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上市银行风险加权资产收益率分化招商银行一骑绝尘

2019年04月18日 17:21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本刊特约 ice_招行谷子地

招商银行的风险加权资产收益率指标在主要大中型银行中一骑绝尘,并且这还是在其过于严格的资产减值策略下取得的成绩。相比于招行严格的资产减值策略,大行中的中国银行和股份行里面的民生银行显然是减值策略最不严谨的。

一直以来,笔者都推荐大家以风险加权资产收益率(简称RORWA,其计算公式为RORWA=净利润/风险加权资产,用风险加权资产做分母充分考虑了各类资产风险的差异性,详见本刊2018年第88期)作为评价一家银行的重要指标。随着多数银行2018年年报已经披露,笔者将根据最新数据对比一下各家银行的RORWA指标。

2018年招商银行、平安银行RORWA同比上升

风险加权资产(risk-weighted assets)是指对银行的资产加以分类,根据不同类别资产的风险性质确定不同的风险系数,以这种风险系数为权重求得的资产。

而风险资产权重的定义也分为两种方法:权重法和高级法。其中,权重法是目前国内银行默认使用的方法,各大类风险的权重系数由银保监会统一制定,比如,对于我国的国债,其风险系数为0,也就是说配置国债是不占用风险资产的;普通的企业贷款其风险系数为100%;零售按揭贷款的风险系数是50%等。

高级法又称为资本计量高级法,是银行进行风险资产消耗资本计量的另一种方法。简单来说,高级法就是按照银行内部建立的资产分析模型对风险资产的权重进行独立评估。

目前,国内有6家银行已经通过了银保监会的高级法试点批准,分别是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招商银行。实行高级法试点,并不是任何一家银行想申请就能被批准的。

以招商银行为例,在2014获批高级法之前,经过了长达10年的准备。另外,高级法的实施对于不同的银行其影响也是不同的。通常来讲对于零售业务的资本消耗有明显的降低,但是对于同业和表外业务所消耗的资本会有显著的提升。

由于多数银行的2018年年报已经披露,现在是时候看一下各家银行的RORWA指标了。笔者选取了目前投资者关注较多的9家银行进行RORWA指标比较,分别是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和平安银行。观察的数据为2016、2017和2018这3年的数据,如表1所示:

从表1可以看出2018年招商银行、建设银行和工商银行依旧保持着9家银行中的前3位,并且和2017年完全一致。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和兴业银行依旧占据着后3位,2017年的排位也没有变化。另外,2018年9家银行中只有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的RORWA产生了同比上升,其他7家都持平或有所下降。在RORWA的数据中直接起作用的是风险加权资产和净利润两部分。

招商银行RORWA指标一骑绝尘 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减值策略不严谨

下面就分别看一下风险加权资产和净利润如何影响RORWA。风险加权资产作为RORWA的分母,它的值越小对RORWA的指标越有利。但是,投资者都知道,银行的收入和其总资产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评估一下风险加权资产和总资产的关系可以更清晰地认识到不同银行之间的差别。笔者将9家银行最近3年的数据汇总后形成表2。

通过表2可以看到,9家银行很明显地分为两类,其中工农中建招这5家银行的比值基本在60%左右,而浦民兴平这4家的比值基本在70%左右。产生这一差异的重要原因就是前文提到的资本计量高级法。前5家银行都实施了高级法,而后4家银行都没有实施高级法。

看完了风险加权资产的影响,再来看一下净利润对RORWA的影响。首先,在银行损益表中影响净利润的因素主要有以下6项:净利息收入、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其他非息收入、营运费用、资产减值损失、所得税。

下面笔者就根据8家银行(由于兴业银行年报尚未披露予以剔除)2018年的年报分项看一下各项数值对银行RORWA的贡献值(前3项为正贡献,后3项为负贡献),具体的数据参考表3。其中贡献值是用该项的收入或者支出金额除以风险加权资产,比如,工商银行的净利息收入贡献度=净利息收入/风险加权资产。

通过表3可以看到,招商银行在净利息收入、手续费和佣金收入这两项上都排名第一,而且数据远超其他银行。在其他非息收入贡献度上,招行虽然不是第一,但是也排在第2。前3项贡献度之和招行高达6.6%,而前3项之和最低的是民生银行,只有3.37%。再看一下后3项,支出最高的也是招行,支出贡献度高达-4.34%。

具体到每一项,招行的营运费用-2.05%,这和招行加大金融科技投入关系密切。资产减值-1.61%,这一项并不是说明招行的资产质量不行,而是反映了招行严格到近乎变态的资产减值标准。因为在这几家银行中招行的不良率最低,拨备数据最高。而且,过度严格的资产减值策略还造成招行交纳的所得税是这几家银行中负贡献度最高的,高达-0.68%。而相比于招行严格的资产减值策略,大行中的中国银行和股份行里面的民生银行显然是减值策略最不严谨的。

通过前面的分析不难看出招商银行的RORWA指标在主要的大中型银行中持续向好,一骑绝尘,并且这还是在其过于严格的资产减值策略下取得的成绩。如果未来中国经济从衰退走向复苏,相信招商银行的RORWA指标还会有更大的提升空间。

注*:招商银行在2018年年报53页披露:“本公司坚持审慎稳健的风险管理策略,2018年拨备计提较为充分,相应计入高级法二级资本的超额拨备增多,因此底线加回的风险加权资产较上年增加3,243亿元,拉高了高级法下风险加权资产(考虑并行期底线要求)增速。”考虑到由于超额拨备产生的风险资产并不是实际产生的,而且招商银行的高级法并行期已经完成了3年的试行,很可能会在今明年结束。所以,在2018年计算风险加权资产的时候,从报表披露的数据中扣减了招商银行由于超额拨备产生的附加风险资产增量。

注**:由于兴业银行的年报要到4月底才披露,所以表1中使用的净利润数据为兴业银行的快报数据,而加权风险资产的数据使用的则是中报数据。

[责编:liwa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