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公司透析>正文

·聚焦科创板·申联生物携单一产品冲击科创板 高度依赖政府采购业绩起伏不定

2019年04月13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周月明

申联生物对政府采购依赖较高的问题仍然存在,这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公司经营。此外,采购和存货等财务数据中也有一定的数据异常。此异常情况的存在,让公司本次申报能否最终获批存在很大悬念。

自科创板制度发布以来,高科技企业的申请热情愈加高涨,不少生物制药公司也更加迫不及待。近日,一家做猪口蹄疫疫苗的公司申联生物,也发布申报科创板的招股说明书,欲向科创板发起冲击。

回顾申联生物的上市路,其曾被A股所拒绝。发审委2018年第20次审委会议结果显示,由国信证券保荐的申联生物首发申请A股IPO未获通过,当时上市受挫的原因与其对政府采购依赖较高有很大关系,如今其又在科创板提交上市申请,然而对于此次申报稿,《红周刊》记者在研究后发现,其对政府采购依赖较高的问题仍然存在。此外,该公司的采购和存货等财务数据中还有一些数据异常。

业绩波动凸显经营被动性

申联生物主营业务为生产猪口蹄疫疫苗,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目前主要产品包括猪口蹄疫O型合成肽疫苗、 猪口蹄疫O型、A型二价合成肽疫苗,另有猪口蹄疫O型、A型二价灭活疫苗处于试生产阶段。记者翻阅其招股说明书发现,公司虽然称有多种疫苗产品,但实际上猪口蹄疫O型合成肽疫苗的销售几乎占据了全部营业收入:2016年至2018年,申联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26770.54万元、30207.6万元和27513.74万元,而猪口蹄疫O型合成肽疫苗(多肽2600+2700+2800)同期的销售收入则分别为26770.54万元、30194.13万元、27506.36万元。

如此的销售数据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申联生物产品的单一性,一旦下游客户选择新产品或原有采购计划调整,则会让公司陷入较大被动性。对此,申联生物在招股说明书中也将此列入风险点,称“公司产品结构相对单一,如未来出现市场竞争加剧、下游需求下降等外部环境恶化的情况,或出现因公司新产品研发不及时而无法适应市场需求的情况,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而从近几年的实际经营情况看,这一担心确实公司经营中有所体现。

2016年至2018年,申联生物的营收分别为2.68亿元、3.02亿元和2.7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347万元、9867万元和8758万元,可以看出,2018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明显下滑。究其业绩下滑原因,很大一部分是该公司产品结构单一对客户需求反应不够及时造成的。招股书称“河南省于2018年下半年开始采购O型、A型二价疫苗,而公司O型、A型二价合成肽疫苗产品批准文号于2018年12月取得,导致公司当年在河南省的销售额下降1603.21万元。”如此表述说明,一旦下游客户采购计划调整,则公司因没有相应的产品储备是会导致销售大幅下滑的。

除这一原因之外,2018年业绩下滑的另一个因素与申联生物业绩基本依赖政府采购有很大关系。招股书披露,公司近几年获政府采购收入均在95%以上,前五大客户也皆为政府部门,占营收总额比例均在50%左右。业绩贡献基本依赖政府采购,这意味着一旦未中标政府部门采购,则公司的业绩产生明显负面影响。招股书中称,“公司2018年在黑龙江省未中标,导致公司当年在黑龙江省销售额下降”。很显然,公司对政府采购的依赖依然明显,这令公司在产业链地位中较为被动。

此外,因依赖政府采购,申联生物在此前还曾多次出现过行贿政府相关人员的情况。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2005年下半年至2012年12月期间,时任四川省动物防疫监督总站站长余勇先后12次收受申联生物销售经理王某华及其他公司人员所送现金共计106万元人民币、5万英镑,并为其在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2013年年底,余勇收受申联生物业务员邵某所送现金5万元人民币,并为其在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而在2011年至2014年,时任四川省畜牧食品局重大动物疫病疫苗招标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姜文康在四川省重大动物疫病疫苗招标采购中为申联生物提供帮助,先后六次收受该公司市场总监王某所送财物共计31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及面值1万元人民币的购物卡。在此期间,申联生物在四川疫苗政府招标采购中多次中标。

虽然上述行贿案件均发生在2015年之前,但前车之鉴很难让人排除之后会否有类似情况发生,一旦再次出现类似违法事件,无疑对申联生物经营造成重大负面影响,即便公司能够此次获批上市,经营中一旦发生负面事件也会左右公司股价表现,届时会严重伤害到中小股东权益的。

除了上述风险点外,《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申联生物虽然在招股书中称在研发上下了较大功夫,但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却一直比可比公司平均值要低。2016年和2017年间,可比公司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平均值分别为7.01%、7.53%,而申联生物的的投发投入比例却仅为6.26%、5.51%。要知道的是,申联生物在招股书称其在“持续不断的研发创新和技术升级……猪口蹄疫疫苗的研发周期长、投入金额大”,且已研发出猪口蹄疫O型、A型二价灭活疫苗,目前处于试生产阶段、猪口蹄疫O型、A型二价合成肽疫苗产品批准文号也于2018年12月取得,然而从2017年与2016年的研发费用投入来看,2017年研发投入不仅没有增长,相反还是有所下滑的,这不仅令人好奇这些新型产品的研发期和研发金额又是如何安排的?

采购支出有异常

梳理招股书披露内容,《红周刊》记者发现申联生物最近几年在采购方面数据是有一定金额异常的。

在招股书中,公司披露了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2981.19万元、3857.58万元和3431.27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87.36%、88.22%和87.27%(见表1),由此可推算出这三年的采购总额分别为3412.53万元、4372.68万元和3931.79万元,考虑到3%增值税率的影响(详细税率需公司更多披露),其含税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3514.91万元、4503.86万元和4049.72万元。

201904151555304665.jpg

在同期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4742.45万元、5186.78万元和4401.87万元,剔除当期预付款项新增-111.35万元、-25.83万元和304.37万元影响,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到了4853.8万元、5212.61万元和4097.5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与现金支出勾稽,则这三年的现金支出比含税采购金额多出了1338.89万元、708.75万元和47.76万元。理论上,这些差额应体现在当期的应付款项变化上,即应付款项将分别减少1338.89万元、708.75万元和47.76万元。

事实上,申联生物2016年至2018年对应的应付款项期末总额分别为297.68万元、385.48万元和915.07万元,较期初金额新增了-23.9万元、87.8万元和529.59万元,与理论上应减少的金额明显不太相符,分别相差了1314.99万元、796.55万元和577.35万元。

存货数据存一定差异

除了采购数据的异常,若是根据其采购及消耗数据核算,申联生物2017年至2018年的存货数据也是有一定金额异常的。

招股书披露了申联生物2017年至2018年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和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其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3784.7万元和2924.13万元(见表3),占原材料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86.55%、85.69%,由此可推算出原材料采购总额分别为4372.85万元和3412.45万元。

201904151555304746.jpg

在招股书中,申联生物披露了营业成本和原材料所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其2017年至2018年营业成本分别共为6050.64万元、5456.78万元,而原材料所占营业成本比例为62.26%、55.42%,由此可推算出营业成本中原材料的消耗金额为3767.13万元和3024.15万元。将采购金额与原材料成本相减,分别有605.72万元和388.3万元的差额,理论上,相应存货中的原材料部分需要新增这些金额的。

在2017年、2018年中,申联生物存货中原材料部分分别为1096.7万元、1262.13万元,较期初金额分别新增了378.65万元和165.43万元,周转材料较期初金额分别新增了47.63万元和366.39万元,而存货中的其他部分如在产品、自制半成品、库存商品则分别减少了11.33万元、409.16万元,若按原材料占营业成本比例推算,这部分减少的金额中有约7.05万元和226.76万元原材料。整体核算,申联生物2017年和2018年存货中所有的原材料金额新增了419.23万元和305.06万元。就这结果来看,显然与理论上应增加的金额存在差异的,其中2017年相差了186.49万元,而2018年相差了83.24万元,虽然金额相差较小,但考虑到申联生物本身的体量也并不大,这部分数据差异还是需要公司予以解释的。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