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基金风云>正文

杨凯“挂靴”孔学兵“褪色” 中融基金何人擎旗?

2018年06月11日 09:13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张桔

近期,总部在北京的中融基金可谓新闻不断:先是公司上报的量化FOF获得了批准,近来公司又首次获得了1.4亿美元的QDII额度,利好似乎接踵而至。

但是,公司面临的利空似乎更多:中融旗下庞大的分级指数基金军团如今迷你者甚众,除去煤炭分级外,其余分级产品的规模基本都在几亿左右;同时,公司除分级外的主动权益产品规模也大多迷你,其中不乏遗留的委外产品身影;而且,公司权益类产品今年业绩普遍不佳,迄今基金年内净值增长率为正者寥寥无几。

究其权益类产品业绩乏力的主要原因,基金经理投资能力水平低下或是关键因素。Wind显示,公司现有基金经理16人,其中名气最大的应该是公司的现任总经理杨凯,此君是昔日圈内闻名的宝盈基金“四小龙”之一,但其在跳槽中融后再没有管理过一只公募产品;名气次之的是基金经理孔学兵,此君昔日在富安达任职时成绩斐然,但如今却成绩惨淡。

权益类产品“量小绩差”

纵览中融基金旗下的权益类产品,混合型基金为18只,股票型基金为7只,两者合计规模仅为48.12亿;但公司在今年一季度末的份额约为550亿,也就是说,公司的绝大部分规模基本依靠的是固定收益型产品的贡献。

且权益产品阵营迷你型基金遍地。Wind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除去已经清盘的中融中证白酒分级和中融鑫回报外,多只产品规模袖珍且在基金清盘线之下苦苦挣扎。其中规模不到1个亿的产品包括了中融竞争优势、中融量化小盘(A、C)、中融融安、中融鑫视野(A、C)、中融产业升级、中融强国制造、中融鑫思路(A、C)等等。

对于公司袖珍产品众多的原因,大泰金石识基研究院核心分析师王骅指出,首先,中融基金属于信托系基金,市场上信托系基金包括嘉实、易方达、华宝等,信托系基金公司通常都会将产品类型“铺得很开”,中融这两年陆续上了“一带一路”、国企改革、物联网、煤炭、白酒、银行等接近一揽子的行业主题类产品;其次,公司当初在委外和分级基金上花了很大的力气,但随着委外大潮退去,着力发展委外产品的基金公司留下一堆“空壳”;同时,分级基金受到管理新规的抑制而整体萎靡,规模缩减的背景下产品转型已是迫在眉睫。

除去袖珍产品散落一地外,该公司权益类基金最突出问题是整体收益欠佳。Wind数据显示,若不包括系列矩阵式的指数分级基金的话,截至6月7日收盘,中融主动权益类基金2018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多数为负,其中中融物联网主题为-11.65%、中融核心成长为-9.16%、中融竞争优势为-10.11%等,而巧合的是,这三只基金产品的现任基金经理均为孔学兵。此外,在高度疑似为委外的中融鑫系列中,今年以来的业绩也整体欠佳,例如中融鑫视野A、C类的年内净值增长率分别为-4.30%、-4.69%,中融鑫起点A、C类的最新净值增长率分别为-5.18%、-5.87%。

当然,公司旗下的权益类基金也并非全线尽墨,一季报重仓股中颇多医药股的中融新经济A、C类的年内净值增长率分别为7.32%、7.75%,成为公司权益阵营中的领跑者。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布局医药股并非始于2018年,去年四季报时,乐普医疗、华东医药的名字就出现在了十大重仓股之列。

权益团队基金经理问题浮现

面对公司主动型权益类产品整体业绩不佳,使得中融旗下基金经理的操盘水平自然遭到质疑。Wind显示,虽然目前公司旗下的基金经理人数为16人,但核心的还是独立挂帅权益类基金的掌舵人,包括了孔学兵、易海波、姜涛、沈潼、甘伟琦等。

其中孔学兵资历最老,迄今在基金经理岗位累计任职年限已经超过6年,还曾担任过富安达基金投资总监,掌舵富安达新兴成长和富安达优势成长的任职回报为28.65%和59.97%;而在转投中融基金后,虽然他管理的产品数量超过了富安达时代,但业绩却无法和当年相提并论。

统计显示,除去在今年1月初已经“卸任”了的中融强国制造外,孔学兵目前还管理着中融核心成长、中融竞争优势、中融物联网主题等三只产品,截至6月7日收盘,三只基金2018年以来的收益率分别为-9.16%、-10.11%、-11.65%;这其中,中融核心成长和中融物联网主题因为成立时间较晚,没有2017年全年的净值数据,而中融竞争优势2017年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也仅为2.68%,在Wind分类中的199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163位。

王骅指出,从持股风格上看,孔学兵管理的基金均为成长风格,在股票配置上也以中小创和科技股为主,即使在2017年蓝筹为王的时代,他管理的基金依然重仓中小创和科技股。可见,孔经理对中小创的股票研究比较深刻,在2017年也抓住了诸如先导智能、天齐锂业等优质股票,但这些成长股的波动也很大,因此并未为基金产品带来太亮眼的收益。

这里以成立时间较长的中融竞争优势为例分析,根据基金一季报的披露,基金所重仓的十只股票皆出自创业板和中小板,其中创业板占据了6只,而中小板占据了4个席位,主板股票则没有一只上榜。

孔学兵“剑走偏锋”的风格只是权益团队所面临问题的一个缩影,对比而言,更大的问题在于:权益阵营主题类产品众多,基金经理一拖多明显,虽然可能在某只基金上业绩尚可,但在掌舵的其他主题类基金上碍于风格的束缚则业绩表现相对落后,造成整体业绩分化。

姜涛就是其中较为明显的一个例子。其负责的中融新经济近一年表现出对市场较好的判断,去年三季度加大了医药、家电的配置,四季度在延续医药重仓的基础上加大了对通讯的布局,今年一季报则降低通讯板块配比而加仓了地产,虽然地产行业对净值形成负反馈,但由于基金提前配置了医药行业,仍使得基金今年表现较好。

但是,姜涛同时管理的基金有6只,其中既有价值风格的中融鑫价值,也有偏成长的中融鑫视野,风格不一的持股导致了在目前的市场中收益难免分化。从数据来看,中融新经济A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为7.32%,但中融鑫视野A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却仅为-4.30%。

第二个五年路向何方

公开的资料显示,公司的现任总经理是昔日宝盈的“四小龙”之一杨凯,但从2016年10月出任中融总经理以来,杨凯未再管理过任何一只公募产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在北京的华商基金,公司的现任总经理梁永强却一直挂帅公司旗下的几只权益产品。

那么,或许是其要考虑的公司转型之路颇费思量。当然,这种转型已在悄然进行中,除了近期拿下的QDII额度和上报获批的FOF外,实际中融已布局了多只权益类的量化产品,但收益也只能用中规中矩来形容。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德圣基金研究中心资深分析师萧锋指出,转型的思路无外乎两个:1.丰富产品线,给投资者更多的适合选择,例如增加低风险资产类选择,在大类资产配置方向上为投资者提供更多选项,包括工具类产品;2.在丰富产品线的同时,可着力发展公募FOF,通过专业的FOF管理体系,形成自身工具化产品和大类资产配置产品的综合性投资管理。

不过,摆在公司彻底转型之前的现实问题就是如何正确处理好公司一堆存续的迷你基金,因为这关系到公司新基金的发行和在投资者中的口碑。对此,王骅指出,“转型”目前也是迷你基金突围的首选方案,中融有许多从名称上、操作上看风格比较模糊的产品,相对于合并乃至直接清盘,转型成风格特征更明显的产品更容易被基金公司和持有人双方所接受。

他同时表示,中融的权益产品业绩做得并不出色,所以应该将精力集中在几只产品,努力做出成绩,培养几只明星级产品,争取做出品牌效应。收益能力才是唯一的硬实力。

此外,对于历史首遭获得的1.4亿美元的珍贵QDII额度,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建议,拿下的QDII额度似乎可以在其他市场开发新的被动或者量化的产品,继续扩充自身的产品线,提供多样化创新产品,不局限于目前市场上较多的中概股、沪港深产品。这样既能给FOF补充弹药,也能缓解基金经理需要同时管理多只风格不同基金的矛盾局面。

“其实,在货币基金上,中融的几只产品收益和规模都很不错,但毕竟监管层目前对货基的限制较多。所以未来提高权益市场的投研能力将成为公司能否壮大的重要因素之一。”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向《红周刊》记者如是表示。

综上所述,成立刚满5年的中融基金如今恰好徘徊在十字路口,下一个5年如何发展将成为一道待解的难题!

[责编:zhang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