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公司解密>正文

曾因经营理念不同兄弟反目,超达装备今携诸多财务疑点闯关

2018年11月26日 09:16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本刊记者 胡振明

超达装备这家曾经因经营理念的不同让兄弟反目的公司,终于走上了上市这一步,然而其招股书中所存在着诸多财务问题,却很可能成为这家表面上业绩“相当不错”的公司上市途中拦路虎。

兄弟反目在生活中或许不是什么新奇的事,但在拟上市公司招股书中出现却是非常稀有的,而南通超达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超达装备”)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就恰恰出现了这个桥段。

超达装备是一家生产汽车内外饰模具、汽车检具、汽车内饰自动化工装设备等产品的公司,其发布的招股书披露,控股股东冯建军的侄子冯宏亮、哥哥冯建国于2011年2月同时离开超达机械(超达装备的前身),原因是冯建国与冯建军的经营理念存在较大差异,兄弟关系恶化。冯建国父子离开超达装备之后,分别于2011年3月、2015年1月投资设立宏阳宇模具、威震天机械,在经营业务上跟超达装备具有一定程度的重叠。就在兄弟关系恶化若干年后,即超达装备筹备上市之时,宏阳宇模具、威震天机械及冯宏亮、冯建国选择拒绝提供任何资料,如此结果让投资者很可能不能全面了解拟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亲属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企业相关情况。

当然,兄弟关系不佳只是招股书中的一个小“插曲”,而招股书中财务数据的疑点才是超达装备招股书中需要注意的重点,采购与销售以及存货中存在的疑点,让家历经坎坷的公司上市之路变得更加模糊。

多付货款为哪般?

超达装备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包括铝锭、合金铝材、模具钢、铸件等,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看,在采购这些原材料过程中,报告期(2015年至2018年1-6月)各年度超达装备均多支付了一大笔资金,这是何故?

例如在2017年,超达装备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了2812.72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20.07%(如表1),由此可合理测算出超达装备在这年原材料采购总额达到了14014.55万元,考虑到17%增值税率影响,其原材料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16397.02万元。

正常情况下,采购这么多的原材料,必定需要支付相应的款项,如果没有及时拿出资金,就需要承担相应的经营性债务。在财务报表上,体现为相应的现金流量流出,或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的增加。

在资产负债表中,超达装备2017年“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有6595.41万元,其中既包括了应付原材料款,又有应付的工程款、外协加工款、设备款等,因此在剔除1516.94万元非原材料应付款的影响后,这年由采购引起的应付款项有5078.47万元,与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5247.01万元对比,可知2017年应付原材料款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168.54万元。

仅从应付款项的变化来看,超达装备在2017年原材料采购之中并没有承担新的经营性负债,反而可能由于现金偿还了一部分债务而使得应付款项减少,进而也就意味着这年的采购相关现金流量流出金额应该与原材料含税采购总额16397.02万元及经营性债务减少额168.54万元的总和相等,即现金流量流出金额应该为16565.56万元才合理。

可事实上,2017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8726.95万元,仅从这一项金额来看,已经大幅高于上述现金流量应该流出的金额。考虑到这年预付款项相比于上一年增加了11.99万元,这是预先流出的现金流量,将其剔除之后,本年度采购相关现金流量实际流出了18714.96万元。显然,这一流出金额要比含税采购总额与应付款项的减少额要多出2149.40万元。问题在于,这么大的一笔款项究竟去了哪里?对此,招股书中并没有相关披露。

与2017年原材料采购方面数据出现差异类似,2016年的原材料采购也出现同样的问题。在2016年原材料含税采购总额13349.66万元之中,以承担经营性债务形式获得的原材料采购额为1597.42万元,这个金额是2016年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在剔除非原材料款部分之后(5247.01万元),相比2015年相同项目的新增金额。进而也就意味着,除了新增债务外以现金形式支付采购应为11752.23万元。

可实际上,2016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6264.86万元,远远高于这年采购可能支付现金流量的金额,剔除预付款项增加额48.28万元的影响,仍然有4464.35万元的现金支付没有相应的原材料采购与之对应,而这个数值也不是这年长期资产的增加等情况所能解释的。

同样的方法分析2018年上半年采购情况并结合最新税率的变化,则发现2018年上半年几乎不存在前两年采购中出现的数据不匹配的问题。如此现象可真是一件怪事,短短的半年时间,公司采购数据又“恢复正常”了。

营收数据准确性存疑

招股书披露,2015~2017年超达装备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从5233.58万元迅速增加至11616.83万元,增幅121.97%,而这三年的营业收入从24221.39万元增加至42719.79万元,增幅仅为33.45%。可见,应收款项的增幅远远高于同期营业收入增幅,说明持续增加的营收,赊销现象明显增大,其中隐含的风险不言而喻。而更为重要的是,持续增长的应收与营收、现金流在财务数据勾稽上也是不匹配的,存在一定的异常。

2017年,超达装备的营业收入是42719.79万元,其中国内收入仅占50.96%(如表2),按17%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国内收入的销项税额之后,则含税营收达到了46420.70万元。同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40062.90万元,与含税营收勾稽,有6357.79万元未收到现金流入的含税营业收入需要形成新增债权,即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应收款项相应规模的增加,或预收款项相应的减少。

事实上,从资产负债表显示和2017年年末的应收款项(包括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11616.83万元与坏账准备688.83万元合计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增加4604.46万元来看,真实新增债权与理论增加值之间差了1753.33万元。如果应收款项的增加金额没问题,那么预收款项必然会减少相同的金额,使得预先收到的款项在本期实现了收入而减少账面金额。

可奇怪的是,2017年年末的预收款项5757.96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的金额相比,只减少了235.57万元,远远没有达到上述测算出来的1753.33万元减少额。这意味着,公司还有1517.76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形成相应的经营性债权。

2018年1-6月的营业收入也有相同的问题。如果根据今年变化后的增值税税率16%对国内收入的销项税额进行估算(相对谨慎的估算),则今年上半年含税营业收入有25912.37万元,考虑到现金流量表已经有22937.04万元现金流入记录,则理论上还有2975.33万元未获得现金流入的含税营业收入需要形成新增债权。

然而,2018年6月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合计仅比期初增加1496.37万元,而预收款项比期初仅减少了403.51万元,一增一减,实际上经营性债权的新增金额只有1899.88万元,与理论新增的2975.33万元债权相比,还有1075.45万元差异,即有1075.45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未能获得现金流和新增债权的支持,有虚增之嫌。这还是相对谨慎估算的结果,若考虑到2018年前几个月的税率仍然按17%计算,则这个差额会更加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用同样的方法去分析2016年的营业收入及其相关数据,则没有发现重大差异。

库存商品变化与产销结果“打架”

报告期内,超达装备流动资产中占比最大的存货也在不断增加,从11877.10万元增加到了17580.56万元。存货构成中以发出商品为主,分别达到8022.21万元、9868.81万元、10901.91万元和9096.04万元。

发出商品虽然仍是超达装备的资产,但已经发出在外,对其控制程度弱化很多,容易产生毁损、丢失等风险,但对于如此大额的发出商品在招股书中并没有披露比较合理的如何加强控制以防范风险的措施,不知管理层是否注意到其中的风险。《红周刊》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包括发出商品在内的超达装备的汽车内外饰模具、汽车检具等四类产品的库存情况与其自身的产销情况是相互矛盾的。

例如,超达装备2017年汽车内外饰模具的产量是2345套,销量为2342套(如表3),产销对比可知,这年的产量中剩下3套作为库存商品(含发出商品,下同)留在了存货之中,体现为库存商品金额有相应金额的增加。根据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汽车内外饰模具的平均成本6.34万元/套,可以测得留在存货之中的3套产品将使得库存商品增加19.02万元。

用同样的方法测算,2017年汽车检具的产量比销量多122套,而平均成本是每套3.20万元,由此可知该类产品的库存商品金额也增加了390.40万元;汽车内饰自动化工装设备和包装材料模具及其他模具的库存商品金额分别增加了239.04万元和减少3.56万元。

综合起来,2017年超达装备的四类产品库存商品金额合计增加了644.90万元。可事实上结果却并非如此。招股书披露,2017年年末存货之中有库存商品2124.76万元和发出商品10901.91万元,两项合计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增加了1680.92万元。显然,这一金额和根据产销情况测算出的金额相比,莫名其妙地多出了1036.02万元。那么,这一千多万元的商品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2016年和2018年1-6月。根据2016年的产销情况,库存商品应该增加1944.54万元才对,但是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却增加了2728.26万元,同样莫名其妙地多出783.72万元。而在2018年1-6月,公司也有321.22万元的库存商品金额与产销情况相互矛盾。

报告期内,超达装备连续出现较大金额的库存商品与产销情况相互矛盾的情况,是所披露的产销情况不实,还是库存商品金额不对?抑或发出商品管理有什么问题?对此疑点,招股书并没有合理的内容披露。但不论如何,产销结果与库存之间的信息相互“打架”,反而印证了前文分析的公司营业收入的不准确性。

[责编:liangs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