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赚钱“让位”烧钱 美团短期内不应盈利———专访零售电商行业观察者庄帅

2018年09月25日 09:34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赵康杰

美团需要学习的是如何在资本市场把故事讲好。美团在上市前将核心战略从“生活服务电子商务”调整为“Food+超级平台”,公司业务聚焦在“吃”上,就是便于市场理解。

9月20日,美团点评以发行价每股69港元正式登陆港股市场——从成立到上市,美团用时8年。这8年,美团没有“赚过钱”,只有不断地烧钱,上市时还是如此。

市场给美团近500亿美元的估值,那么,它多久才能“赚到钱”以回报投资者的高期待呢?在美团商业顾问、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美团的估值至少可以达到1000亿美元,可他不认为美团会在短期内就实现盈利。他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我觉得美团上市之后应该不会很快宣布盈利,选择再烧个5年或许会好一些。美团现在要把规模做大,如果过早宣布盈利,资本市场就会把主要目光放在盈利数字上,我觉得没有太大必要。京东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2016年宣布全年净利润10亿元,业绩压力马上就来了。”

“碾压”京东

《红周刊》:美团在上市之后,市值“碾压”京东和小米。您认为美团市值可以达到什么水平?

庄帅:从行业模式对比来看,京东走的是“重资产”路径,构建了庞大的仓库体系,属于典型的“仓到人”;沃尔玛搭建起庞大的商超体系和仓库体系,实现了“仓到店”,沃尔玛在电商领域一直想形成“店到人”的模式,一直没能搭建起自己的派送队伍;而美团通过外卖恰恰构筑了强大的“店到人”体系。我认为,这套体系可以让美团的估值至少达到1000亿美元,而且依据美团现行的模式,市值未来长期超过京东是没有问题的。

《红周刊》:您关于美团长期超越京东的依据是什么?

庄帅:与天猫、亚马逊等电商平台走“轻资产”发展模式不同,京东构建了一个覆盖全国的仓储物流网络。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京东在仓库的获取上将愈发困难。所以,京东现在也在变革物流模式,兴建前置仓(指在企业内部仓储物流系统内,离门店或消费终端最近、最前置的物流仓储节点,普遍应用于生鲜领域),扩展生鲜品类;打造“京东到家”等O2O生活服务平台,向更高频次商品服务领域延伸。

美团、京东、阿里、亚马逊都在发力无人配送业务,这将是主导未来电商演进的长期逻辑。但是受制于当前基础技术的不完善,无人配送距离真正落地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过,从无人配送的应用逻辑来看,美团显然要比京东、阿里强很多。例如,影响配送效率的因素除了机器速度,还有订单的密集度。美团为1栋办公楼一次性送200份午餐的效率显然要比200份快递多次分散到50个办公楼要高。此外,无人技术至今仍然涉及诸多的法律和道德问题,对于美团这种“店到人”的短距离配送来说,无人技术在实践层面大概率能够得到率先应用,这种预期也将成为影响资本市场给予美团未来较高估值的一种可能。

《红周刊》:美团招股书重点谈了外卖业务,您怎么看它外卖业务的“天花板”问题?

庄帅:2017年,在美团点外卖最频繁的前10%消费者一年平均点了98单,如果平摊到所有消费者身上,每人每年就只点了18.8单。因此,即便是具有高频属性的外卖也具有频次方面的瓶颈:绝大部分人一天最多只吃三餐,不能吃四五餐,而且一天三餐也不可能都订外卖。外卖需求量最大的一线城市还存在餐饮品牌重复率高的问题,消费者点来点去很有可能喜欢吃的还是那几家餐厅。因此,美团在上市之后可能会考虑通过技术进行突破,提升研发能力并搭建起一整套基于餐饮业务的数据服务体系。

一场争夺流量和数据的战役

《红周刊》:上市后,美团在业务层面会做出哪些整合?

庄帅:从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到,募资中相当一部分被用于提升公司技术和研发能力,而在我看来,这种技术和研发就是要构建一套基于餐饮业务的数据服务体系。

从整个餐饮服务体系的角度,可以分为前台、中台和后台,前台包括点餐、到店、结账,中台包括店铺运营管理,后台包括菜品原料采购等一系列环节。已经在餐饮外卖领域实现寡头垄断的美团在接下来完全可以把每家合作店铺的中台运营数据、后台采购数据和前台消费数据进行收集、整合并连接,搭建起一整套基于餐饮业务的数据服务体系。这将是美团未来最有成长潜力的业务,但这也是美团现在需要做,但又缺钱做的事情。或许,美团最终选择上市的重要原因也在于此。

《红周刊》:如果说线上的数据处理能够为美团的餐饮服务体系赋能,那这项业务对于更具备IT基因的阿里来说似乎更能得心应手。

庄帅:搭建一套完整的数据服务系统确实需要很多算法工程师和技术人员,所以在上市之后,美团很有可能要从其他企业招揽更多工程师。从这个角度来说,阿里确实比美团更有优势。但是阿里的优势也是基于市场规模之上,这也是阿里重拾口碑的原因。不过,目前阿里还需要解决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即饿了么负责餐饮外卖业务,而口碑平台上除了餐饮外卖,还有电影、机票、火车票等业务,但是阿里的电影业务有淘票票,而机票、火车票业务还有飞猪……所以,我觉得目前阿里体系内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乱”,阿里的初衷是想让这些平台互为入口,但现在看来有些事与愿违。

在这场争夺流量和数据的战役中,美团的动作显然比饿了么快得多。早在2016年,美团就已经上线了一项名为“快驴”的2B业务,除了为商家提供包括米面粮油、酒、餐具、纸巾、打印机等后台服务外,美团还在中台为商家提供财务对账、经营分析、商品管理、用户评价等服务。去年底,美团还推出了“智慧餐厅”,包括可以用地图订座、扫码点餐以及Apple Pay付款等一条龙服务。现在很多餐厅桌面上都出现了二维码点餐服务,如果未来该业务能够发展成熟,将成为美团收集、整合消费数据的关键一环,或许也会掀起一次美团与饿了么的“桌面战争”。

如果未来能够再出现如此前移动支付大战中,腾讯和阿里让消费者“二选一”的情况,饿了么可能不占优势。毕竟我们大多习惯在付账时使用支付宝扫码,在桌面上看到二维码时,很多人在潜意识中还是会使用微信扫一扫,这将可能会造成饿了么用户的迁移。

赚钱“让位”烧钱

《红周刊》:除了搭建线上的数据服务体系,美团的战略重心还将做出什么样的调整?

庄帅:除了升级公司技术并提升研发能力,美团上市募资还有35%的资金将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我认为,其中最主要的资金将投入新零售业务,也就是布局小象生鲜。这意味着,在新零售的正面战场,我们将很快可以看到美团与阿里、京东、永辉的直接对话。

《红周刊》:这种全面扩张是否会对美团的现金流产生负面影响?

庄帅:美团手持452亿元现金,如果静态地来看,按照过去3年的“烧钱”速度也够花好几年。但上市后的美团处于加速扩张,如果进行动态评估,即便暂停网约车业务,这些钱也完全不够烧。所以,我觉得美团在上市之后需要解决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如何做好与二级市场投资者之间的对话,如何获取二级市场的信任,让投资者为长线利益买单将变得至关重要。美团需要学习如何在资本市场把故事讲好。在上市前将核心战略从“生活服务电子商务”调整为“Food+超级平台”,美团将公司业务聚焦在“吃”上,就是便于市场理解。

《红周刊》:投资者是否可以期待美团尽快盈利?

庄帅:2017年,3.1亿用户与440万商家在美团上一共产生了3570亿元交易额,美团通过向商家收取佣金、提供营销广告服务、外卖配送费等方式,获得了339亿元的收入,同时也产生了38亿元的亏损。“补贴大战”导致美团过去3年共计亏损142亿元,但亏损已经在逐步收窄。我相信,美团的餐饮外卖和酒店业务应该可以很快实现盈利,王兴在上市的时候就提到,过去3个月美团在外卖市场的份额增长2%,外卖送餐业务“接近盈亏平衡”。

但我觉得美团上市之后应该不会很快宣布盈利,选择再烧个5年或许会好一些。美团现在要把规模做大,如果过早宣布盈利,资本市场就会把主要目光放在盈利数字上,我觉得没有太大必要。京东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2016年宣布全年净利润10亿元,业绩压力马上就来了。

《红周刊》:对于美团来说,还有哪些挑战在等着它?

庄帅:美团还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包括餐饮外卖、酒店旅游、新零售在内,美团几大业务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我们之前分析最多的还是美团的外卖业务,美团生态本身不应该只依靠外卖业务作为独立支撑。这个问题是美团上市之后要去回答的。从战略意义的角度,收购摩拜提升了流量的活跃程度,外卖与出行未来或许还可以互为联动,形成强大的共享配送体系。但是美团收购摩拜的时点有些尴尬,摩拜单车3年报废期将至,后续美团必须提供资金给摩拜进行硬件更新,这会对美团上市之后的财报造成一定的影响。

在互联网世界,京东、阿里的颠覆者是拼多多,滴滴、首汽和神州的颠覆者可能是高德,这也是美团最需要警惕的事情。

[责编:zh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