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硕贝德增收不增利 “钱”景模糊

2019年03月02日 06:00作者:本刊特约 宋金兰

硕贝德表示,公司是华为mate20系列产品天线的主要供应商。这是硕贝德首次与大品牌手机商的较大合作。作为5G概念中的一员,自上市至今扣非净利不增反少的硕贝德,会因5G翻身吗?

硕贝德是最近的大涨股之一,还是5G概念股。根据硕贝德2月21日的公告,公司拟在广州市投资设立硕贝德5G产业总部,投资总额约为10亿元,主要从事5G射频模块、5G毫米波终端天线模组、5G智能车用V2X射频天线及模块、无线充电接收与发射产品等业务。

笔者在拆解硕贝德上市以来的利润表以及业务构成后发现,该公司算不上一家优秀的公司,那么在当前火热的5G浪潮背景下,硕贝德能否实现困境反转?

增收不增利 增长靠并购

硕贝德成立于2004年2月,2012年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根据公司IPO招股说明书介绍,公司当时的业务主要涉及手机天线、笔记本电脑天线、无线接入点天线等,销售额为3.6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0.36亿元。截至2017年报,公司业务拓展至移动终端天线以外的指纹模组、封装、精密结构件机壳以及摄像头模组等,累计销售额为20.68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14亿元。经历六年时间发展,公司营业总收入年复合增速为33.52%,翻了5.66倍;扣非净利润年复合增速为-14.56%,业绩下滑严重,明显属于增收不增利。

上市首年末公司市值为17亿,而截至3月1日市值为60亿,年复合增速为23%,纯粹是估值驱动市值增长。

通过拆解硕贝德的利润表,笔者发现公司的销售额增长主要依靠并购实现,母公司的终端天线业务(包括手机天线、笔记本电脑天线以及其他天线)并未实现大规模增长,年复合增速仅为8.45%,占公司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比重由上市初期的100%下降至2017年的28.72%。同期我国手机累计产量复合增速却高达13.85%,显示公司的手机终端天线市场占有率在下降。与此同时,公司并购业务贡献的销售额由最初的0.45亿元,扩大至2017年底的14.73亿元,销售额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比重提升至71.23%。

频繁并购交易 协同效应差

我们再来拆解硕贝德的新并购业务。第一,公司封装加工业务板块主要由子公司科阳光电贡献,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2.49亿元,净利润1293万元,硕贝德控股比例为71.15%。硕贝德是在2013年10月完成对科阳光电的收购,但直到2017年才扭亏为盈,销售净利润率约为5%。第二,指纹模组业务板块由子公司江苏凯尔贡献,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为8.03亿元,净利润2219万元,销售利润率更是不足3%。第三,摄像头模组业务板块由子公司惠州凯尔贡献,该公司是硕贝德2014年利用自有资金5000万元成立的,2015年增资2000万元,2016年出售80%股权,2017年出售20%股权,该公司累计亏损2580万元,成立至今从未盈利。第四,精密结构件机壳业务板块由子公司硕贝德精密贡献,2015年深圳璇瑰(后更名为硕贝德精密)并表,当年该公司巨亏,时隔两年后硕贝德被迫出售该亏损资产,减少其对硕贝德的拖累,三年累计净利润亏损2.5亿元。上市至今,公司已累计开展30次并购业务(包含卖出、失败以及预案中),截至2018年中报,公司控股的子公司多达12家,在主营业务之外布局了半导体封装、传感器封装、手机摄像头模组以及精密结构件机壳等一系列业务,美其名曰“拓展公司业务范围,构筑综合竞争优势”,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并购带来了公司销售额的扩大,但净利润却并未同比上升,反而下降乃至亏损。

除以上四大并购业务板块外,众多并购方案还涉及光纤激光器领域(杰普特96.4%股权)、镁铝合金电视机边框(利美实业51%股权)、手机产品金属结构件(深圳鑫迪35%股权)、照明产品(明业光电100%股权)等方向,这些方向不得不让投资人产生疑问,质疑公司管理层的战略方向,是否会重蹈硕贝德精密并购之殇。

缺乏优势金主 客户拓展缓慢

如星火燎原一般,智能手机在手机出货占比由2012年初的44.4%迅速提升至2018年的76.1%,可是硕贝德并未赶上手机智能化的浪潮,母公司手机天线业务年复合增速仅为8.45%,远远低于智能手机复合增速以及竞争对手信维通信,后者移动终端天线的销售额由2010年的1.4亿增长至2017年的23.59亿,复合增速42.34%。

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两家公司下游的手机客户不同导致的,硕贝德主流客户主要集中于TCL、中兴通讯、三星电子、联想、康佳、乐视以及其他一些杂牌手机,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大致在55%左右,集中度呈现下滑趋势。同时这些客户的手机市占率则不断降低,虽然公司2013年后新开发了新客户,但也都集中于杂牌,公司没有进入主流手机苹果、华为、vivo等客户的供应商名单。虽然2015年后公司不再公布详细的客户名单,但从公司的应收账款前五名的变化中,仍能够看到这些趋势。(见附表)

战略重新聚焦 能否困境反转?

显然,公司之前关于指纹识别、结构件、半导体封装等一系列协同性较差的收购,是投资者对公司管理层战略发展眼光及执行力的主要质疑,以及自身主业发展的缓慢都让投资人相当失望。2017年以来,公司出现了一系列积极的变化,第一,管理层经过系统反思之后在2017年确立了“二个聚焦,一个强化”战略,即通过“聚焦高端天线射频技术、聚焦国际一流客户,强化企业内部管理”,重新回归上市初期的国内3C天线领军地位;第二,2017年3月公司通过收购斯凯科斯强化了IMATMIMO天线的设计、生产能力,现与国际一线客户有着广泛合作,切入了华为、诺基亚等客户供应链;第三,为了减少亏损业务对经营业绩的影响、减小财务风险,公司于2017年10月完成了深圳硕贝德精密的股权剥离,将公司所持有的硕贝德精密35.58%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控股股东西藏硕贝德控股;第四,硕贝德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是华为mate20系列产品天线的主要供应商,在Mate20pro产品天线的供货比例超过80%。

这些积极的变化,是否预示着硕贝德将凭借华为,凭借5G实现困境反转,进而成长为一家名副其实的价值公司呢?笔者认为,对于投资人来说,当下要得出明确的结论是不太可能的,首先,技术的可靠性需要不断加以验证;其次,客户的稳定性需要不断加以验证;再次,产能瓶颈问题需要解决;最后,新业务培育需要足够长的时间周期。在硕贝德对这些命题没有给出答案之前,稳健投资者对硕贝德还是应以观察为主。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