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5G投资,首看英伟达、苹果、腾讯们——对话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

2019年04月15日 11:28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赵康杰

当前在A股市场被标榜为5G概念股的多数是设备商,而且其中的大多数业务都是边缘化的,既不值钱,也没有议价能力,这些公司在整个产业链中也属于被压榨的一方。当然,这些概念股的业绩可能也会随着5G的到来出现增长,但是蛋糕太小,也就是水涨船高罢了。

5G行情持续演绎,而按照三大运营商给出的时间表,2019年我国将进入5G预商用阶段,2020年将正式商用,由此看5G投资似乎已经时不我待。

对5G产业链有深入研究的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在投资机会来临的时候,多数产业都会有两轮投资热点,目前5G尚处于第一轮概念热点。“从理论上讲,5G应用场景能带来实际利润,少则两三年,多则四五年。”

虽然离5G应用场景落地还有距离,但王煜全认为,当前的海内外科技龙头如英伟达、苹果、腾讯等,有望在5G时代继续巩固其“护城河”,晋升为5G龙头。至于这些公司以外的A股5G概念,他建议谨慎参与。

应用场景的出现 可作为投资5G的超前指标

《红周刊》:对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5G的投资机会是否已经来临?

王煜全:任何一个产业,在投资机会来临的时候,多数都会有两轮投资热点。第一轮是概念热点,判断概念热点就要观察产业内的先行者是不是已经就位,从而引爆概念讨论。但是,这个时候往往产业链不完备,市场需求尚未开拓,应用场景也有所欠缺。综合判断,5G目前还处于第一轮热点周期,其中比较积极的还数高通这样的芯片商,网络设备商也是此轮热点的布局者。

但是,这轮热点和普通消费者没有直接关系。在芯片商和网络设备商布局完成后,运营商才能够提供大规模的服务平台,内容提供商才能够基于服务平台设计应用场景。现在来看,中间很多条件还不具备。例如,虽然目前已经推出5G终端,5G网络还有待完善,5G的核心应用更是无从谈起。从理论上讲,5G应用场景所带来实际利润,少则两三年,多则甚至四五年才可能会实现。

《红周刊》:我们通过哪些指标判断5G产业已经趋于成熟?可以用上市公司利润指标吗?

王煜全:无论是财务数据还是市场规模,都是滞后指标。要预测未来一段时间内的行业发展前景,就必须找到超前指标。例如,判断自动驾驶真的要来了的一个重要的超前指标就是英伟达GPU在汽车领域的销量。搭载GPU的电子计算平台可谓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脑,GPU在汽车领域的大量应用恰恰预示着自动驾驶的到来。因此,对于5G产业发展的判断,应用场景可以作为其中的超前指标。应用场景的出现也意味着5G已经不再只是概念炒作了。

《红周刊》:您前面提到5G成熟的应用场景可能还要等两年,那么当前应怎么把握投资机会?

王煜全:如果从私募股权投资的角度,5G应用的投资机会其实已经到来了,毕竟对于一级市场来说,投资要有提前量。例如,在5G的AR远程维修领域,很多相关的开发企业已经出现。这些企业从成立到逐渐被市场关注,再到形成比较好的正向现金流,我觉得至少需要四五年的时间,风险投资的期限也差不多在四五年左右。所以,一级市场现在确实是一个布局5G的好时候。

但对于追求确定性的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投资大规模5G可能还需要再等上一段时间。目前来看,二级市场投资者比较适合关注的就是5G局端设备。当前,各国家都逐步开始应用5G设备,相关的硬件公司这两年可能会有所表现。

硬件不硬 软件很软

《红周刊》:在您看来,国内5G发展是否存在一些问题?

王煜全:中国在制造业一直讲自主创新,在点上取得创新没问题,但是在面上我们没有形成国外完整的产业生态链,不可能自主解决所有问题,必须与国外对接。这背后体现的是中国这么多年一直存在的“重硬(件)不重软(件)”的问题。

所谓软件上的应用支撑本应该由第三方来做,但基本上有一大段时间都被运营商承包下来。例如,梦网在最初就是国内运营商提供应用支持平台,到了智能手机时代,主导权就到了安卓和iOS手中。当时有很多中国人也想做一个类似的平台,后来基本都失败了。所以客观来讲,中国的硬件技术总体来讲还是可以的,但是软件水平还是不行,产业生态协调和国外相比,差距更是巨大。在5G时代,这种不足就导致了虽然会有中国的5G应用胜出,但总的来说话语权不足,毕竟应用本身所依托的平台是由外国企业来定义的。

《红周刊》:从硬件来说,中国在5G芯片领域发展得怎么样?

王煜全:芯片是5G最关键的部分,而5G芯片的研发难度远超4G,极大地提高了芯片的研发门槛。全球有实力参与5G芯片研发的机构,也就是高通、英特尔、三星、华为等几家超大型科技企业,因为只有这些企业才能同时拥有研发能力、足够的资本以及足够庞大的通信领域合作链条。总体来说,国外的大公司更具优势,中国的公司在积极追赶当中。之前,华为正式发布的巴龙5000 5G基带芯片也标志着国内芯片设计能力有了比较大的进步。

在通用芯片领域,中国企业追赶的机会并不大,追平可能都很难。

《红周刊》:国内芯片设计企业和英伟达这样的公司比,差距主要体现在哪里?

王煜全:实际上,这个市场一定会呈现出“倒金字塔”结构——设备市场一定小于运营市场,运营市场一定小于应用市场,话语权最终掌握在应用端的手中。而应用就需要针对性的芯片进行支持,同时需要芯片企业非常知道如何搭建一个应用开发环境吸引应用内容商来制作应用。

例如,英伟达作为GPU的提供者,它的工作不仅仅是将GPU卖给自动驾驶企业这么简单,而且还为自动驾驶企业搭建了一个测试环境。因为任何自动驾驶研发都需要测试,英伟达所搭建的虚拟测试环境完全满足对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自动驾驶车辆也就不再需要通过大量的现实路况环境采集数据。所以,一定意义上,应用支撑能力其实比技术本身更重要。目前中国对于打造产业链的理解还是比较弱,开放的合作平台还是比较少,技术和应用的深度结合做得并不够好。

苹果将是5G时代最大赢家之一

《红周刊》:回到投资角度,您看好的局端设备商有哪些?

王煜全:我觉得在局端领域,可供投资的机会并不大。思科在走下坡路,我真正看好的局端设备商是华为,但是很遗憾没有办法投资。

投资电信运营商在理论上倒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想要让运营商在5G时代有实质性的大增长,坦白讲已经不可能了。10年以前,运营商就一直在喊“增量不增收”,运营商流量哗哗上涨,但是收入却丝毫不见涨。原因就在于大部分的蛋糕被应用侧拿走了。在梦网时代,运营商还能截胡,从中分得一杯羹,但未来“增量不增收”的趋势将一直延续下去。

《红周刊》:所有硬件公司都没有投资价值?

王煜全:从终端的角度,我觉得投资苹果公司的成功概率八九不离十。

《红周刊》:苹果公司最近似乎也走在一个十字路口。

王煜全:我只能说,在产业外看企业,看到的大多只是皮毛。很多投资者通过财务指标判断企业优劣,刚才说过这些其实都是滞后的,看不到提前量又怎能判断未来发展?

苹果公司今天被人诟病,当然有昨天它做得不好的地方。尤其是同时推出iPhone8和iPhoneX搞得手忙脚乱,而且iPhoneX明显定价过高。但是,这些明显都是短期问题。而且,即使iPhoneX被诟病定价过高,销量也没有多惨淡。这一切也就意味着,当5G应用真正来临的时候,苹果公司将会成为最大赢家之一。

《红周刊》:何以见得?

王煜全:其实国外的高科技企业的最大特点就是必须要有前瞻性。硬件也好,终端和局端也罢,都要提前预埋很多技术,而这些技术往往都是超前于现时应用的。只有这样,当未来应用有需要的时候,之前预埋的技术才能将产品顶上去。

iPhoneX就预埋了很多技术,其中一个是高精度的震动马达。现在绝大多数手机都是用一个小的旋转马达,再加一个偏心轮,形成震感。但是这种震动比较粗糙,不便控制。iPhoneX预埋的高精度震动马达能够模拟复杂场景,再加上我们手机都是触屏,所以理论上讲,现在苹果公司通过技术已经能做到,当用户手指触摸iPhone的时候,屏幕表面显示出的文字会让用户产生触感。而且,记得iPhoneX刚推出时一片唱衰的声音,尤其是其中预埋的激光点投影技术。有人抨击苹果公司用立体视觉识别来做面部识别解锁是“杀鸡用牛刀”,实际上,苹果公司不仅把激光点投影技术用于面部解锁,其本身就是一个增强现实的大应用。

所以,苹果公司现在做出一堆技术预埋和前瞻性安排,从整体技术的眼光来看,苹果比其他的终端的开发商高了不止一个数量级。也许,今天iPhoneX的振动马达还没有形成完整应用,但是如果到了下一代或再下一代苹果手机推出的时候,振动马达形成了应用场景,其他竞争对手再去跟风就已经晚了。并且,苹果公司旗下的AR Kit增强现实的开发平台也是现在最好的。

《红周刊》:对比来说,您怎么看腾讯?

王煜全:所有人都知道5G时代下一定会在内容层面产生一个“腾讯”,但是没人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腾讯”。总的来说,作为消费互联网时代的霸主,腾讯在5G时代的赢面还是比较大的,主要在于腾讯作为一个了不起的流量入口扮演了分发平台的角色,而不是开发平台。5G时代下,社交的核心不变,只可能是形式变了而已。

不过,在产业变革浪潮下,也有很多旧时代的霸主在时代交替中销声匿迹。从这个角度来看,腾讯能否在5G时代延续优势也并不是绝对的。

英伟达、谷歌也将享受5G时代红利

《红周刊》:除了苹果,您还比较看好哪些美股科技公司?

王煜全:英伟达肯定是5G时代最为确定的受益方之一。

《红周刊》:但是英伟达前段时间的股价表现似乎并不理想。

王煜全:英伟达之前的下跌是投资者短视所造成的。很多人认为“挖矿”潮的消退让英伟达的业绩承压。其实这些对英伟达的影响都是很小的,英伟达本身也不希望自己本身就供不应求的设备用于挖矿,甚至直言称没考虑过虚拟货币业务。另一个影响英伟达股价的原因在于中美贸易摩擦。英伟达有大量业务与中国相关,中国在人工智能上的布局比美国更加迅猛,对GPU的需求也特别多。

当然,影响英伟达股价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其实是人工智能的虚火正在慢慢减退。很多人没有看到人工智能赚钱的机会,包括很多国内的投资者对科大讯飞都有这样质疑,认为科大讯飞研发了半天人工智能结果帮学生批改作业去了。其实,我觉得需求是最不用担心的。在5G时代,GPU是刚需。包括在5G的背景下,云端的部署节奏也会加快,云端智能系统基本上也都是以GPU为主来搭建的。

目前,英伟达将业务聚焦于游戏、云计算、自动驾驶和图像处理,这种收缩战线的策略也是比较得当的,这几大业务都有着比较广阔的发展空间。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英伟达的股价已经开始修复,如果说之前英伟达股价的疯涨是有泡沫因素夹杂其中,现在反过来英伟达已经可以说是锁定胜局了。

《红周刊》:除了英伟达呢?

王煜全:谷歌也是有机会的。在IoT的时代下,手机将会变得越来越智能化,也将会和外界拥有越来越多的互动,很多不是手机的家电也将植入手机操作系统。比如,智能电视其实是一个大Pad,其中植入了很多安卓APP。由于苹果系统相对封闭,在这种情况下,最大的赢家当然是安卓。

而且我前段时间在美国自驾,以前还需要车载GPS定位,现在只需要将车辆和手机连接,手机地图自动导入车载屏幕。从这个角度来看,谷歌和百度最大区别就在于,百度核心业务只有搜索,而谷歌还有安卓。

谨慎投资A股5G概念

《红周刊》:您提到了百度,有观点认为,云也将是5G时代的大机会,百度云怎么样?

王煜全:现在的云有很多局限,带宽不够,响应速度也不够,还无法做到实时应用。但是5G毫秒级的响应速度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亚马逊的云业务在5G时代的表现是投资者值得关注的。

而且从云的角度看,阿里和腾讯也都是有机会的。阿里的CTO王坚在很多年前就看得非常清楚,阿里云每年都不挣钱,在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之后,终于变成了下金蛋的鹅;而腾讯在云业务的优势在于作为流量入口形成的用户黏性。相较于阿里和腾讯,百度云做得并不好,这也就导致5G时代下,百度可能会从BAT中掉队。

《红周刊》:在5G时代下,A股市场相关上市公司谁最受益?

王煜全:在一个大的背景下讲,5G来了大家基本上都能受益,只是受益多少的问题。而且很多概念会有交叉,例如,人工智能概念在5G时代下显然也会受益,所以像科大讯飞这样的公司在5G时代下可能依然会备受追捧。但从一个辩证的角度看问题,海外市场中比科大讯飞技术领先的公司多的是,问题就在于没有一家企业在A股上市。

《红周刊》:有声音认为,A股市场的5G概念股大部分不值得去投资。

王煜全:我同意,当前在A股市场被标榜为5G概念股的多数是设备商,而且其中的大多数业务都是边缘化的,既不值钱,也没有议价能力,这些公司在整个产业链中也属于被压榨的一方。当然,这些概念股的业绩可能也会随着5G的到来出现增长,但是蛋糕太小,也就是水涨船高罢了。

之前提到的激光点投影技术,国内就有很多家企业在研发类似的产品。而Lumentum之所以上市以来股价持续走高,就是因为它是苹果公司激光点投影技术的独家供应商,在整个技术链中是掌握话语权的一方,中国很少有这种公司。

(文中列举个股仅作举例,不作买入推荐)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近年投资主要集中于海外高科技企业,关注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新金融、医疗、新能源等领域。更多最新观点详见王煜全新著《暗趋势》,2019年1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

[责编:zhangji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