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上市公司股权冻结疑云

2019年02月25日 17:49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齐永超

因股权质押爆雷、债务纠纷等,上市公司股权冻结现象屡有发生,而尤其一些上市公司的实控人、第一大股东股份被大比例冻结的现象尤其值得警惕,这也或暗示其出现资金流动性或债务危机等风险增加。

读者是否还有印象,曾在2016年下半年,国资壳股、股权转让之风狂吹,彼时股权冻结股一时大热。以大恒科技、中央商场、宝塔实业等“股权冻结”概念股被热捧。从逻辑上来看,其因股权冻结而引发的股权拍卖、控股权变更预期可谓最大炒点。但时过境迁,市场的跟风炒作过后注定沦为一地鸡毛。

对于此时的股权冻结股,我们应当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股权冻结本身是一个中性词,但从“冻结”背后,却有不少上市公司本身的其他问题被暴露。比如,股权冻结之下大股东高股权质押、财务纠纷等所牵扯的股权质押危机、资金债务危机等有关问题则不得不引起注意了,应该引起投资者足够的重视。

股权冻结“配对”高股权质押成常态

2019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股权冻结的现象重拾抬头。据统计,截止02月21日,2019年共有64家上市公司、涉及152笔股权遭冻结,大有追赶2018年243家、1985笔的势头。(见图)

图,近五年(2015-2019)A股上市公司股权冻结家数、冻结笔数

其中,在这64家股权冻结的上市公司中,有47家存在第一大股东、实控人股权冻结的现象,且普遍有高比例质押的行为。另据统计,该47家上市公司中,大股东质押占其总持股比例平均值达到了惊人的92.4%,远高于当前A股平均值58.9%,此外,有22家大股东质押占其总持股比例在99%以上(全仓质押),回看整个A股,大股东全仓质押的上市公司也仅有90余家。

由以上可见,大股东遭股权冻结的上市公司之中,其对应着较高的股权质押成了常态。而大股东、实控人不顾平仓危机而全仓高质押,也反映了其资金吃紧的现状。而由此,也一定程度上可印证,大股东高比例质押叠加其股权遭大额冻结的上市公司存在资金压力危机为大概率事件。

天成控股、誉衡药业在其大股东全仓质押之下,股权多次遭到冻结,也正揭露了其资金压力危机等问题,可谓两个典型。

天成控股控股股东近日频繁爆出股权冻结,其中有多笔牵涉到债务纠纷,综合看之,其出现债务纠纷与其资金“囧况”有不可割开的关联,最新数据显示,其控股股东银河天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天成”)100%股权已质押。

据查,2019年01月07日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了天成控股控股股东银河天成1.86亿股股份,冻结结束时间为2022年1月6日,期限为3年。究其原因,为深圳国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因与银河集团签订的《借款合同》出现债务纠纷,而申请财产保全。以2018年01月07日4.28收盘价来测算,该笔冻结股数折合金额达近8亿。

据进一步查阅,天成控股爆出债务纠纷不止一笔。目光投向2018年,曾在2018年12月18日,银河天成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3300万股股份,究其原因,为厦门国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银河集团签订的《差额补足合同》出现了债务纠纷。按照12月18收盘4元来测算,该笔冻结股数折合金额为1.3亿。

以上两笔债务纠纷也暴露了天成控股资金债务危机、债务欠款风波等有关问题。而就在2018年11月,天成控股爆出已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老赖)。

无独有偶,誉衡药业曾在2018年集中爆出了股权冻结风波。据统计,2018年04月至08月期间,誉衡药业共有20笔股权遭冻结。其中,因股权平仓危机引发的质权人申请财产保全是遭冻结的一个重要因素。最新数据显示,其控股股东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衡集团”)持股数为9.3亿股,且99.96%股权已质押,与天成控股同为大股东全质押。

曾在2018年04月10日,因股票质押人申请财产保全,朱满吉(实控人)及誉衡集团(控股股东)持有的誉衡药业9.47亿股被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自此,誉衡药业的股权冻结接踵而至。06月08日,誉衡集团因股票质权人申请财产保全,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此次被冻结股份为1.98亿股,占誉衡集团直接持股比例的21.1%。08月17日一天即有11笔,合计9.3亿股股份因“股票质权人申请财产保全”而被冻结,意味着誉衡集团9.3亿的总持股被全部冻结。

股权冻结“暗藏”资金危机

天成控股、誉衡药业股权连遭冻结,从面上看为债务纠纷、平仓危机所致,其背后则均为控股股东全仓质押,而更进一步来看,其资金状况均表现堪忧,由资金压力导致一系列激进质押、债务纠纷、股权冻结等问题,该逻辑是说得通的。

前文提及,天成控股因债务纠纷被多次股权冻结,据记者分析,以天成控股近年以来的财务以及经营状况来看,其资金、偿债压力可谓债务纠纷、股权冻结的一个重要致因。

据查阅,2018年三季度,天成控股的流动资产为10.2亿,流动负债则由2009年的2.9亿陡增为当下的12.6亿。而当下其货币资金仅为5855万,该金额已落为近十年以来的最低值。可以推测,公司资金减少与偿还债务不无关联。此外,曾在2018年07月,公司就抛出出售核心子公司长征电气以偿还债务的计划,综上来看,这也反应了天成控股头顶不小的偿债压力。

誉衡药业在2018年集中爆发股权冻结风波,其背后与大股东高比例质押引发的股权质押平仓危机有直接关联。而誉衡药业的股权质押危机,早在2018年02月份就已开始暴露。

据查阅,曾在2018年02月07日,誉衡药业称大股东誉衡集团部分股票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而发布了停牌公告。于05月22日复牌之后,其又以“资产收购”为幌,于06月11日再度停牌,表面为重组,实则为躲避平仓风波。而数月之后其资产收购事项也在预料之中告吹,08月13日誉衡药业复牌后股价出现连续2个跌停,以此为导火索,爆发了债权人的财产保全潮,仅08月17日一天即有11笔,合计有9.3亿股遭 “股票质权人申请财产保全”而被冻结。

誉衡药业股权冻结暴雷之下与其资金流压力不无关联。据查阅,誉衡药业2018年三季度货币资金为8.9亿,流动资产为25.4亿,流动负债则达32.8亿,偿债压力不可谓不大。自2018年02月至2019年02月的一年的时间里,誉衡药业股价下跌了50%,而伴随其中的肆意停牌、高质押平仓、股权冻结,也将誉衡药业推向了一条布满荆棘之路。

[责编:liwa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