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腾讯坐拥数据“金山”再次面临进化节点——专访职业投资人蒋彦韬

2018年08月20日 11:30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何艳

互联网的产业特征决定了bigger is stronger,这种强者恒强的程度会超越历史上任何行业,超出我们大脑的想象。

自腾讯打开新经济公司股价天花板后,内地新经济“独角兽”今年以来纷纷赴港交所上市,7月12日甚至出现8家公司同日敲锣现象。然而随着市场的风云突变,以小米、众安在线、阅文集团、平安好医生等为代表的新经济“独角兽”却纷纷破发甚至股价腰斩,即便此前长期强势的“老一代”新经济代表腾讯的股价也是接连走低,年内最大跌幅已经超过了30%。

就新经济公司代表腾讯的表现,《红周刊》特邀请职业投资人蒋彦韬进行深入探讨。蒋彦韬因IPO尽职调查、风险管理等职业背景,对不少即将赴港上市的新经济公司掌握了大量“一手”资料。在他看来,目前不少赴港发行的新经济公司发行价普遍偏高,偌大的香港市场,长期看好的新经济科技公司目前只有腾讯一家。

港股科技股只看好腾讯

《红周刊》:近期港股市场表现不佳,赴港上市的小米、众安在线、阅文集团、平安好医生等新经济独角兽股价纷纷破发或市值腰斩,这是什么原因所致?

蒋彦韬:这些股票的跌势基本上在意料之中,因为大部分股票的发行价格、估值明显偏高,已不是投资者择时的朋友了。以小米为例,在我看来,目前小米还只是一个纯硬件公司。当然,小米也在努力开拓其他硬件产品比如可穿戴、甚至平衡车和空气清洁机。如果它能很顺利地向各个硬件方向突破,则它的基本面将另当别论。

近日,土耳其发生的金融危机提醒我们再怎么强调美联储收紧政策的冲击都不为过。二十年前,我在香港工作时目睹了亚洲金融风暴与货币和债务的关系。如今在美国全球割羊毛的大背景下,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美元负债在承受加息压力,发行港元债券的中国公司压力也是与日俱增的,特别是一些房地产企业。如此背景下,我们是需要回避一些高估值的新经济股票的,去等待更好的机会。

《红周刊》:在此前采访中,您透露过自己在美股市场主投科技股,那么,港股市场您又关心哪些品种呢?

蒋彦韬:我目前的港股组合主要如下:腾讯控股、中银香港、恒生银行、友邦保险、复星医药、中国平安、宁沪高速、港交所、中国生物制药、石药、瑞声科技、舜宇光学等。我的持仓是高度集中的,少数几只股票占居了80%仓位。

比如在过去三年期间,我在腾讯一只股票上就保持了70%~75%的仓位。去年,腾讯股价升得不太理性,我减仓了四成。为了给获利寻找出路,后来陆续买入中银香港和恒生银行,以及友邦保险等非银金融。

从投资角度讲,我个人觉得投资科技股的乐园无疑还是在美国,偌大的香港股市,目前能够看得上的科技股也只有腾讯一只。

《红周刊》:如此看好腾讯的理由是什么?

蒋彦韬:腾讯是我在香港股市买的第一只和唯一一只软件科技股。关于腾讯基本面,今时今日已经有太多的分析了,我只简单地指出一点,这也是我投资科技股的全球观点,即互联网的产业特征决定了bigger is stronger,这种强者恒强的程度会超越历史上任何行业,超出我们大脑的想象。

《红周刊》:科技股强者恒强特征虽然明显,但就腾讯而言,其上市以来可是一直争议不断的,今年中期财报的不及预期让这种争议变得更加激烈,与此同时,腾讯股价年内的表现也是差强人意的。您觉得腾讯目前有哪些问题急需解决?

蒋彦韬:过去的一年间,腾讯或多或少地都存在着一些问题,总结起来有三点:

1.输给今日头条不是腾讯没有本事、没有人才、没有资金、没有产品,是其不思进取,市场开拓钝化。

2.各个部门之间有“墙”,各自为政,尤其是数据这东西分裂在各部门,没有集中统一利用。公司的组织结构造成了这种割裂,我做咨询行业见过这样的案例,我们称之为“大公司病”的一种,亟待改革。

3.云计算是二十年最大浪潮,腾讯也进军了云服务。但是,看看腾讯做得好不好,首先要看组织结构。我们只需将其与世界最优秀云商对比,亚马逊有两个子CEO,其中一个是云CEO叫做Andy Jassy,他之前是贝索斯的跟班心腹,亚马逊云的地位已经高到可以分拆上市。微软的领导纳德拉直接从云计算部门出来,上任后他实施Cloud First(一切云优先)的战略。谷歌挖来著名的Diane Greene担任云总裁,她在一年前高呼谷歌云的体量将超过搜索。阿里云的总裁是胡晓明,云在阿里的市场地位已经高了很多。腾讯云在自身公司地位、领袖担当,都已然落后了。即使腾讯设立了一个“腾讯云事业部”,任命了一个如雷贯耳的技术大牛担任CEO,和张小龙等高管平起平坐,拼命努力下,它都可能还要落后阿里云五年,更何况目前还没有做到这一点。

《红周刊》:在最新中期财报中,您觉得腾讯暴露出哪些问题?

蒋彦韬:腾讯刚发布的财报业绩属于这几年来比较少见的难看业绩。我觉得难受,但我不感到太意外,这是去年同期爆款游戏未能持续的结果,是大概率事件。我在去年腾讯涨至高位时减仓幅度比较大,主要还是恐惧人们狂热的情绪,也对公司能不能推出爆款游戏有些担忧,世界平均的游戏增长率是一个参考性的benchmark,腾讯必须每年都推出增长率达到60%的游戏,的确太难了。

关于本季度业绩,市场就此所做的分析已经很多,我就略过这部分了。我的观察有两点:中国的政策监管不支持游戏大发展,人口红利也逼近了枯竭。

本次腾讯游戏遭遇的监管压力说明了游戏对于青少年的负面影响太大,连续多年的“两会”屡次被提到,备受社会舆论批判,腾讯公司也不得不做了反沉迷这类限制措施。鉴于对政府治理水平的理解,我不会对国家打压游戏抱侥幸心态,即使腾讯的几款游戏真的陆续得到监管放行,我觉得还是谨慎为好。

[责编:zh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