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万亿开局:政策燃爆市场情绪

2019年03月03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何艳

过去二级市场投资者会有诸多困惑,比如股票市场未来向何处发展、国家怎么看待股票市场等等。所以,这次史无前例的“定位”对投资者信心的提升作用非常大。结构性去杠杆达到目标,并不意味着加杠杆的开始,2019年的最低目标应该是“稳杠杆”,即确保杠杆上升速度与GDP增速相当。

最近,资本市场的重要性屡次被高层提及,无论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还是证监会层面推动科创板、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等等表态,都对完善资本市场制度建设予以高度重视。

2月22日,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会上强调,要建设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资本市场在国家战略中的地位上升至空前高度。2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证监会新主席表示将从七大方面持续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培育健康资本市场生态,促进资本市场持续健康发展。而银保监会层面亦表示,结构性去杠杆达到预期目标。除此以外,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相关政策、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等问题也引起市场高度关注。

资本市场定位提升投资者信心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今年金融领域的顶层设计新思路,同时,强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这在资本市场引起广泛解读。

“这是一个非常高的历史定位。对于提振市场参与者信心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华宝基金投资总监、副总经理李慧勇表示,过去二级市场投资者会有诸多困惑,比如股票市场未来向何处发展、国家怎么看待股票市场等等。所以,这次史无前例的“定位”对投资者信心的提升作用非常大。

“一个有效的金融市场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股市作为直接融资的一种重要形式,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认为,“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可以打开新的增长空间,但需具备三个基本要素:首先是价格信号。经验证明短缺和资源配置低效,是干预价格的两大后果。应该严格限制价格干预行为,发挥价格信号作用,这是市场配置资源的路灯。”

“第二是信用。区分中央政府信用与地方政府信用、国家信用与企业信用,建立信用溢价机制。为建立国企与民企平等的信用环境,需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强化国有企业的预算约束,破除国家信用背书,引入破产淘汰机制;第三是界定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消费升级与创新主导的增长需要更加多元化与市场化,清晰界定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的保证。”沈明高向记者如是强调。

2019年最低目标“稳杠杆”

2月25日,银保监会公开表示结构性去杠杆达到预期目标:近两年银行业累计处置不良贷款3.48万亿元,为新增信贷投放及时腾出空间,有效支持了实体经济融资需求。这一表态使得市场预期大环境出现改善。

对此,沈明高认为,2019年的最低目标应该是“稳杠杆”,即确保杠杆上升的速度与GDP增速相当。然而,如果经济放慢压力上升,稳杠杆有难度,可以在杠杆结构上有所调整。市场普遍预期今年政府会出台较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一般认为规模会在1万亿左右。如果能够落实,这意味着整体杠杆率水平的上升,也是一种变向的杠杆转移,即从企业和个人转移到中央政府。

目前市场广泛关注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是整体经济杠杆率过高的一个正常反应。在货币政策之外疏解传导机制,应该以财政政策优先,通过多种举措为实体经济注入新的活力。从去杠杆到稳杠杆的过程,股市流动性边际改善,但可持续的股市上涨需要结构性改革和经济基本面企稳的支持。

李慧勇认为,银保监会的最新表态,降低了市场对去杠杆的担心。如果结构性去杠杆的目标达到,接下来就是优化,一部分符合条件的资金可以进入资本市场,改变资本市场的金融生态,有助于市场向好。

但是,在许维鸿看来,这些因素对提振市场情绪作用有限。其中比较明确的是,去年允许商业银行发永续债,实际上是为商业银行进一步注入信用和资本,这对商业银行的估值是有修复作用的,而其他的金融改革政策还需要观察。

此外,在资本市场建设过程中,今年新出的或将出的政策值得投资者重视。李慧勇认为,可以围绕一个目标、两条主线来展开。一个目标就是打造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两条主线方面,李慧勇表示第一是科创板,设立科创板是希望能够解决科创型企业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注册制的试点可能会为资本市场改革积累经验。另一条主线则是今年明确提出要引导保险、养老、外资等资金入市。

[责编:caoyanchu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