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公司解密>正文

日丰电缆财务数据存隐忧 急于上市的“痴心”难成全

2018年06月25日 08:42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本刊记者 胡振明

广东日丰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日丰电缆”)的IPO之路并不顺利,2017年年初首次上会就因业绩波动、毛利率合理性等质疑而被否,如今公司为实现自己A股上市梦,再度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在新版招股书中,《红周刊》记者发现日丰电缆上一次被否时的大客户依赖现象依然严重,而更为严重的是,本不应该在二次上报的招股书中存在财务数据的偏差问题却赫然有之。报告期内(2015年至2017年),公司不仅存在采购和营收数据异常,且材料成本、存货数据中也存在明显数据出入,这些财务数据勾稽关系上的不正常,给日丰电缆能否成功过会平添了很大困扰。

营收数据异常

招股书披露,日丰电缆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空调连接线组件”、“小家电配线组件”和“特种装备电缆”的生产和销售,内销部分在报告期内分别占当年营业收入的81.31%、82.05%和85.86%。深入分析其营收与相关现金流和债权数据间的勾稽关系,《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的营业收入数据是存在一定瑕疵的。

以2017年为例,日丰电缆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125953.71万元(如表1),账面销项税额为20164.85万元,由此合计可知,这一年含税营业收入为146118.56万元。根据会计勾稽规则,在财务报表之中必然有相应规模的现金流量和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能够印证其营收数据的合理性。

在招股书披露的合并现金流量表中,日丰电缆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08392.02万元,此外负债表中预收款项比上年略微减少了116.58万元(预收款项的减少是因为以前年度预收的现金而在本年度结算),由此可推算出,2017年与公司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108508.59万元。以该数据与当年的含税营收勾稽,理论上将有37609.97万元未获得现金流入的含税营业收入需要形成新增债权,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

事实上,日丰电缆2017年末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29305.86万元、应收票据期末余额为13141.75万元、坏账准备为1713.43万元,三者合计相比年初时同类项合计仅新增了5190.56万元债权。显然,这一结果是要远远少于理论新增债权的,相差了3.24亿元。

2016年面临同样的情况。招股书披露,2016年的营业收入为83453.83万元,账面销项税额是12711.29万元,由此推算出的2016年含税营业收入为96165.12万元。同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69913.54万元,剔除预收款项新增的21.28万元的影响,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69892.26万元。同期,公司2016年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25901.79万元、应收票据期末余额为11389.81万元、坏账准备为1678.89万元,三者合计相较年初相同项目的合计新增了6814.04万元债权。

从数据来看,与2016年的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量和新增的经营性债权合计仅有76706.30万元,而同期的含税营业收入却有96165.12万元,显然还有19458.82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是没有获得现金流和新增债权数据支持的。

报告期内,日丰电缆连续两年出现营业收入与相关数据不匹配的情况,且金额相差之大令人难以置信。虽然该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分别有18706.47万元和29983.59万元,可即便是考虑了这些票据背书的影响,上述两年仍有752.35万元和2435.82万元含税营收未能获得相关数据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日丰电缆还存在大额票据贴现的事实,其中2016年和2017年分别高达21132.49万元和53835.15万元,可若我们考虑了这些票据贴现的事实,则上述数据中的差异值就会相差更多。

与此同时,如果票据贴现附追索权,则票据的风险和收益并没有完全转移,这种贴现理应属于负债融资,由此形成的现金流量而并非经营现金流量。因此,日丰电缆各年度大额票据贴现的具体属于哪种类型的贴现,对营业收入的现金流量状况还会形成一定的影响。

采购数据也不合理

除营收数据存在异常外,日丰电缆的采购数据也不合理。招股书披露,日丰电缆2017年的采购总额为96924.08万元(如表2),在此基础上,考虑17%增值税的影响,当年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113401.17万元。

同年,日丰电缆“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82430.45万元,剔除预付款项新增的246.62万元影响,与当年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为82183.83万元。以之与113401.17万元含税采购勾稽,理论上将有31217.34万元的含税采购因未支付现金需要形成相应金额的经营性债务。

可实际结果却并非如此。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日丰电缆2017年应付账款期末余额为17790.73万元、应付票据期末余额为193.69万元,两项合计比年初相同项目合计新增了2764.03万元。也就是说,这一年公司实际新增的经营性债务不到3000万元,远远小于前述理论新增值,即意味着公司存在28453.31万元的含税采购额既没有被支付现金,也没有体现为新增经营性债务。

2016年同样如此。日丰电缆这一年的采购总额为62963.42万元,迭加17%增值税因素,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73667.20万元。同期,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52163.55万元,预付款项相比年初减少了371.63万元,二者对冲后,这一年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为52535.18万元。资产负债表中,应付账款期末余额为15134.11万元,应付票据期末余额为86.28万元,二者合计比年初相同项目合计新增了5969.81万元。综合分析上述数据可发现,与当年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及应付账款等新增经营性债务合计只有58504.99万元,与73667.20万元含税采购相比差了15162.21万元。

即使我们考虑到这两年中所存在的票据背书的问题,即拿2016年和2017年的采购差异15162.21万元和28453.31万元与背书金额18706.47万元和29983.59万元进行对冲,仍可发现日丰电缆存在3544.26万元和1530.28万元数值差异无法解释。

另外,招股书披露的长期资产增减情况及“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显示,其相关现金流量基本上也是能够匹配其长期资产的增加,这并不会形成大额的欠款。当然,若将公司这两年存在的高达21132.49万元和53835.15万元的票据贴现金额考虑进来,则前述数据的偏差估计会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成本数据不准确

其实,日丰电缆采购数据的异常不仅可从其与现金流和债务数据的勾稽关系上可看出,且若从成本数据角度核算,依然可证明出公司采购数据中的异常。

招股书披露,日丰电缆主要采购铜材、化工原料、电力等原材料和能源,其2017年采购总额是96924.08万元,而这年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为86662.19万元,这意味着,公司还有10261.89万元的采购由于未完工、未销售等原因没有结转到营业成本之中,需要在存货中体现。

我们知道,日丰电缆的存货构成主要包括原材料、半成品、在产品、委托加工物资、产成品等,在其2017年存货构成中,原材料、半成品、委托加工物资分别有1172.10万元、1694.87万元和350.58万元(见表3),“在产品生产成本—直接材料”金额为1190.88万元,四项合计金额跟上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相比,仅新增了197.75万元。剔除这四项存货新增,理论上还有10064.14万元未结转到营业成本中的采购,需要形成新增产成品库存的材料成本才合理。

可事实上,2017年存货中产成品只有7419.25万元,和上年末产成品项目相比只新增了2184.83万元,如果按这年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85.76%计算,则新增的产成品之中材料成本仅新增了1873.71万元。如此结果意味着,在2017年采购中,日丰电缆还有8190.43万元采购既没有完成产销结转到营业成本中去,也没有在存货增减变化中得到相应的体现。

2016年存在类似的情况。2016年的采购总额为62963.42万元,相比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55244.54万元要多出7718.88万元,意味着这未结转的部分需要在存货中得到相应的体现。同期,存货之中原材料、半成品、委托加工物资以及在产品生产成本中的直接材料合计相比上一年度新增了534.63万元,理论上,在剔除上述四项因素的影响后,库存中新增产成品的材料成本应该达到7184.25万元新增才合理。

可奇怪的是,2016年存货之中只有5234.42万元的产成品,其相比上一年度数据仅新增2242.17万元,按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比例84.36%计算,新增的产成品材料成本仅为1891.49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新增值相差了5292.76万元。

数千万元存货“来路”不明

招股书披露,日丰电缆的营业收入来自“空调连接线组件”、“小家电配线组件”和“特种装备电缆”的生产和销售。分析日丰电缆这三大类产品的产销情况,可从另一个角度看出公司的存货数据是有一定问题。

2017年,日丰电缆“空调连接线组件”的产量为5193.30万条,比当年5147.89万条销量多出了45.41万条(如表4),意味着该类产品的当年库存必然出现相应新增。由招股书披露的“空调连接线组件”产品的平均单位成本10.92元/每条计算,新增的45.41万条“空调连接线组件”库存的成本新增应为495.88万元。

“小家电配线组件”2017年产量为105741.09千米,销量为113363.71千米,产量比销量少了7622.62千米,这意味着公司在这一年销售了部分以往年度生产的产品,导致该产品的库存出现相应的减少,即以2017年小家电配线组件产品的平均单位成本2.2元/每米计算,“小家电配线组件”库存成本应该减少了1676.98万元。

“特种装备电缆”2017年的产量比销量多13.53千米,以每米成本10.95元计算,该类产品的库存应增加14.82万元。

综合上述三类产品2017年产销情况,合计金额结果理论上将使得公司库存商品整体减少1166.28万元。可奇怪的是,若根据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存货之中库存商品(即产成品)金额变化,即2017年7419.25万元产成品相比上一年不仅没有减少,相反还新增了2184.84万元。一增一减后,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商品金额要比根据产销推算出来的库存金额要多出3351.12万元。

同样的方法核算2016年库存情况,也可发现其2016年的数据也是存在偏差的。2016年的“空调连接线组件”等三类产品的产销分别相差了54.28万条、3430.80千米和-1178.81千米,以当年各类产品的平均单位成本测算,这三类产品库存增减情况分别为502.09万元、548.93万元和-1229.50万元,即合计库存的产成品减少了178.48万元。事实上,若依照招股书披露的库存数据变化,2016年库存产成品不但没有减少,相反还增加了2242.17万元,即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商品金额变化比产销测算的库存金额要多出2420.65万元。

日丰电缆连续两年出现库存商品金额多于产销结存的情况,其差异额合计超过了5000万元,如此结果不禁让人对公司库存数据的真实性感到怀疑。

[责编:liangs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