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公司解密>正文

中迅农科“采、存、销”数据准确性存在异议

2018年03月24日 06:00作者:本刊记者 胡振明

广东中迅农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迅农科”)是一家农药制剂公司,自其2014年5月份报送第一版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后,时隔3年才得以报送新版招股书。在新版招股书中,公司表示拟在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2023.50万股股份。

表面上看,中迅农科报告期内(2014年至2017年1~6月)除2014年外,均实现了营利双增,但若进一步深入分析可发现,向好的经营业绩背后却是其重要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不合理,这不仅体现在营业收入与相关财务数据间的匹配问题,且与此相关的产销情况和存货之间,采购、存货与成本之间等均出现了较大金额的差异。

营收数据不合理

招股书披露,中迅农科的营业收入来自生产和销售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和药肥等农药产品,报告期的净利润从2371.51万元至7029.57万元不等,与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相应新增负债之间的勾稽关系并不合理,存在一定疑议。

其中,中迅农科2016年取得了60813.70万元的营业收入(见表1),而同期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57851万元(中迅农科产品种类较多且各产品享受的增值税优惠政策不统一,在此从谨慎保守的角度出发,暂不考虑增值税因素),剔除这年增加的2205.85万元预收款项(即预先收到的现金但未在本期结算),那么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则有55645.15万元,也就是说,理论上还有5168.55万元的营收并没有收到现金,从财务勾稽关系看,这需要有相应新增债权出现。

2016年年末,中迅农科有应收票据542.24万元、应收账款6812.51万元,7354.75万元应收款项合计与上年年末的7991.80万元相比,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637.05万元,这与理论上应该形成5168.55万元债权的结论恰恰相反。

在此之前的2015年也有同样的问题,这一年的营业收入56856.41万元比“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52319.61万元多出4536.80万元,对冲掉本年度结算的预收款项的新增金额766.92万元后,理论上将有5303.73万元未收现的营收形成相应债权。可事实上这年年末应收票据200.56万元、应收账款7791.24万元,合计比上年末不但没有增加,相反还减少了1224.44万元,如此结果使得差距进一步拉长到6528.17万元。

2017年1~6月同样存在差异。当期的营业收入61663.78万元比相关现金流量38144.79万元(即“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31022.23万元加上预收款项减少额7122.57万元)要多出23518.99万元,理论上这将形成23518.99万元债权。可事实上,同期资产负债表中应收款项合计35121.74万元比上年同期要新增了27767万债权,与理论新增债权仍相差4248.01万元。

存货差异累计超亿元

营收数据的不合理问题,从存货与产销情况的差异中也可见一斑。

招股书披露,中迅农科的存货中主要是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和药肥等几种产品,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存货与产销相关数据,《红周刊》记者将这两项数据对比之后发现,报告期内均现出较大金额的差异,差异累计超过亿元。

2016年,中迅农科杀虫剂产品的产量有9050.98吨(见表2),同期销售了7361.13吨,意味有1689.90吨没有销售部分将留在存货之中,使得该类产品的库存出现相应增加。考虑到招股书显示这一年杀虫剂产品的平均成本是每吨17550.88元,由此可推算,2016年年末杀虫剂产品的库存新增了2965.84万元。

除了杀虫剂产品之外,杀菌剂、除草剂在2016年的产量分别是4111.25吨和4584.57吨,同时销售3482.22吨和3594.19吨,由此可知其库存增减情况分别是629.03吨和990.38吨,再配合成本情况就能知道其库存金额的变化。据招股书,2016年杀菌剂的平均成本是每吨24981.15元,除草剂平均成本是每吨33977.79元,由此,杀菌剂的库存金额新增了1571.39万元,同时除草剂增加3365.09万元。

招股书中,虽然中迅农科的另一种产品药肥混剂的平均成本并不能直接找到,但根据这种产品在2016年的平均售价每吨2029.38元及其毛利率-5.09%,可测算出平均成本大概是每吨2132.68元。同时,2016年药肥混剂的产量是13780吨,扣去销量10043.13吨之后,库存应该增加了3736.87吨。由此可知,药肥混剂的库存这一年应新增796.95万元。

综合上述4种产品在2016年的产销以及库存增减情况,可推算出库存商品(含发出商品)合计理论上应新增8699.27万元才对。可招股书实际上却披露,2016年年末有库存商品9663.98万元、发出商品118.64万元,两项合计9782.62万元,相比2015年年末的合计金额7353.62万元仅新增了2429万元。产销角度测算的库存变化情况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之间存在6270.27万元的差距,如此大的差异就算考虑中迅农科非主要的其他产品库存变化,也是无法解释如此大的偏差值出现。

同样的方法可以推算出,上述4种产品在2015年的产量比销量多121.40吨、-68.15吨、146.35吨和1072.05吨,从产销对比来看,多出来的这部分产品就是库存增加的数量(少的则相反)。在这一年中,杀虫剂、杀菌剂和除草剂的平均成本是每吨17516.01元、26125.30元和34528.87元,由此可推算出3种产品库存金额应该增加212.61万元、-178.04万元和505.33万元。药肥混剂根据平均售价及其毛利率可知,当年的平均成本是2083.98元/吨,结合产销情况可知库存新增223.41万元。理论上,这四种产品的库存商品应该新增763.31万元,可实际上,招股书披露的年末库存商品6806.70万元与发出商品546.92万元之和与上年年末的10343.25万元相比,不但没有新增,反而还减少了2989.63万元,使得理论值和真实值之间的差距拉大到了3752.94万元。

2017年1~6月也是如此,从产销角度看,4种产品的库存增减情况应该分别是-836.17万元、-69.77万元、-1235.84万元和220.22万元,合计使得库存商品理论上将减少1921.56万元然而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却是,库存商品4794.55万元、发出商品1089.34万元合计要比期初的9782.62万元减少3898.73万元,理论值与真实值之间相差了1977.17万元。

综合上述,从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以产销数据测算出来的存货变化金额都远远大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合计起来竟然达到1.2亿元,如此多的存货究竟去了哪里呢?

成本数据有异常

2015年,中迅农科的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有32294.99万元,占比达到89.83%(见表3)。那么,其产品生产所需要的原材料采购了多少呢?对此,招股书并没有直接披露,《红周刊》记者根据当年中迅农科“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4396.60万元及其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16.02%测算出,2015年的采购总额大概是27444.44万元。由此可知,采购总额比直接材料成本少4850.55万元,意味着,当期采购的原材料未能满足于生产,需要消化上年的存货。

那么,消化的存货具体是怎样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与直接材料相关的所消耗的存货既包括原材料,也包括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2015年年末,存货之中有原材料4849.07万元,和上年年末5813.95万元相比减少了964.88万元,由此,对上年留存原材料的消化只是上述几千万元差额中的一部分而已。

而这年年末存货之中还包括6806.70万元的库存商品、546.92万元的发出商品和240.75万元的在产品,合计有7594.37万元,比上年年末减少3209.69万元,这也是对存货消化的部分。如果以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89.83%测算,那么减少的这部分存货中包括的直接材料(即原材料)金额大概是3159.85万元。

综合上述存货变化情况,可知2015年所消化的上年库存中相当于原材料的部分金额合计只有4124.73万元,这跟采购总额与直接材料成本之间的差额4850.55万元相比,仍有725.82万元材料成本得不到采购的支持。

这种情况在2016年变得更严重。根据这年“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及其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可测算出全年采购总额是37060.64万元,比主营成本中的直接材料34066.20万元还多2994.44万元。也就是说,有相等金额的原材料未使用,使得存货出现相应的增长。

2016年年末的存货中,有原材料7199.04万元,比上年年末增长了2349.97万元,仅这一项金额就跟上述差额差不多。但是,存货中除了原材料本身之外,在产品、库存商品与发出商品中也包含相应部分。其中,库存商品有9663.98万元,发出商品有118.64万元,在产品有708.73万元,三者合计比上年年末增加2896.98万元。如果也用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比例(2016年该比例为90%)计算,那么,这部分新增的存货中直接材料金额为2620.19万元。如果考虑了这3种存货之中包含的材料部分,那么,其结果比上述2994.44万元差额还多1975.73万元。也就是说,有1975.73万元的直接材料成本没有获得采购数据的支持,这比2015年700多万元的差异要放大许多。

同样的逻辑可推算出,2017年1~6月也出现了较大差额。采购总额26809.91万元比主营成本的直接材料金额34447.18万元少7637.27万元;与此同时,存货中的原材料只减少2698.27万元,库存商品、发出商品与在产品合计比年初减少4269.80万元(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93.03%),也就是说,其中的材料部分金额减少了3654.31万元。综合起来,存货中这两部分合计只减少了6352.58万元,比上述7637.27万元差额还存在1284.69万元,即一样出现了较大金额的直接材料成本得不到采购数据的匹配。

部分采购可能不存在

既然营业收入数据不匹配,存货、材料成本的金额也无法证明其是否准确真实,那么不妨回到起点,去分析一下中迅农科的采购情及相关数据间又是否符合一般的财务勾稽关系。

2016年,中迅农科“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8275.64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22.33%(如表4),由此可知采购总额是37060.64万元,再考虑17%增值税进项税额,那么,这年含税采购总额达到43360.94万元。

根据财务数据之间的勾稽关系,含税采购总额必然跟相关现金流量、应付款项形成对等关系,而招股书的财报显示,2016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是35375.96万元。当然,这个金额还不全是当年采购的全部现金流,还要考虑预付款项增加的948.46万元,即本年度预先支付的现金而未结算的部分,由此可知,跟本年度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为34427.49万元。相比于含税采购总额,这是否说明除了现金流量之外还有8933.45万元的采购由于未支付现金而形成应付款项呢?

根据招股书,2016年年末有应付账款11683.50万元、应付票据7363.86万元,合计19047.36万元,这个金额和上年年末的16267.98万元相比,只增加了2779.38万元,远远少于上述的8933.45万元差额,这意味着,采购、现金流量和应付款项之间的勾稽关系是不成立的,而仅从这三方面数据勾兑结果看,有6154.07万元的含税采购总额既没有现金流的支持,也没有形成应付款项。

2015年的问题也同样如此,根据这年“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及其占比,以及17%增值税率测算出,这一年含税采购总额为32110万元,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25161.19万元兑冲预付款项减少的103.59万元影响后,采购相关现金流量为25264.78万元。与此同时,资产负债表中应付账款10848.51万元和应付票据5419.47万元合计比上年年末新增了1672.25万元。采购相关现金流量与新增的应付款项合计为26937.03万元,与含税采购总额相比相差了5172.97万元,即有5172.97万元含税采购总额既没有获得现金流的支持,也没有形成应付款项。

2017年1~6月,公司的含税采购总额为31367.60万元,相关现金流量25148.16万元与应付款项新新增4549.93万元合计仅有29698.09万元,即公司存在1669.51万元的含税采购总额没有现金流的支持,也没有形成应付款项。

很显然,报告期期内,中迅农科的采购数据也存在虚增的嫌疑,呼应了前述分析中的种种不合理现象。

[责编:gaoqing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