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新兴市场的投资机会只在A股——专访东莞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博光

2018年07月09日 16:17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赵康杰

可以预见的是,敢于拥抱国际化的A股市场将逐步与国际经济环境相适应,中国台湾股市发生的变革也很有可能会在未来的A股市场中上演。随着A股市场对外开放的权重越来越大,缺乏业绩支撑的题材将无法得到海外大资金的支持,经过几轮“去散户化”的洗礼,也就在无形中倒逼A股投资者形成更加成熟的投资理念。

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已满1个月,股市表现与市场期待南辕北辙。对此,在中国台湾资本市场工作12年,之后在A股扎根7年的东莞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博光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认为,MSCI所带来的增量资金对市场有一定作用,但市场的涨跌主要与整体经济环境、企业估值以及市场情绪有关。

杨博光表示,在越来越开放的A股市场,将呈现良币驱逐劣币、投资机构化的景象,而A股市场也可能是全球新兴市场中唯一值得国际投资者关注的市场。

“拥抱”国际化的正反面

《红周刊》:因为工业富联在A股享受到上市绿色通道,有观点认为,此举或将带动中国台湾企业赴A股上市潮。您觉得会这样吗?

杨博光:从具备较高估值的发展环境、市场交易量大于台湾市场数十倍的背景来看,A股市场确实更有利于企业募资。长期以来,代工业龙头富士康成为苹果产业链发展的关键环节,但代工毛利率远不及苹果公司,甚至作为跨国企业还会因汇率变动发生损失。“转型”成为富士康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但并非所有中国台湾企业赴大陆上市都能与工业富联相同,我认为,对于赴大陆上市的台湾企业,投资者还是应该更加关注其内在竞争力,好公司才能享受好股价。

《红周刊》:当前的A股市场还在剧烈调整当中,这和A股于近期纳入MSCI后的高期待是严重背离的。

杨博光:在明晟公司宣布将A股纳入MSCI指数后,市场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热情,似乎很多人认为外资进入A股市场是来帮助国内投资者“抬轿”的。但经过与海外市场的对比后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台湾和印度在开放资本市场后指数短期内出现上涨,而韩国和俄罗斯的资本市场在对外开放之后却是下跌的。因此,国内投资者在满怀期待的同时还应该意识到,A股市场的短期表现肯定与MSCI所带来的增量资金有关,可两者并非完全绝对的因果关系,市场的涨跌还是与当时的整体经济环境、企业估值以及市场情绪有关。

《红周刊》:对A股纳入MSCI指数后的影响,现在是不是应该重做分析?

杨博光: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分析外资到A股市场要赚什么钱?其实,以MSCI指数为基准的海外资金投资A股的方式与当下很多国内投资者所理解的不太一样。实际上,这部分外资进入A股市场主要赚的是两种钱:一种是针对海外个人投资者设立的跨境ETF,海外个人投资者直接投资A股资本市场有诸多不便,因此通过设立跨境ETF,这部分海外资金会追踪MSCI进入A股市场配置标的,并向海外个人投资者赚取经纪业务的钱;另一方面,外资不可能一味地在A股市场中做多,当其持仓资金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就必须要在股指期货市场做空对冲,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赚取避险的钱。这会对市场短期造成比较大的冲击,是需要A股投资者注意的潜在风险。

因为A股市场的股指期货尚不健全,当前外资的避险场所主要还是在新加坡交易所的新华富时中国A50指数。由于富时中国A50指数只有50只成份股,与A股市场整体的β系数的相关性难以匹配,所以A股“入摩”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倒逼A股市场的股指期货不断地走向完善与成熟。

开放的A股 良币驱逐劣币

《红周刊》:请您介绍一下,在中国台湾资本市场开放前后,投资者的结构及其投资理念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杨博光:以台积电为例,海外资金在台积电中的股权占比达到70%以上,这些外资作为财务投资者,不直接参与公司的经营决策,也不谋求公司的控制权。而且台积电的股息率(约3.50%)远远高于台湾市场的1年期定期存款利率(1.25%-1.30%),对于那些更加注重高分红的养老金管理组合而言,尽可放心地长期持有,不会因为公司股价下跌就盲目地进行抛售,这对于优秀公司的股价稳定大有裨益。

因此,随着台湾市场的逐步开放,台湾市场结构也由最初“庄家市”和“散户市”过渡到现在以成熟的机构投资者为主导的市场,目前个人投资者占比仅为五成左右,较台湾市场发展初期的散户人数已有大幅下降。同时,海外成熟的投资理念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台湾投资者,尤其在台湾利率长期走低的经济环境下,投资者们更加趋向于长期投资那些股息率较高的行业龙头公司。

《红周刊》:那么台湾市场的“昨天”,是不是A股市场的“今天”?

杨博光:敢于拥抱国际化的A股市场将逐步与国际经济环境相适应,台湾股市发生的变革也很有可能会在未来的A股市场中上演。A股市场此前非常热衷炒作概念股,随着A股市场对外开放的权重越来越大,缺乏业绩支撑的题材将无法得到海外大资金的支持,经过几轮“去散户化”的洗礼,这也就在无形中倒逼A股投资者形成更加成熟的投资理念,同时也更加注重公司的基本面与国际联动情况,花更多的时间做研究。尤其未来MSCI以环境、社会、公司治理模式编制ESG指数,在纳入与退出方式的考量依据中,显而易见的是公司治理环节至关重要。

新兴市场投资还看A股

《红周刊》:您曾在台湾基金公司工作,后来为什么选择来大陆发展?

杨博光:2000年前后,我看到大陆经济正在腾飞,A股市场的成交量也从小于台湾市场,到后来追上以至达到台湾市场的几十倍。那时候,我向公司提议加大对A股市场的研究,但未能成行。这是促成我来大陆的直接因素。

《红周刊》:除了中国之外,还有哪些新兴市场值得投资者关注?

杨博光:大部分新兴市场缺陷很多,如依赖美元过重、社会发展没有实现普遍的均富、国内存在不稳定因素等。而且印度的资本市场是先于实体经济发展起来的,如果实体经济无法跟上资本市场的发展节奏,或者自身贫富差距太大、国家银行制度等相关问题,资本市场未来一定会遇到成长“天花板”。全球范围内的投资机会还是在于几个主要的资本市场,新兴市场中除了A股市场,很难找到其他合适的投资机会。中国虽然还是“金砖五国”之一,但是已经领先出其他几个新兴市场国家很长的一段距离了。

人物介绍:

杨博光:中国台湾籍,两岸证券从业19年,现任东莞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师、中国证券业协会讲师。自1998年起,在亚洲证券投顾、富隆综合证券、大众投信资产等多家台湾证券机构担任要职;2011年赴大陆从业。

[责编:zh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