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专访职业投资人唐史主任司马迁:中兴炸出“缺芯”,追赶策略在于不同赛道错位优势

2018年05月01日 09:58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何艳

中兴通讯被制裁引发舆论哗然,中国“缺芯少魂”的提法成为众矢之的。就在“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的观点甚嚣尘上之际,专注于科技领域投资的职业投资人唐史主任司马迁接受《红周刊》专访时表示,妄图实现芯片全产业链发展是不切实际的,对于任何行业而言,我们都应更注重形成自己的错位优势,不同赛道实现各个突破。

在此次“中兴危机”中,不可否认的是,压力即动力,如何实现追赶远比自怨自艾更有效。对于中兴、华为等硬件厂商强力介入的5G领域,唐史主任司马迁直言,5G进程固然受一定影响,但不至于扼制我国5G的发展,完全不必杞人忧天。

“国产替代”潮现

《红周刊》:最近最热门的消息就是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从美国发布所谓的301调查到500亿美元加税清单出炉,再到最新的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您觉得特朗普政府目的是什么?后续会不会有更猛的动作?

唐史主任司马迁:我觉得后期动作应该会有所缓解了。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一期目标已达500亿美元,引发中国强烈反应,虽然特朗普进一步表示考虑对从中国进口的额外1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然而其发个推,美国内部反对的声浪就已经很大了。个人觉得,特朗普近期的强烈表态与美国11月份的中期选举有关,其目的很可能是为其中期选举造势。

《红周刊》: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造势吧!对于中兴的制裁可是直接落地的,您不觉得中兴通讯在此次美国的制裁中受到的伤害很大吗?

唐史主任司马迁:怎么不大!目前中兴都已经处于准停产的状态了。当然,美国商务部表示可以有递交一次材料机会,这给了中兴一个说明的机会。与此同时,美国的谈判代表团“五一”之后会来中国,届时是否会继续执行禁售令,还要看谈判的最终结果。在谈判结束之前,估计对中兴还会处于禁售状态。这段时间中兴是处于空转状态的,当然是要亏钱的。但如果谈判结果有缓,那么除了亏点钱外也就没什么大事。“中兴危机”的发生,给上下游供应链和研发体系一段面壁思过的时间。

《红周刊》:不管如何,“中兴危机”的发生对我国芯片产业的影响还是巨大的,近期市场情绪方面就显得很不稳定。

唐史主任司马迁:从近期市场变化看,市场的持续不振与中国贸易战发生是脱不了关系的。对于中兴而言,其被制裁停牌虽然是坏事,但因这事引发国家的关注,反而让芯片类公司的整体向好预期得到提升。有消息称,国家集成电路大基金二期的规模将会加大。至于芯片概念股目前的持续普涨现象,我觉得在这波情绪消退之后,将分化和回调。

《红周刊》:姑且不谈芯片类公司未来是否会分化和回调,就目前而言,自主可控、国产替代还是市场中关注的焦点,热度很高。您从国产替代的角度看,有哪些细分板块和龙头公司比较被看好?

唐史主任司马迁:随着大批晶圆厂投产,晶圆这块补短板会快一些。但是IC一直比较弱,因此像兆易创新这样的标的也一直强势。这几天又开始炒光刻机概念,比如奥普光电什么的。至于自主研发的细分领域,零零散散也有那么几个标的,比如像北京君正、海特高新等。但如果从全局看,还是要看紫光、海思、中芯这样的企业是否能取得突破。对于芯片类公司,核心还是看其长期的研发投入,投入越多越好,占比越高越好。目前研发投入较高的除了中芯国际外,烽火通信的科研投入也很大。

互联网巨头积极介入

《红周刊》:“中兴危机”爆发后,“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的声音成为近期主流。对于举国之力发展芯片的观点,您怎么看?

唐史主任司马迁:芯片产业的壁垒是很高的,用举国之力去做也不一定全产业链都自己能搞定。我觉得一方面在关键的设备和工艺上掌握到核心技术,以免被人卡脖子;另一方面是要形成错位优势,我有的他没有,他有的我没有,存在恐怖平衡之后,就无法玩那种单边的制裁游戏了,然后在不同赛道实现各个击破。就像毛主席说的那样,“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红周刊》:谈到芯片产业,可以看到有许多互联网巨头都在积极进入,无论是海外的谷歌、苹果、亚马逊、脸书,还是国内的阿里、腾讯等,均在芯片领域特别是AI芯片领域投入很多,您觉得这些有钱大佬们能迅速占领这个市场吗?

唐史主任司马迁:短时间内,这些互联网巨头没戏。

《红周刊》:为什么?

唐史主任司马迁:以你提到的AI来说,该领域太宽了,涉及的内容太多,我仅以一个AI具体应用举例。百度是全力投入自动驾驶开发的,这两天小巴也推出来了。百度的自动驾驶芯片是和英伟达合作的,英伟达去年发布的自动驾驶系统,含16个CPU和两个全新的GPU。将实现320tops的推理能力,带宽会史无前例地达到1TB/s。视觉处理能力会相当高(摄像头和雷达可能是10+6模式)。然后到今年初,英伟达发布了Drive Xavier,350平方毫米的区域内搭建了90亿枚晶体管,等于把一个服务器做成一个芯片。这玩意儿,别说百度不会做,谷歌苹果也一样做不出来。我举这个例子想说明的是,芯片领域的壁垒是相当高的,不是谁想做就一定能做成的。

《红周刊》:壁垒虽高,事实上这些互联网巨头还是在争相密集布局芯片领域啊!

唐史主任司马迁:每个互联网企业突破的方向都不同,在用户对终端和应用的智能要求越来越高的背景下,巨头自然是希望自主设计。这个场景就很像智能机发展的早期,脱离Windows开发自己的系统是一样的。

《红周刊》:我看到目前国内有一个针对芯片发展的观点,认为国内芯片产业发展慢的原因除支持力度偏弱外,资本逐利特性也使其发展受到了掣肘,您觉得是这样吗?

唐史主任司马迁:不能这么认为,国家对芯片产业一直都是很支持的,而至于资本逐利特性的影响,我个人一向认为,资本必然是追逐利润的,股市是金钱和股市的最佳媾和场所,不要试图用道德来阻止资本获利。

举个例子,比如前一段时间我们做北斗,有个企业说它要出个“北斗地图”,北斗板块涨停了好几个。然后微博上的“科普中国”官微发文普及了北斗和地图应用的区别,我转发了一下,很快财媒也开始转,第二天市场就纠错冷静了。北斗大家依旧看好,并且是理性看好。用科普界的说法:主动接受科普知识的,通常是股民。再进一步来说,如果不是前些年市场炒量子通信概念,这会儿怎么会有国盾量子上来,谁还会认可它是独角兽?

《红周刊》:提到量子计算,您觉得我国在该领域有没有优势?

唐史主任司马迁:我们从三个角度看,首先是量子物理、量子力学这样的基础学科领域,我们处于第一集团。在通信上的应用,也就是量子通信,我们处于领先。量子计算领域,现在正处于白刃战阶段。

5G行业负面影响有限

《红周刊》:谈到了这么多,我觉得”中兴危机”的发生还是给了我们一个提醒,必须要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否则就会挨打。

唐史主任司马迁:是这么回事。但需要注意的是,不管是芯片还是下一代通信系统,在追赶的同时都要考虑考虑跨代发展产生错位优势。有错位优势,他就不敢全面禁你,因为你也可以禁他。拿着芯片可以痛殴4G厂商,但如果5G领域取得新期进展,5G时代就能恐怖平衡。芯片也一样,下一代材料替代如果取得突破,现有技术追赶也能轻松些。

《红周刊》:中兴等设备商在5G上投入也是很巨大的,美国的制裁会不会影响到我国5G产业的发展?

唐史主任司马迁:认为中兴被禁售一下,我国5G就不干了,这完全是杞人忧天。美国也曾经不卖给中国的武装直升机零件,看看现在我们的陆航团装备如何?5G产业现在还没有一家独霸,美国的制裁目前也只是针对中兴这一家,固然会影响5G的进程,但不至于扼制我国5G的整体发展。

《红周刊》:如此说来,我国5G的发展是不会因”中兴危机”的出现而打乱节奏的。对投资者来说,5G产业中长期投资机会是不是已经来了?

唐史主任司马迁:可以这么认为。对于5G产业的投资可分为:设备采购、施工建设、运营服务、应用革命、商业创新几个阶段。设备采购和施工建设很好理解,就是看谁中标,谁有利润。运营服务就是看运营商和运营商授权企业。应用革命是指由于通讯速度的变化,导致现有的互联网产品出现快速换代。商业创新则是捕捉在新的底层技术和应用氛围中产生的新的商业巨头。

《红周刊》:最后再问个问题,作为左侧交易者,您个人在此轮贸易战中,有没有什么调仓换股思路可以分享?

唐史主任司马迁:个人倾向贸易战会在三季度尘埃落定,所以在二季度会找机会,逐步把芯片类仓位换成消费电子。

人物简介:

唐史主任司马迁:职业投资人、雪球大V、微博签约自媒体,以从强政策到黑科技再到新消费的产业发展链条追踪为投资体系核心。

[责编:gaoqing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