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有活水的市场才是充分的市场——专访凯石基金董事长陈继武

2018年11月06日 18:30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李健

监管层的利好举措让投资者看到了希望。凯石基金董事长陈继武认为,利好政策推出的时间点选择是正确的,目前最重要的是为市场带来流动性。国家队、平准基金、保险资金这些长期资金应该在底部大胆介入。尤其最近3年,中国经济进入调结构的攻坚期,不仅经济增速趋缓,还有一些杂音在干扰市场预期和投资者的情绪。长期资金更应该以稳定市场为核心,做出长期的投资规划。

另外,陈继武认为,救市效果并未如预期,主要是我国金融体系的分业经营模式,导致资金流动传导不畅。央行虽然放宽了流动性、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但资金切实流入民营企业还需要一些时间,所以解决民营企业融资不畅的顽疾依然迫在眉睫。

“救市”的核心问题

《红周刊》:看到目前政府为了“救市”,发布了很多政策,这些政策的意图是什么?

陈继武:这是在解决民营企业的定位问题,而这已经关系到国家命运的问题。我们看到各位部长、刘副总理包括总书记都给了民营企业一个明确定位,总书记再次强调“两个毫不动摇”:必须坚持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

实际上,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长期存在难,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股权质押数量庞大,因为民营企业在银行贷不到款,只能选择其他途径,例如股权质押,或者到社会上寻求资金。但是资管新规又把很多高风险的民间融资通道,例如三方、信托、嵌套、通道都途径都关闭了。所以过去一点时间,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就更加突出了。比如,现在银行间市场利率和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率都降到3%以下,但部分民营企业的大股东融资成本还超过10%。

《红周刊》:现在在“救市”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陈继武:市场震荡调整到现在,也不是某一个因素就造成的。应该综合施策。中国要建立一套专业的信贷评估机制,只要符合标准的企业,无论国企、民企都应该给予贷款。而按照这套标准,如果给国企贷款出现坏账,也应该追责。

《红周刊》:在利好政策的带动下,我们看到了券商板块率先出现反转,10月22日整个券商板块涨停,为什么是券商板块先行?而不是其他金融板块?

陈继武:因为券商在这次救市中最先受益,首先,缓解股票质押风险就缓解了券商的风险,日前有数据统计,证券公司存量股票质押业务跌破平仓线的参考市值所占比例是40.1%,所以此次缓解或推迟平仓潮的出现,给券商处置股票质押赢得了时间和空间。

其次,凡是“救市”,市场肯定活跃,救市消息发布后的两天,市场成交量放大,10月22日成交了21188.8万,也直接利好券商。

再次,券商此次受伤最重,目前在32家券商中,有13家股价跌破净资产,这一情形在A股市场上十几年未见,所以券商自救的积极性也最高。

“救市”的办法

《红周刊》:对A股来说,给股市注入流动性的办法是什么?

陈继武:为了吸引远水,高层已经在做安排了,例如推动重组、吸引更多人开户、吸引国际资金来A股等,但这个比较慢。还有银行资管公司,还没成立呢,还需要时间建立团队、搭建系统、注册牌照等,没有一到两年完不成。

近水是国家队、平准基金、保险公司、社保、企业年金、养老基金等入市。

《红周刊》:您说的国家队,怎么才能起到稳定市场的功能?

陈继武:要有一个长期的投资思路,尤其最近几年,经济结构在调整,叠加中美贸易摩擦对投资者心理上的影响,还有前一阵争论的“国民民退”等,这些杂音干扰了市场的预期和投资者的情绪。所以我认为国家的长期资金应该在底部大胆介入。事实上,这个位置,拿两、三年基本没什么问题。

《红周刊》:两、三年之后,股市涨起来了,国家队会退出吗?

陈继武:股市涨起来了,国家队适当调整也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坚持五年的投资周期。或者可以效仿1997年香港救市时的做法,股市涨起来后,将基金切割成份额在市场上转让,这就让就是资金民营化了,国家对资金也能够退出。

《红周刊》:作为公募能做什么?

陈继武:公募要做的首先是市场行为,投资人委托我们打理资金,我们肩上也有千斤重担。其次,公募是机构投资者,不能追涨杀跌,要按照价值投资、长线投资的思路,在市场最低迷的时候,在大家没有信心的时候,展示专业机构的眼光、冷静的心态和理性的思维。在这种充分下跌的释放中,找到优质的标的,我认为这是公募应该做的。

资本市场应有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

《红周刊》:资本市场好起来了,股市涨起来了,有什么好处?

陈继武:首先,资本市场起涨后,股市的融资功能得以恢复。我国金融系统内的杠杆率偏高,主要原因也是资本市场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我国的特点是银行系统高度发达,资本市场偏弱,而资本市场提供股权的融资,是能提高企业抗风险能力的。例如,一家企业的净资产为10亿元,如果举债20亿,股债率为66.7%,如果募资10个亿进来,负债率就降到了50%,这时企业的总资产为40亿元,净资产为20亿元。

当前的情况是,资本市场不够发达,企业更多是用负债的方式融资。

第二,一个繁荣的市场可以吸收很多社会资金进来,并转化成产业资金。美国诞生了苹果、亚马逊、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主要原因就是背后有美国强大资本市场的支撑。在这些企业还是初创公司的时候,VC、PE为其投资,当企业发展壮大后,通过资本市场上市,VC、PE退出,共同基金、养老金介入,这是一个生态环境。现在中国股市跌的这么惨重,投资人都不参与投资,资本市场正常的融资功能就发挥不出来了。

第三,由于恐慌情绪的蔓延,市场中好企业也被给了坏企业的价格,这就失去了资本市场的定价功能,没有合理的定价就失去了资源配置的功能。

第四,由于企业的连环爆仓,大股东都在想着救命,就没有心思做发展规划了。资本市场的繁荣后,企业流动资金充裕了,有利于企业长期发展。

第五,很多股民在大跌中亏钱,只能消费降级了,相当于整个社会的财富缩水了。我国GDP构成中,消费占很大比例,今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9.3%,对比去年同期的10.4%,消费增速出现明显换挡。当然消费增速下降不完全是股市的原因,但股市是原因之一。

蓝筹股还有机会吗?

《红周刊》:2017年的大涨,是因为大家找到了蓝筹股的赚钱的逻辑,但当每一次把这个逻辑和方法用到极限,极限的尽头就是陷阱。您认为蓝筹股现在用到极致了吗?

陈继武:从估值上看,蓝筹股泡沫很少、风险很低。但是蓝筹股最近两年被一些机构抱团持仓,如果机构面临赎回、到期的压力,或者机构资金链断裂,大资金开从蓝筹股中撤退,那么蓝筹股也有回调的可能。

另外,最近几年中国一直在调结构,蓝筹公司的竞争力更高了,所以蓝筹股在最近一年内股价跌幅较小。但是一些科技公司、新业态公司、朝阳产业公司,因为公司规模小,所以跌幅更高,低估的情况更严重,所以未来如果出现上涨动力,也更可能出现在新兴超跌企业中。

《红周刊》:但是这个时间什么时候过去,所有人的手表上也没有指针,我们处在这个阶段下,能做什么?

陈继武:要积极的了解公司,全面的去做调研。如果猫着不动,冬天快结束的时候你买什么呢?只有持有优质企业,才能在春天来了有所收益,因为不是每一块土地都长粮食,不是每一片草原都开花的。

《红周刊》:你看好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领域,请解释一下,何为不充分、不平衡?

陈继武:举个例子,我国的物流行业和发达国家相比还远远落后,我国的生活服务业、商品贸易很发达,例如快递服务。但在生产领域,例如贸易企业,所需要的卡车物流、火车联运等相对落后。

从数据来看,美国物流行业占GDP比重约7%,中国物流行业占GDP的14%,前几年更高,达到17%。这说明我们创造100块钱的GDP,有14块钱用于物流,在物流上投资的成本太高了。

这个领域以后将诞生大公司。物流行业想做很简单,买辆卡车就搞运输了,但是想做未来的头部公司还是很难的。

例如浙江省的一家物流公司,我们认为就是未来的公路物流的信息化的、智能化解决问题的头部公司。他建的公路港已经遍布全国,他在卡车倒货,和货倒卡车方面做了很多匹配业务。因为通过公路港运到北京城外,卡车不能进城,这家企业就在城郊建立分拨中心,卡车物流运到分拨中心,从分拨中心再做仓储链或者进行分拨,运送到大城市里面。送到大城市后,公司还有小车将货物下发到更下一级的中心。

另外他还有支付、租赁、保理、小贷,能给打车司机、物流公司、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的服务。

《红周刊》:如果这家企业超过50倍的PE算高吗?

陈继武:这是一个新兴的业态,而且这家企业应该在全国资产质量是无人能敌,虽然他现在业绩不好,去年甚至出现亏损,但是公司的运输网络已经基本建成,明年或后面业绩一定会爆发。

[责编:zh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