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美联储明年停止加息预期增强 美股发生股灾的基础不成立

2018年11月26日 08:56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何艳

——专访美国注册投资顾问公司品富美投合伙人向毅

目前美国经济整体很好,美联储加息具有强有力的基础条件。美股当前并无根本性的问题,调整乃市场规律。投资美股,资产配置首选ETF,美股指数长期向上的秘密就在于制度上的优胜劣汰机制,只有淘汰弱者,凸显强者,才能表征指数。

近几日,美元指数有所回落,引发市场对美联储是否进一步加息的议论愈发激烈。中美一年期国债利率10年来首次倒挂,人民币承压之际,中国央行是否降息的声音也不断涌现。美股再现年内第三次大跌,科技股代表性企业股价回落明显。美联储加息的路径是否会发生转变?美股已经见顶由牛转熊了吗?当前宏观经济背景下,如何进行有效资产配置?

本周《红周刊》邀请美国注册投资顾问公司Pacific Fortune Management(品富美投)合伙人向毅解读美债及美股相关热门话题。作为美国证监会65号牌照执牌人,向毅专注美元资产配置。在他看来,美联储加息的基础依然稳固,美股近期虽然波动明显,但并未出现根本性问题,牛转熊一说尚早。从投资角度看,如果美国停止加息,将是购入美国国债或者其他债券的好时机。而投资美股,长期来看,股票型ETF优势明显。

美联储明年停止加息预期增强

《红周刊》:美元指数近日处于持续下行状态,反映出美联储内部对经济前景的判断和是否加息发生分歧。市场方面也出现美联储风口变了的声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2019年存在暂停加息的条件,副主席克拉里达也表示加息已令美联储的短期利率接近中性水平。在此背景下,您认为美联储加息风向转变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向毅:在谈美联储加息的取向问题之前,首先需要明确美联储决定加息与否的依据是什么,也就是美联储的目标是什么。美联储有三个核心目标,第一是保障就业;第二是保持通胀水平在目标范围之内,2%~2.5%是美联储的通胀目标,若低于1.5%,说明经济偏冷,需要增加流动性,若高于3%,说明通胀过高,那就要加息,来降低过度流动性;第三就是金融市场稳定,如果金融市场特别波动,股市大幅下挫,美联储也是不会轻易加息的。

目前美国经济整体很好。失业率降至3.7%,为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上个季度的GDP一度达到十多年以来的最高值4.2%,通胀开始提升,最典型的反映就是劳工的工资上涨;而美国股市则在上个季度获得了历史上最长周期的稳步增长,其中标普指数比2009年的低点增长了4倍,这是非常罕见的,甚至被认为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在此背景下加息有非常强有力的基础,同时也给下一次经济危机留有政策空间,否则经济再次疲软,就没有刺激的方法了。

不过本届美联储最大的特点就在于以鲍威尔为首的7位委员,其观点并非完全独立于政府。以前普遍认为,美联储的观点完全独立,不受总统支配,由7位德高望重的元老级经济学家和银行家来决定是否加息和其他的方式参与市场风险管控,现在很多人认为特朗普政府影响7位中的4位专家,而特朗普是不支持加息的,认为加息不利于美国经济走强。从最近的数据来看,GDP的增长比上一季度有所下滑,同时股市开始有比较大的波动,这些因素都有可能阻止美联储进一步加息。我认为最近再次加息的可能性很大,但之后到下一年度,停止加息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如果美国停止加息,就是购入美国国债或者其他债券,尤其是中长期债券的良好时机。

《红周刊》:近期,中美一年期国债利率10年来首次出现倒挂,而从10年期国债利率来看,中国国债利率高于美国国债的利率基点也在收窄。这将对人民币和美元资产配置造成什么影响?

向毅:长期以来,中国的利率水平一直是高于美国的,这是经济规律所致。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发展比较充分,通常利率水平相对更低,投资收益也更低,而发展中国家通常由于市场中的主体很多时候融资的需求得不到满足,金融信息不对称更明显,资本更加稀缺,所以利率通常更高。

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的普遍观点来看,发展中国家的各种风险因素和波动都大于发达国家,投资理应获得更高的收益,如果不能获得风险溢价,那就应该在同等收益水平上,选择风险最小的投资标的。因此,美元十年期利率是全世界公认的无风险收益的基准,既然这个收益无风险,那么低于这个收益的投资或者和这个收益接近的投资,还值不值得投,这是全球投资市场在衡量的问题,如果不值得投,资金就会去其他地方。对于资产配置来说,影响是会有的,但中国目前因为有资本管制,所以影响面还是相对可控的。

美股短期不会发生股灾

《红周刊》:最近,美股回调频率和幅度明显,尤其是美科技股有进入技术性熊市的趋势。对此,您怎么看?

向毅:我不认为目前美股有根本性的问题,虽然美股当前已经是从历史高位开始有一定幅度的回落。过去几年,大家一直都在说,美股是不是到顶了,但我从来不去预测顶部,因为做预测,恐怕运气的成分居多。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们永远比前一天更接近熊市。如果从P/E值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过去美股的走强,其实更多是公司的收益增长带来的,这种因素要占到8成以上,当然也受到量化宽松的影响,但更多是基本面的好转,这一点可以从上市公司的财报增长当中看到。

对比美国最近两次比较大的股灾或经济危机,2000年互联网泡沫真的很大,当时平均PE四十几倍,2008年之前美国的状况也非常糟糕,传记类剧情片《大空头》里描述一位脱衣舞女都拥有5套房,可见当时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多么的疯狂。相比现在,观察美联储最新一期周期数据,如就业、增长、通胀等维度的数据都还不错,房产和银行的坏账水平也都非常健康,从基本面判断,美国市场还不具备由牛转熊的基础,至少目前是这样的。我认为美股短期内出现类似金融危机时那样大幅下挫40%、50%的可能性不大。

《红周刊》:美股近期的大幅调整是否与美联储持续加息、通胀压力加大有关?

向毅:加息从来都不是牛熊转换的决定性因素,这一点可以从历史数据得出结论。至于通胀压力加大,需要看数据水平,发达国家认为2%的温和通胀是目标,高过这个水平,就被认为通胀压力加大,这个判断依据和中国是有区别的。关于目前的下调幅度,15%左右的回调是可以接受的,不能看作是一个大周期的起点或者终点。在历史上的绝大部分年份,都是有超过15%左右调整的,这是市场规律,如果一直都不调整才会不正常。

《红周刊》:既然您认为美股出现短期调整是正常的,那么美股指数长期向上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向毅:对比中国A股指数近10年盘旋不动,美股指数是持续上升的,我认为造成这种差距的最核心的要素在于美股制度上优胜劣汰的机制。比如通用电气曾经被认为是美国最伟大的公司之一,但最近它已经被剔除出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的成份股之列。历史上,美国钢铁、美孚石油等伟大的公司同样有被剔除出相关成份股队伍的经历。当前QQQ的组合中,苹果、微软、亚马逊三家公司占了30%左右的比重。只有淘汰掉弱者,凸显强者,才能表征指数。比如,过去一家公司在标普500指数里可以待五六十年,而现在从进入这个指数算起,可能平均15年就到头了,公司不行就出局,这是指数长期向上的秘密。

投资美股,资产配置首选ETF

《红周刊》:对于美股投资,您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向毅:关于美股投资,我一直推崇做指数基金,也就是ETF,这也称作战略资产配置。因为ETF是很难被打败的,比如纳斯达克指数在过去10年的年化平均增长接近20%,没有几个基金经理能做得过。但并不是买一个ETF就够了,因为光买股指的基金是不稳定的,会有比较大的波动,可以通过债券类基金、房产基金、大宗商品类基金和国债基金来中和其风险,获得比较综合稳定和健康增长的收益,并与个人的风险接受能力结合起来。

当然还可根据周期来选择行业。经济下行时选择一些基础消费类的行业,比如中国A股里的喝酒、吃药等防御类股票,但就美股而言,这个周期目前并不好清晰地判断,因为从标普500指数来看,这500家大的美国公司,它们的收入有超过40%以上是来自海外的,也就是说是来自全世界的,这意味着美股指数不单单代表美国,其实还代表了全球的经济健康状况。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全球经济总体来说还是有一些风险因素的。

《红周刊》:既然投资是有风险的,那么如何进行投资?什么样的投资组合才是最有效和相对安全的?

向毅:谈投资组合,核心问题是匹配问题,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产品,哪一个才是你需要的,这才是关键问题。

至于有效的投资组合,其实199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马克维茨和威廉•夏普的投资组合理论已经给了我们相对标准的答案。这个原则主要就是要求在各资产之间的关联度要相对低,才能形成稳健的组合。比如构建了一个投资组合,全都是中国的白酒股,那组合就是无效的,没有任何意义,它们很容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在各类不关联甚至负向关联的资产之间建立平衡来获得收益,才是王道。

[责编:zh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