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叁益科技“购、销、存”数据异常 “一股独大”风险难以回避

2018年03月10日 06:00作者:胡振明

作为一家成立于2001年12月,专业从事人防专用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浙江叁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叁益科技”)于近日报送了最新版本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计划在上交所首次公开发行A股不超过2500万股,所募资金将投入“基于北斗卫星通信的人防警报系统产业化项目”等4个项目。

《红周刊》记者在仔细阅读叁益科技招股书后发现,该公司不仅存在实际控制人“一股独大”的现实,且从财务数据分析角度看,报告期内(2015年至2017年)还有数千万元营业收入得不到现金流量以及应收款项支持的情况,与此同时,公司产销、存货的数据勾稽关系上也有一定的异常。

“一股独大”的风险难以回避

招股书披露,叁益科技实际控制人俞松茂、章婉琴夫妇直接与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高达97.2857%,他们的女儿俞馨间接持有公司1.5%股份,此外,章婉琴大姐的配偶蒋国良、章婉琴二姐的配偶楼志东、章婉琴大哥章善桥和二哥章善祥、俞松茂的妹妹俞松英和表弟俞朝明都间接少量持有公司股份。整体核算下来,俞松茂、章婉琴家族合计控制公司99.2857%的股份。

除此之外,在叁益科技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中,除了俞松茂担任公司董事长、章婉琴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之外,公司董事、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楼可伟系实控人章婉琴大姐之子的配偶。

如此绝对强势的实控权和经营管理权,不由让人为企业上市后的经营管理带来担忧,完全不能排除实控人有可能会利用其控股优势及经营管理权力进行控制权滥用的行为发生,通过直接或间接命令决定公司经营,使公司与控制股东之间产生购买、销售、租赁、代理等交易行为,进而损害上市公司和投资人利益。这种“一股独大”所带来的负面结果在ST保千里身上就有很好体现,其实际控制人滥用手中权利导致上市公司在去年末至今年年初出现了连续29个跌停。

招股书中,叁益科技也披露了一些企业与实控人在相关的报告期内有较为频繁的经常性关联交易以及资金往来、接受关联方担保、向关联方收购股权、向关联方出售车辆等情况(如表4所示)。其中,报告期内向关联方采购原材料的金额分别是2659万元、1376.05万元和284.41万元,占采购总额13.33%、13.55%和2.92%。而在与关联方的资金往来上,2015年关联方向公司提供的资金“当期借款发生额”合计就达7154.78万元,而这年公司为关联方提供资金“当期资金占用发生额”合计也达到18159.31万元。

当然,对于上述关联交易,招股书中也都做出了相应解释,认为有其特殊原因和理由,并表示相关各方已于2015年12月31日前全部清偿完毕。但是需要注意是,对于公司上市之前已经出现过的这种频繁关联交易,在俞松茂、章婉琴夫妇继续高度控股的大背景下,还是很难排除企业一旦成功IPO后,实控人会利用其控制权便利进行类似关联交易,或进行一些不利于公司的关联交易可能,对这点风险,投资者是需要时刻警惕的。

采购数据出现大额差异

招股书披露,叁益科技采购的原材料主要包括钢材、不锈钢、自由基激发器和活性炭等,报告期内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达到16187.99万元、6824.84万元和8035.73万元(见表2),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88.75%、79.01%和82.58%,由此也可推算出,报告期内原材料采购总额应为18239.99万元、8637.94万元和9730.84万元。

2017年,在原材料采购总额9730.84万元的基础上,考虑17%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含税原材料采购总额为11385.09万元。根据财务数据一般勾稽关系,这必然有相应金额的现金流量或应付款项与之相等,抑或是两项金额兼而有之。

同年,叁益科技“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9483.94万元,以其与含税采购总额对比,有1901.15万元含税采购未付现,再考虑到2017年年末预付款项余额86.47万元相比上年同期减少17.56万元因素影响,理论上,2017年将有1883.59万元含税采购形成新增负债。

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7年年末新增350万元应付票据(2016年、2015年没有应付票据),5078.36万元应付账款余额比上年年末新增了2029.09万元,两项负债合计新增2379.09万元。显然,这是远远高于理论上形成的1883.59万元新增负债。

同样方法去分析2016年。当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为8637.94万元,叠加17%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则含税采购总额为10106.40万元。以其与当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8502.50万元、新增21.51万元预付款项进行勾稽,则理论上将有1625.41万元将形成新增负债。

可事实上,当年的3049.26万元应付账款余额相较2015年末的3867.58万元数值不但没有出现新增,反而减少了818.32万元。很显示,这个结果与理论上应当形成1625.41万元负债新增是明显相反的。

那么,这连续两年出现采购与现金流和负债之间的数据勾稽关系不匹配现象,是不是受票据背书和非流动资产变化带来的影响呢?《红周刊》记者仔细查阅了招股书中关于票据背书的数据以及非流动资产的购建情况(见表1所示),发现即使是考虑了这两方面的数据变化,也是不能解释前述与采购相关的数据中为何会出现那么大的差异。

营业收入是否被虚增?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还显示,叁益科技营业收入在报告期内还出现了连续下滑现象,分别达到51645.90万元、25548.03万元和25014.20万元。根据财务数据之间的一般逻辑关系,《红周刊》记者发现其营业收入与现金流量、应收账款等数据之间的数据勾稽关系是不匹配的,报告期内有数千万元收入没有获得相关数据支持。

先以2017年为例,在营业收入25014.20万元的基础上(见表3),考虑17%的增值税销项税额因素影响,推算出含税营业收入为29266.62万元,以之与“合并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24367.28万元勾稽,则两者之间存在4899.34万元差额,再考虑到当年预收款项余额相比上年同期减少1858.13万元的因素,理论上将有3041.21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因未收到现金而形成了相应的债权,可实际结果却是相差甚远。

数据显示,2017年年末的应收账款余额为3234.51万元,应收票据余额为609万元,合计金额比上年年末两项合计仅新增了435.31万元,与理论上应当形成3041.21万元债权相差2605.90万元。

同样的逻辑进一步分析2016年情况,相同情景再现。2016年,叁益科技当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29891.20万元,与25010.64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和预收款项减少的1328.38万元勾稽,理论上将有3552.18万元未收到现金的营收形成新增债权。可奇怪的是,2016年年末应收账款2838.39万元与应收票据569.81万元的合计仅为3408.20万元,相比上年年末两项合计非但没有新增,反而减少了1046万元。如此一来,导致2016年有高达4598.17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未能获得相应数据支撑而莫名出现了。

叁益科技连续两年存在合计超过7000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相关数据的支持,这实在令人怀疑该公司为避免营业收入进一步连续下滑而有大量虚增收入的嫌疑。

存货不能匹配产销情况

除了销售和采购中出现的问题外,《红周刊》记者在梳理叁益科技产品库存数据的变化时,发现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商品与产销数据也存在异常。

招股书披露,叁益科技主要生产过滤吸收器、人防门等防护设备系列产品和防化设备系列产品,以及警报设备产品,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产销情况(见表4),2017年的“防护设备系列产品”产量有10274樘(台)、销量有16656樘(台),产量比销量少了6382樘(台),这意味着这一年销售情况较好,不但把当年生产的产品全部消化,且还卖出了上年留存的一部分产品,使得库存商品出现相应减少。那么这减少的部分“防护设备系列产品”的库存成本又是多少呢?

招股书中,叁益科技并未直接披露单位成本的情况,但是,从防护设备主营业务成本6861.56万元及其销量可推算出,“防护设备系列产品”的单位成本大约是每樘(台)0.41万元,即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推算出,2017年库存商品中所减少的6382樘(台)“防护设备系列产品”的成本为2629.11万元。

和“防护设备系列产品”不同,叁益科技的另一类主要产品“防化设备系列产品”在2017年的产量为14554樘(台),这比当年12723樘(台)销量多出了1831樘(台),也就是说,当年未被销售的防化设备产品进入了库存,导致库存商品出现了相应增加。根据“防化设备系列产品”主营业务成本6202.75万元及其销量推算出,该产品的单位成本大约是每樘(台)0.49万元,进而测算出“防化设备系列产品”的库存商品年度新增892.65万元。

综合来看,叁益科技两个主要系列产品的库存成本金额在2017年理论上合计应当减少1736.46万元。可实际上,招股书却披露,2017年年末存货中库存商品为2972.28万元,而发出商品有1400.88万元,合计比上年年末的4375.88万元仅减少了2.72万元。很显然,该数值与理论减少值相差了1733.74万元。

同样的逻辑分析2016年的存货变化,也有相似的差异。2016年,叁益科技“防护设备系列产品”产量9647樘(台)比销量12687樘(台)少了3040樘(台),这意味着当年的库存商品相比于上年同期也是减少的,根据这年防护设备主营业务成本5182.01万元及其销量推算的平均成本为0.41万元/每樘(台),则理论上“防护设备系列产品”的库存商品要减少1241.69万元。

“防化设备系列产品”的2016年产量为9997樘(台),与当年11944樘(台)销量相比少了1947樘(台)。根据测算出来的平均成本0.71万元每樘(台)计算,“防化设备系列产品”库存商品在2016年应当减少1383.35万元。

综合核算两种产品在2016年库存的变化,理论上2016年库存合计减少2625.04万元才对,可实际上招股书披露2016年库存商品1531.44万元和发出商品2844.44万元合计比上年却减少了3437.26万元,真实值与理论值之间也相差了812.22万元。

[责编:caoyanch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