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新经济”赋能 企业迭代仍面临困境——专访泽诚资本投资总监余晓光

2018年09月11日 14:54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何艳

5G商用指日可待,人工智能领域掀起创业潮,而大数据和云计算逐渐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新经济的未来已经揭开帷幕。那么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该如何甄选新经济大潮中的机会?

就此,《红周刊》对话泽诚资本投资总监余晓光。余晓光主导的美元基金Zendo GlobalOpportunity Fund的主要投资方向为具备社会发展最前端生产力的创新类企业,而他主要的研究方向也正是创新科技类企业,尤其是美国具有代表性的科技公司和中国优秀的海外上市企业。在余晓光看来,目前市场上把一大类产业归类为“新经济”正是因为已有的经济发展模式趋于饱和,而新的发展方向尚处于模糊状态。经济发展进入存量经济时代,新经济所覆盖的领域蕴藏的机遇不能一概而论,5G在商业化的过程中、新能源汽车产业可能会产生较大的创新发展空间,而科技对传统企业的赋能,要在传统企业中完成迭代发展则会面临很大挑战。

新经济的本质是存量时代到来

《红周刊》:到本月底,已确定的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增值税留抵退税返还的1130亿元将要基本完成。您怎么评价这项政策的成效?

余晓光:中国企业赋税成本过高一直是社会广为关注的问题。但中国税收改革的魄力还不够大,更多的是通过行政手段进行微观调节,没有形成法律上的永久性利好,对经济好比是缓慢的输液,属于“保守治疗”,这对政府的行政管理能力要求很高。对比来说,美国降税会形成法律方面永久性利好,特朗普执政后大幅降低美国的企业所得税率,对美国企业的竞争力提升,提高股东回报都起到了很大的正面作用。

国家对先进制造业等的税收优惠本质就是鼓励研发型企业的发展。就我所知,深圳政府已经出台研发费用抵扣所得税比例从50%提升到75%的政策。但因为中国幅员辽阔,各地产业结构不同,缺乏普惠性的税收改革,无法唤起大众的热情。

《红周刊》:“新经济”涉及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商业模式等内容,该如何定义“新经济”,它有什么时代特征?

余晓光:“新经济”这一称谓是对现有经济感到无力,而对未来并没有清晰方向的统称。过去我们很清楚是什么行业引领经济发展的时候,称之为“PC革命”或者“移动互联网时代”。

过去的十几年,是中国几大产业叠加发展的大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加入WTO后制造业大时代、人口城镇化大时代。随着这三大驱动力速度放缓,社会发展进入存量经济时代。在存量时代,资源会向优势企业集中,社会资源会重新分配,而在这种新老交替过程中,大众对发展的模式还停留在过去那种普惠的红利期。中国人已经习惯了过去40年那种从无到有、从穷到富,每三、五年就有一次大的人生机遇的状态。而现在进入存量时代,人们急于寻找新的发展空间,这种焦虑感导致了过去几年资本闹剧不断上演,市场对共享经济、AR/VR、人工智能等都进行了疯狂的追捧,这些违背商业基本发展规律的群体性行为,最终都落得一地鸡毛。

《红周刊》:“新经济”涵盖众多行业,如云计算、物联网、5G、半导体、新能源汽车等,您认为诸多行业中哪个行业将率先受到催化并成熟?

[责编:zh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