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论道巴菲特|巴菲特正在接近能力圈边缘吗?—— 对话北京金石CEO 杨天南

2019年05月13日 18:24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赵康杰

5月4日,伯克希尔•哈撒韦第54届股东大会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小镇奥马哈正式拉开帷幕,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也亲临现场实现自己心中渴望已久的见“股神”一面的愿望。杨天南在2001年和2004年曾两次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在他看来,巴菲特在中国热度不减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对于美好幸福生活的强烈渴望。假以时日,巴菲特来自中国的粉丝数量可能会远超世界任何国家,甚至美国本土。

杨天南告诉《红周刊》记者,巴菲特呼吁别人买指数基金自己却不买,从另一个侧面透露出巴菲特对于伯克希尔跑赢指数仍有信心。不过,伯克希尔未来可能会落实价值千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这是否也表现出巴菲特正在接近能力圈的边缘?

巴菲特的中国粉丝数量或远超美国

《红周刊》:今年的巴菲特股东大会与以往相比,最令您印象深刻的地方是什么?

杨天南:最大的感触还是看到巴菲特股东大会中有越来越多“朝圣”的中国面孔。我知道的身边就有一些朋友去了股东大会现场,他们为了在股东大会现场占个好位置,凌晨两点去会场门口排队。结果等他们走到了会场,才发现已经有不少投资者撑着帐篷在门口一边睡觉一边排队了。

《红周刊》:这也足以证明中国投资者对于巴菲特股东大会的“狂热”。

杨天南:很多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的中国投资者还是比较理性的。这种“巴菲特热”的背后,最根本的逻辑还是在于中国人对于美好幸福生活的强烈渴望。通俗点来说,就是中国人喜欢赚钱。这种渴望让中国人对于能够致富的人和事以及方法都有着浓厚的兴趣,以至于可以打破国家和宗教的界限。尤其中国南方地区的一些寺庙,一边供奉着妈祖,另一边可能就供奉着关老爷、圣母玛利亚或者耶稣。只要能够保佑人们过上幸福生活,中国人向来是一视同仁。

当然,想赚钱本身不是问题,只要取之有道。现在看来,巴菲特之道就是我们公认的相对靠谱的道。所以,我们也大胆推测,如果巴菲特股东大会在接下来还能够继续坚持举办足够长的时间,巴菲特的来自中国粉丝数量在未来可能会远超世界任何国家,甚至美国本土。

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形式化”

《红周刊》:面对股东大会现场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如果让巴菲特自己来做选择,您觉得他是否会选择参加(甚至不止一次地参加)这样的股东大会?

杨天南:参加与否还是要看性价比,是一个相对的问题。首先是金钱意义上的性价比。就像参与巴菲特午餐拍卖,段永平花费62万美元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他认为很划算。但如果只有600万美元的身家,却要花费其中1/10和巴菲特吃顿午餐,巴菲特本人肯定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此外,我们还要看人生综合回报的性价比。我身边的一个朋友把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这件事作为一项荣誉印在名片上——巴菲特股东连续多少多少年出席巴菲特股东大会。很多人把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视为一种感谢和朝圣的方式,在我看来这也无可厚非。

《红周刊》:不少投资者认为巴菲特股东大会开一次少一次,您明年是否会再次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

杨天南:我的好友杨宝忠在2015年赴奥马哈参加了巴菲特50周年的股东大会,启程之前就跟我说,外界传言这可能是巴菲特参加的最后一次股东大会了,结果“不服老”的巴菲特又连续举办了四届。对我来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不会为了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专门去奥马哈,主要是时间、精力有限。而且,对于巴菲特理念的学习,我现在基本上也都得有了答案。

看到芒格近期接受的采访,面对记者“如何看待你和巴菲特极具吸引力的全球粉丝俱乐部”时芒格的部分回答。芒格说:“他们(巴菲特和芒格的粉丝)中的一些人只是想通过一些简单的方式致富。”我觉得芒格这句话一语中的、直指人心。

巴菲特对伯克希尔跑赢指数仍有信心

《红周刊》: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更高智商的人因为杠杆化把生意做砸了,所以他不会让伯克希尔杠杆化。巴菲特在这个问题上对于杠杆的使用是否有些绝对?

杨天南:巴菲特不建议普通投资者使用杠杆,也表示伯克希尔不会杠杆化,但是现场并没有投资者继续追问:“您不建议使用杠杆,但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浮存金不就是杠杆么?”我想,如果巴菲特当时被问到,他或许会说:“浮存金是接近于零息的负债,而且我们有把握取得比杠杆成本要高的回报。”

巴菲特为什么不建议普通投资者使用杠杆?因为很多投资者不用杠杆都亏钱,用杠杆当然会亏更多。我们反过来想,什么样的投资者可以使用杠杆?第一,能赚钱;第二,赚到的钱能够超过杠杆成本——这样的投资者的杠杆自然越多越好。但问题是很多投资者往往属于不用杠杆都会亏钱的一类,所以我觉得很多人非但不应该使用杠杆,而且根本就不应该炒股。

《红周刊》:对于为什么呼吁别人买指数基金自己却不买的提问,巴菲特回答说如果把资金都投入指数,会让公司更容易受到股票市场的冲击。对于巴菲特的上述说法,您如何理解?

杨天南:在股东大会的问答环节,有人向伯克希尔的投资经理Todd和Ted发问,问为什么他们的业绩没有跑赢标普500指数,但是巴菲特拒绝将麦克风交给这两位投资经理。其实,伯克希尔的股价的确在过去十年没有跑赢标普500指数,但至少在巴菲特讲话这一刻,他还是不甘放弃的,巴菲特一定还是决定有把握跑赢指数。否则,巴菲特就会做出理性的选择——减少主动管理资金的规模,或购买指数基金。

巴菲特的能力圈边缘

《红周刊》:巴菲特对于跑赢指数如此有信心,他还真是“不服老”。

杨天南:但人老不服老,赛过老黄忠。巴菲特的确为我们演绎了一幅志在千里、壮心不已的励志画卷。

《红周刊》:在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继续迎接挑战,那么,巴菲特能力圈有边缘吗?

杨天南: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态,现金持有量多少并不会决定伯克希尔的股票回购规模,伯克希尔会在股票价格低于内在价值时回购股票。但在日前接受采访时他也表示,伯克希尔在未来可能会回购价值高达1000亿美元的股票。如果上述回购行为得以执行,这将是伯克希尔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把资金归还给股东的行为。

巴菲特对于回购股票一向比较克制,但是伯克希尔今天规模已经非常庞大,而猎捕到物美价廉的“大象”也变的不那么容易。另一方面,巴菲特终究年事已高,人生有限,一生都在不断学习、与时俱进中度过的巴菲特,将以实际行动告诉人们他一直扩展的能力圈是否有边缘。

《红周刊》:将资金还给股东的方式有两种:回购和分红。对您来说,更倾向于哪种方式?

杨天南:回购通常来说会比分红来好一些,毕竟回购可以避掉一部分税。回购也可以提升剩余股份的每股盈利,从而推升股价。

《红周刊》:为什么A股上市公司并不流行回购?

巴菲特:中国还处于发展中的阶段,对于绝大多数人(投资者和企业家)来说,在现阶段的主意要比现金多,所以现金更为宝贵,这也是国内经济发展阶段所决定的。但是,其中蕴含的风险就是管理层往往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往往导致现金浪费,还达不到赚钱的目标,反而还可能丧失原本可以回购股票的本金。所以巴菲特会说,好的投资也是稀缺的,找到了就不要轻易在花朵间跳跃。

[责编:zhangji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