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公司透析>正文

皇庭国际营收数据异常 借款加码小贷业务引争议

2018年10月27日 06:00作者:本刊实习记者 周月明

皇庭国际最近可谓是多事之秋,不仅股价短期出现连续跌停、大股东减持,且董事长郑康豪也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问询。在诸多负面因素影响下,公司短期跌幅超过了50%,如此不仅暴露出股权质押风险,且也让很多机构投资者深套其中。

皇庭国际(000056.SZ)最近可谓是多事之秋,不仅股价短期出现连续跌停、大股东减持,且董事长郑康豪也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问询。在诸多负面因素影响下,公司短期跌幅超过了50%。股价的暴跌,不仅暴露出高股权质押的风险,且也让很多介入其中的机构投资者深套。

梳理皇庭国际近几年经营数据,《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财报披露的营收、采购金额与现金流量等数据在财务勾稽关系上存在一定的异常,而这或预示着公司股价在近期出现异常暴跌是早有先兆的。

可疑的营收数据

皇庭国际2016年以来的财报数据显示,在营收同比大幅增长的同时,其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却在明显下滑中,体现出明显增收不增利情况,特别是2018年上半年的利润增长表现尤其明显,同比增速几乎处于不增长状况。

数据显示,皇庭国际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营收分别约为3.25亿元、7.02亿元和4.5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21.45%、115.53%和58.46%,而净利润则分别达到1.13亿元、1.78亿元和1.0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195.93%、59.42%和3.5%。

为什么皇庭国际近几年的增收不增利情况越来越明显?是市场整体经营环境的不景气,还是其它原因所致?《红周刊》记者在对其近三年财务数据进行梳理时发现,该公司近年来的营收与现金流量数据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似乎存在着一定的异常情况。

以皇庭国际2018年财报数据来看,该公司营业收入为45705.95万元,考虑增值税(17%税率)因素影响,含税营收额大约是53475.96万元。同期,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9706.14万元,与营收相关的预收款项减少了2286.85万元,三者勾稽,可以看到上半年现金流入相比营收要多出了8517.03万元,理论上,这将会导致当年资产负债中经营性债权出现金额减少才对。

可事实上,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无应收票据背书)等经营性债权共计12882.75万元,相比期初相同项目合计不但没有减少,相反还增加了6559.46万元,这一数值与理论上应该减少8517.03万元债权的结果相差了15076.49万元。那么,这一矛盾的数据是否意味着,公司存在部分应收款项或现金收入没被确认为营业收入?而若真是应收款项没完全被确认为收入,则公司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除2018年上半年营收与现金流量数据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之外,皇庭国际2016年、2017年的营收方面数据同样是让人怀疑的,不排除有虚增营收之嫌。

数据显示,皇庭国际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2583.99万元和70227.16万元,考虑增值税(17%税率)因素的影响,含税金额大约分别是38123.27万元和82165.78万元。

皇庭国际的同期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这两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4561.56万元和71247.11万元。考虑同期预收款项的因素,即2016年、2017年公司新增预收款项为115.79万元和3306.24万元的影响,与这两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34445.77万元和67940.87万元。将这两年含税营收与现金流入勾稽,理论上将有3677.5万元和14224.91万元营收因未收到现金需要形成相应债权,体现为应收款项的新增。

然而,从数据统计来看,皇庭国际2016年和2017年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无应收票据背书)合计分别为4589.68万元和6323.29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分别增加了-674.29万元和1733.61万元,这一数据显然与理论上应该形成的3677.5万元和14224.91万元新增债权明显不符,差额分别达到了4351.79万元和12491.3万元,如此即意味着在这两年中有4351.79万元和12491.3万元含税营收是没有获得现金流量和相应的经营性债权支持的,不排除虚增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可能虚增营收1.96亿元的2017年正是皇庭国际大力拓展小贷业务的一年,公司正为此业务大举借债,当年短期借款比2016年暴增了6.9亿元,财报中,公司称其主要是用于子公司同心再贷款开展业务。而结合公司当年营收大幅虚增来看,不排除其是为达到借款目的而有刻意制造利好经营表相的可能。

采购数据的差异

除这几年营收方面数据异常外,《红周刊》记者发现皇庭国际2016年、2017年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异常。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皇庭国际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4347.63万元和10390.12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74.05%和53.67%,由此可推算出这两年的采购总额分别为5871.2万元和19359.26万元,考虑到17%增值税率的影响(公司无海外业务),公司含税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6869.3万元和22650.33万元。

在2016年、2017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5695.54万元和21259.15万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2.83万元和405.22万元影响之后,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5698.37万元、20853.93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与这部分现金支出勾稽,两者之间分别相差了1170.93万元和1796.4万元,理论上,2016年将有1170.93万元未付现的采购需要形成新增债务,2017年将有1796.4万元债务的增加。

可事实上,2016年应付款项不但没有新增,反而减少了2380.51万元,与理论新增值之间差额拉大到3551.44万元,而2017年新增的应付款项虽然达到了1973.27万元,但相比理论新增债务1796.4万元却多出了176.87万元。很显然,从数据勾稽关系看,2017年采购数据相对合理,而2016年采购数据则明显异常了。

小贷业务资产减值计提是否合理?

皇庭国际是自2016年以来开始涉及小贷业务的,其2017年此项业务营收占比高达29%,约2.07亿元,2018年上半年,该项业务1.84亿元收入占公司总营收比例达到了40%。2017年,公司为小贷业务还曾大举借债,短期借款相比2016年暴增了6.9亿元,至2018年中期,短期借款余额高达7.7亿元。财报中,公司明确表示暴增的短期借款主要是用于子公司同心再贷款开展业务。而就在公司小贷业务大力发展的同期,可以发现其当年的财务费用也出现了大涨,至2.45亿元,同比增长121%。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7年的财务费用支出比该项业务营收还要高,虽然公司同期还存在近16亿元长期借款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笔高达7个多亿的短期借款所带来的成本费用支出是不容小觑的。

更值得关注的是,这笔高达7个多亿的短期借款偿还问题也是令人关注的。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的货币资金仅有6亿元,相比2017年年底少了1.41亿元,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仅剩下600万元,比2017年年底也少了5.01亿元,同比大减了97.16%。若要偿还此项短期借款,到时需有更充足的经营现金流净额或者其他可变现资产抵债(如公司的投资性房地产),否则通过再次借贷方式解决短期借款问题,难免又会产生一笔高额利息支出,而这些都会令公司现金状况面临压力。

此外,据2017年财报数据,皇庭国际贷款业务的资产为20.69亿元,占总资产14.6%,而对这一部分的减值计提为1%,为2495.8万元。2017年小贷业务营收约2.07亿元,也就是说,放贷资产20.69亿元,营收2.07亿元,放贷点数约为10%,属于高风险贷款。从目前行业环境来看,当下许多小贷公司都因收不回贷款导致了坏账大增,资金链断裂破产跑路现象频频发生,而皇庭国际的贷款资产高达20多个亿,坏账计提却仅有2495.8万元,如此低的计提比例是否合理,是值得商榷的。

[责编:caoyanchun]

{mian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