等规模经营性债权的减少。

然而,嘉凯城2018年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账面价值为2.64亿元,较2017年期末减少了1365.44万元,而这与上述10.37亿元的理论应减少额相差了10.23亿元。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其营业数据与相关的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存在10.23亿元的勾稽差异,如此巨额的差异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就需要公司给出解释了。

不仅如此,2017年其营收数据也存在巨额勾稽差异。2017年嘉凯城实现营业收入金额为12.59亿元,其中包括房屋销售、商品销售、物业管理等,增值税税率分别为11%、17%、6%。经计算,2017年其含税的营业收入金额约为13.9亿元。

2017年,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6.1亿元,剔除6.43亿元预收账款减少额,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为12.52亿元,该金额与含税营收相较出现了1.38亿元的差值,该部分将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

可是,2017年嘉凯城经营性债权不增反降。2017年末其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账面价值为2.78亿元,2016年末相同项目金额为3.14亿元,较上期减少3662.05万元。一增一减下,两者实际相差了1.74亿元。

用同样的方式计算2016年的营业收入与现金流也存在7.5亿元差额。

整体来看,2016年至2018年嘉凯城营收数据在财务勾稽上分别存在7.5亿元、1.74亿元、10.23亿元的巨额差异。

同时,需要补充的是,差异可能是由于嘉凯城使用应收票据背书转让支付造成的,但是根据其财报披露,2016年至2018年其应收票据金额分别为540.84万元、0万元、0万元,其应收票据金额本身占比较小,并且2017年及2018年无应收票据的余额,财报中也未提及背书转让等事项,因此,对于该公司连续三年营收数据勾稽异常的情况,需要投资者提高警惕。■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红刊合作媒体,红刊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