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专访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江必旺:“资金+坚持”破局“芯”痛

2018年05月08日 18:26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何艳

随着美国高级别经贸官员组建的代表团访华,贸易战硝烟似乎有所平息,市场情绪也渐趋缓和。距离此轮中美贸易摩擦最受瞩目的中兴被制裁事件过去不过半月有余,此前“中国芯”引发的集体“讨伐”已然成为过去时,然而,这次被掐脖子的惨痛经历却无法被轻易略过。

目前,中国缺乏核心关键技术的问题几乎成为全民共识,在“芯痛”之余,如何化解这种困局成为此次摩擦遗留下的重要话题。对此,《红周刊》记者本周在北京大学对话从苏州赶回母校参加校庆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江必旺博士,希冀从科技前沿的角度来分析我国高新技术产业如何从困境中突围。

江必旺早年学习化学并留学美国,回国后担任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纳微米中心教授,此后从学术转向创业之路,并于2007年创办了苏州纳微科技有限公司。从他国内求学-赴美深造-海外工作-回国任教-创办企业的人生轨迹来看,江必旺始终深耕高科技领域。如今,身处科研一线,他深知中国高新技术企业的现状,而他也对记者表示,类似中兴被制裁事件其实早在预料之中。

“芯痛”之前 早有端倪

《红周刊》:最近美国贸易代表团来中国谈判,事情似有峰回路转的意味,不管进展如何,但此次贸易摩擦好像有类似“启蒙”的作用,因为它的确使国人意识到高新技术领域缺乏核心关键技术的问题。我发现,伴随着中国芯片界引发热议,您的一篇关于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需要“隐形冠军”的文章也几乎成为“爆款”。从这篇文章的传播节点来看,恰好是在中兴被制裁之后,当时您写这篇文章时是如何考虑的?

江必旺:我谈论“隐形冠军”的文章早在今年春节的时候就发表了,与中兴危机本身是没有关系的。之所以会写作这篇文章,其实与我个人的经历有关,我从美国回来之后就去了北大做教授,2006年又去创业,这十几年的创业过程中我有很多感悟。

那就是,中国很多产业的规模很大,但缺乏核心技术。这主要归于,整个社会都很浮躁,大家没有办法沉下心来去解决产业的关键问题,而每个产业最核心的技术,都需要有耐心,是要长期积累的,所以出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在中兴危机发生之前,我觉得迟早会出问题,所以,春节期间刚好有空就写了这篇文章。

《红周刊》:关于您文章中提到的“隐形冠军”一说,您能具体谈谈吗?

江必旺:“隐形冠军”是指掌握了产业核心技术、关键部件或材料的公司,据我观察,所有产业的核心技术往往都由世界上一两家公司垄断,而且这一两家公司还都在一个国家,那风险就非常大。

举个例子,电子信息产业的关键核心材料全都是日本垄断,而且就是一两家公司垄断,比如液晶显示屏,我们国家是一条生产线就投了几百亿,像京东方这样的企业,它们每生产一个液晶屏,关键的核心材料都要从日本进口,但如果哪一天日本把材料给断了,那么整个产业链也会瘫痪掉。我因为创业从事电子信息产业相关工作,对行业有很深刻的感受,我一直担心,假设中日之间发生摩擦的话,我们无法从日本获得核心材料, 而我们国家又在信息产业上投入这么多,那风险将会非常大。没想到,春节过后几个月,中美贸易战就真实发生了,算是验证了我这种担心吧,只不过这次对象不是日本,而是美国。

《红周刊》:既然意识到高新技术企业缺乏核心技术问题,那现在亡羊补牢是否为时未晚呢?

江必旺:这不是晚不晚的问题,而是不论任何时候,核心技术都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只是我觉得非常可惜的是,中国最佳的机会其实是在过去10年,也是黄金10年,当时欧美、日本等国家对我们还没怎么关注,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去解决产业链核心技术问题。而现在要打贸易战的话,像美国这样的打法,风险是比较大的。除芯片领域会被掐脖子,中国这么多产业,其实还没有几家企业有真正的核心技术。

这是急功近利、过度追求短平快,注重规模不重创新的结果,引进生产线最快、做下游的应用最快、做整合最快、模式创新最快,但所有做核心技术的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的。包括芯片,美国也是长期投入了几十年才形成的壁垒。

转变思路 破局核心技术之困

《红周刊》:如果错过了过去的黄金10年,而且我们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那接下来该如何追赶呢?

江必旺:要真正掌握核心技术,最大的问题是要长期积累,还是以液晶显示屏为例,它的关键材料没有10年、8年的时间根本是拿不下来的。但对于中国来说,花这么长的时间周期的话,根本没几个企业愿意去做。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是有很多方面的原因的,需要一个个去攻克难关。

《红周刊》:为什么对中国来说会有这么大的障碍,难道其他国家就不存在类似的问题吗?

江必旺:对比中美,美国最大的公司,比如微软、英特尔、苹果等都是科技型的公司,而中国大量的企业,都是靠资源垄断获得行业地位的,比如房地产。比较起来看,创新的环境很不一样,美国的高科技企业基本上都是自己发展起来的,而在中国,政府经费导向的投入致使创新能力不足,这样就很难支撑起真正的高科技企业。

当然,美国的高科技企业能够发展起来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资本的作用。毋庸置疑,资本的诉求都是追逐利润,但美国的资本愿意大量投到高科技企业,而中国做投资的几乎没有对长期项目感兴趣的,所有的高科技企业风险都是最大的,但是美国的资本愿意去冒这个风险,就是因为,在美国投资高科技企业总的来说比投资传统企业更挣钱。中国的话,则大相径庭。

《红周刊》:为什么会有这种差距?有没有什么解决措施?

江必旺:总的来讲,目前国内从事自主研发的高科技企业很难获利。先从税收方面来说,我国的税收体制实际上是不利于高科技企业发展的,比如增值税对材料的抵扣,以我们公司用于液晶显示屏的微球为例,它其实由非常简单的材料构成,成本也跟“沙子”差不多,而把它转换成能用在液晶屏的产品,它的价值就跟“金子”相仿,转换的过程靠的是人才,但是材料抵扣就没了,而人力成本在增值税中并不能体现。

对比来看,美国没有增值税,所有高科技企业主要的投入都在科研、人力等方面,而不是原材料,真正的高科技企业就是把最简单最便宜的材料给做好,做出高附加值的东西。而且,既然是高科技企业,面临的是竞争对手也全是世界上最顶级的公司,要保持技术的领先性,需要投入足够的资金去做研发,在中国的税收体制下,高科技企业自主研发并没有多少利润空间,这跟直接买进一个产品或者买来组装差不了多少,而且还要承受巨大的风险,资本当然也不愿意去投。但是,私有资本介入恰恰又是高科技企业发展的关键所在,私有资本投入有创业的心态,它会盯着你,而且一旦成功也会获得巨额的回报。因此,这是第一个需要破局的地方。

《红周刊》:那么,除了增值税因素外,还有什么值得注意?

江必旺: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缺乏知识产权保护,这就好比,一个人好不容易花了10年时间做成了一个东西,别人花一点小钱就把我们技术偷走或者把人才挖走,这样的话也没有人有意愿去投资的。因此需要真正去引导,让有意愿做高科技企业的人自愿去投入。

当然,这两点解决起来都是非常困难的,但如果这些基础构建不搭好的话,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引导对的话,优势是很难发挥出来的。

“独角兽”政策虽好,但不解决基本问题

《红周刊》:现在也有一系列政策在力促高科技企业发展,比如对高新技术领域“独角兽”开通上市绿色通道等,您如何看待这些举措?

江必旺:我个人认为,这些政策都是好的,但也都没解决根本问题。上市的话,资金方面会有一个保证,有了足够的资金,就不排除有些公司会担心像中兴一样哪一天被人给掐断脖子,因而投入去做研发。但做研发的风险其实是很大的,即便如此,基于担心被人掐脖子死掉,即使需要冒很大的风险,它们也愿意投入。不过总体来说,即使上市拿到了很多钱,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钱,追求短平快的结果,无非还是上面的高楼大厦再好,别人一撤就全都塌掉了。

《红周刊》:上面您提到过私有资本的作用,最近热门的芯片领域也是不乏互联网巨头现身,无论是海外的谷歌、苹果、亚马逊还是国内的阿里、腾讯等,均在芯片领域布局,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江必旺:我是希望越多的风险投资也好,大的企业也好,如这些互联网巨头,能够真正投入到核心技术领域,而不是依靠其他模式去挣钱。退一步讲,好比国内这些互联网企业,挣到这么多钱应该也有责任去把底层技术做好,不然它自己风险也很大,哪一天没芯片或者没技术,互联网怎么运行,一样没有办法运行。

《红周刊》:最后还是再谈一下“隐形冠军”问题,您觉得目前国内存在这样的企业吗?

江必旺:国内真正的“隐形冠军”是非常少的,所有的“隐形冠军”,都是通过几十年长期积累起来的,不仅要有核心的技术而且要把工艺做到最优化,把技术壁垒做到最高程度。凭什么全世界就一两家公司能做到一个产业的冠军,这一定是要有技术门槛的,而中国目前绝大部分领域都缺乏核心技术。

人物简介:

江必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1988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1994年赴纽约州立大学Binghamton分校攻读博士学位;2006年回国创建了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纳微米材料研究中心,并担任该中心主任;2007年创办苏州纳微科技有限公司。

[责编:gaoqing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