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公司透析>正文

·聚焦科创板·中科星图上下游均依赖关联方 招股书中多项财务数据混乱

2019年04月06日 06:00作者:本刊见习记者 刘杰

中科星图高速成长的背后,体现公司对关联方的依赖。而在快速扩张下,应收账款逐年占比激增,趋紧的资金链又将成为其未来发展的抑制因素。更为重要是,招股书中的财务数据还存在诸多疑点。

近日,中科院电子所旗下从事数字地球相关业务的公司中科星图提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拟募集资金7亿元,用于GEOVIS6数字地球、空天遥感数据AI实时处理与分析等项目。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中科星图虽然凭借着公司股东的扶持,报告期内营收、净利润均保持了高速增长的态势,但与国内外同行业公司相比,其仍处在规模较小企业之列,竞争中议价能力相对偏弱,与此同时,在持续不断扩张下,受限于资金短缺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上下游采销均依赖关联方

招股书披露,中科星图主要是面向国防、政府、企业、大众等用户提供数字地球产品和技术开发服务。主要产品包括GEOVIS数字地球基础平台产品和GEOVIS数字地球应用平台产品。报告期内(2016年~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434.27万元、2.26亿元、3.57亿元,2017年、2018年营收同比增速高达168.37%、57.54%;实现净利润1487.03万元、3904.29万元、8696.23万元,2017年、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速达162.53%、122.60%。仅从数据表现来看,中科星图近年来的经营业绩表现喜人。

然而若进一步梳理可发现,经营业绩持续增长的中科星图资产规模却十分小,资产总额仅有3.96亿元,归母净资产为1.92亿元,这令人担忧轻资产的企业结构会导致其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抗风险能力极弱。招股书披露,中科星图所处数字地球行业,而数字地球概念最初是由美国谷歌公司提出并推广至全球。在国际竞争格局中,除谷歌公司外还有美国数字地球,法国信息地球,俄罗斯联邦航天国家公司等知名企业。与这些国外知名软件企业相比,在规模上中科星图如同蝼蚁与大象对比。巨大差距下,几乎无外销业务。

国内市场上,中科星图也难掩稚嫩。与国内同行业上市公司超图软件的15.28亿元、久远银海8.57亿元的规模相比,科星图即使在营收翻倍增长下也仅有3.57亿元,如此情况也意味着在国内市场中,中科星图的市场占有率较小,仍尚待提高。

关键点在于,中科星图所处行业存在诸多的行业壁垒与准入门槛。在技术上,由于下游客户为国防、政府、企业等行业需求多样且专业度高,因此只有具备足够技术深度和广度的头部企业才能在行业中立足,技术门槛很高。在品牌方面也缘于用户的特殊性,具备专业资质的大型企业才能与客户达成稳定关系。但以目前公司的整体资质与规模来看,其尚未能跻身头部企业之列,竞争格局暂不容乐观,议价能力仍偏弱。

事实上,中科星图目前能够保持持续成长,主要是由于其上下游均依赖公司大股东的扶持。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中科星图向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62.61%、59.50%、50.43%,说明公司存在着严重的大客户依赖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其第一大客户竟为公司的实控人中科院电子所,销售占比高达20.64%,而第一大股东中科九度也为其销售贡献了478.16万元,占比达1.34%。据统计,报告期内公司向关联方销售金额分别达到了1559万元、5895万元、9647万元,占销售收入总额比重的18.48%、26.04%、27.05%。不难看出,中科星图销售收入中近三成为关联方交易,对大股东及关联企业具有严重依赖性,并且关联交易额占比还呈逐年升高之势,而正是在关联交易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才一步步推升了公司营收增长。

下游销售依附于大股东帮忙,上游采购同样如此。招股书披露,前五大供应商中,第一大供应商曙光北京为公司第三大股东中科曙光的全资子公司,采购占比达14.56%。2018年向关联方采购的金额合计为2971.97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重达15.15%。

可见,目前中科星图不论是下游销售,还是上游采购均依赖关联方,其中的风险点就在于关联交易是否能够保证作价的公允性。更重要的是,从整个供应链看,中科星图是否有扩展其他客户端的能力以及具备足够的资质、技术拿下招标订单从而独当一面也是问题。从其前五大客户名单变动来看,2016年第一大客户北京神舟航天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已退出前五,2017年前五大中除关联方外其他客户均为新增,而至2018年,原第二、四、五大客户又从名单中消失。如此变化意味着,中科星图与关联方之外的其他客户暂未形成较为稳定的客户关系,仍未做到头部企业应有的强势能力。

扩张期下,资金链的危局

目前,公司正处于扩张期,营收、净利润高速增长,公司人员从2016年的123人增长至376人,规模扩大十分迅速。然而,在中科星图加速扩张下,其发展或受限于资金链的紧张。

招股书显示,伴随着业务的增加,公司的应收账款也在逐年升高,报告期内应收账款金额为2667万元、1.01亿元、2.39亿元,2017年、2018年增长率高达279%、137%。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2%、45%、67%,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的持续走高,说明公司赊销现象愈发严重,其营收的高增长还仅停留在账面富贵。大额赊销还导致了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也处于较低水平,分别为-1099万元、556万元、1760万元,与净利润水平相差甚远。

更关键的是,公司的主要创利点在国防业务,占营收比重57.58%。目前,受国家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影响,在军改期间客户的付款审批流程放缓,导致了应收账款持续增长。此外,公司下游客户还面向政府等,具有审批流程相对完善、手续繁杂等特点,也在一定程度上拉长了公司的收款时间。数据显示,公司应收账款中,账龄在1~2年的账款激增,占比已从2017年的5.45%上升至16.21%,增长了10.76个百分点。

公司在招股书中称:”公司承接国防、政府相关长周期大项目数量有所增加,为保障项目推进,前期预研、人员投入较大。”可见,目前公司正面临承接业务项目的周期长、在未收到款项下还需自行垫付前期预研开发费,并且客户的付款审批放缓等问题,而这一系列的情况直接压迫公司的资金链。

招股书显示,中科星图近年来的资产负债率达66.85%、59.27%、50.95%,虽呈逐年下降趋势,但却仍远高于同行业水平。2016年、2017年同行业资产负债率均值为35.22%、37.29%,分别高出了32个百分点、22个百分点。在偿债能力方面,2016年、2017年公司的流动比率为1.35、1.56,而同行业均值为2.16、1.97,仍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不难看出,目前在公司高速扩张下,营收的增长并未能换来真金白银的流入,并且资产负债率还处于高位,偿债能力较弱,可见公司的资金链正面临着危局。然而,中科星图扩张的脚步从未放缓,在持续加大投入下,资金链必将承受更大的压力,若后续未能获得资金的注入,那么其未来的成长将会受到巨大的限制。

可疑的营业收入

近年来,中科星图的营业收入保持着高速增长,但是《红周刊》记者将其营收数据与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进行财务勾稽后发现,公司营收方面数据存在混乱的情况。

招股书披露,中科星图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5657.64万元(如表1),其中境外收入甚微可不予以考虑。由于不同的业务适用税率不同,以及自2018年5月1日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为16%等因素,若分产品项目并按月平均计算增值税后,得出2018年其含税营业收入金额大约为39429.85万元。

201904081554687618.jpg

按照财务勾稽原则,该部分含税收入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合并流量表中,中科星图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22793.62万元,剔除掉预收账款减少额937.54万元的影响,则与含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达23731.16万元。二者相较,理论上应有15698.69万元因未收到现金而将计入经营性债权中,体现为同等规模的增加。

翻看资产负债表,中科星图2018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为23932.48万元,2017年末相同项目金额为10098.24万元,相较增加了13834.24万元。其中,剔除掉新增计提坏账准备的影响593.77万元,则经营性债权增加额达14428.01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增加的15698.69万元相差了1270.59万元,意味着公司有1270.59万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相关现金流入也没有经营性债权的支持,有虚增的嫌疑。

需要补充的是,差异还可能是经营中将应收票据背书转让或贴现导致,但就此情况,因招股书没有披露应收票据余额,也就意味着应收票据问题并不能消除疑点。

同样的逻辑分析其2017年数据,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2634.66万元,适用17%的税率,计算含税营收为24957.50万元。同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9066.14万元,剔除预收账款新增1100.55万元影响,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金额为17965.59万元。与含税营收勾稽,理论上应有6991.91万元未收现的营收需要体现为经营性债权新增。

虽然2017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较上年新增7431.35万元,在扣除计提坏账准备影响271.71万元,新增额也达到7703.06,但这一结果比理论上的6991.91万元新增额多出了711.15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在2017年有711.15万元新增债权来源不明的情况。

总之,对于近年来营业收入方面数据存在大额勾稽差异情况,中科星图若想登陆科创板,还是需要给出一定解释的。

采购数据不可信

除了营业收入数据混乱外,公司的采购数据与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间同样存在勾稽异常情况。

招股书显示,中科星图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7981.94万元(如表2),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40.68%,故合理推算出采购总额为19621.29万元,考虑到增值税问题,估算后含税采购金额达22826.10万元。

201904081554687646.jpg

根据财务一般原则,该部分采购金额应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或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9571.62万元,考虑当期支付但不属于采购支付现金的预付款项增加额677.70万元,则与当期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8893.92万元。与含税采购金额勾稽,理论上应有13932.18万元未支付体现在应付账款等经营负债中。

可事实上,中科星图2018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金额为11211.94万元,较上年同期的4350.31万元仅新增了6861.63万元,这一结果显然与理论金额相差甚远,差额达7070.55万元。如此情况说明公司有7070.55万元的采购金额没有获得相关财务数据支撑的。

公司没有在建工程项目,2018年其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在剔除折旧、摊销影响后合计新增1474.57万元,较现金流量表中的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1930.78万元相差无几。因此,公司采购数据中7070.55万元的差异未在招股书中找到解释,需要予以说明。

同样的分析方法,《红周刊》记者计算了2017年采购数据的金额,发现其仅存在165万元的差异。如果说2017年公司的采购数据没有问题的话,那么2018年存在的几千万的采购异常情况则是存在很大的嫌疑,反之亦然。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