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受益新周期 保险、一二线地产股或迎来长牛——专访知名财经博主释老毛

2017年10月01日 07:00作者:李健

从任泽平判断中国经济已经迎来“新周期”后,很多经济学家从产能收缩成效、政策持续性等角度,证明中国经济的复苏为时尚早,可以预期第四季度对“新周期”的讨论还将继续。不过,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茅台脱销、定制家具店门口排起长队、深圳房子被抢购一空等罕见的场景轮番出现,似乎都在证明消费升级时代已经到来,依稀的曙光就在前方。

本周,《红周刊》面对面栏目邀请到了知名财经博主释老毛,他认为供给侧改革和互联网革命提振了中国经济,中国经济转型被外界低估了。例如,任何人通过网络都可以找到粉丝,然后为粉丝提供服务,像陷入经济困局的东北,靠着直播这项“轻工业”,造就了一批年薪百万的主播,而这很难体现在传统的统计指标中。

同时,随着国民收入水平的增加,消费升级已经成为了一项重要的投资逻辑,一二线房地产股和保险正是受益于此,或将迎来长牛。

“互联网”的造富能力惊人

《红周刊》:最近对“新周期”的讨论十分热闹,任泽平提出中国进入新周期后,分歧非常大,反方认为其理论基础存在疏漏。经济数据也显示,中国经济似乎正在底部徘徊,您认为中国经济正在走向复苏还是继续盘整?

释老毛:中国经济一定是在复苏的。首先说政策的持续性,这一轮史上最严的“环保督察”对传统行业中的大企业是一次利好。它们在环保领域起步较早,而且财力雄厚,可以按要求购买环保设备。而一些环保未达标的小企业,则已经被拖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在环保没有放松的情况下,小企业停产后也很难复产,这就给这些大企业带来了长期发展的机会,因此这些传统行业已经站在了景气的通道中。

另外,在这一轮互联网革命中,中国诞生了大批能创造巨额利润的科技企业,例如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这些企业又造就了一批千万富翁。以阿里巴巴上市为例,一时间就出现了几千个身家千万的富豪。除了这些互联网行业的领军企业,很多稍小一点的企业一样造就了大批富豪,例如京东、美团、陌陌等,在上市之后,员工手中的股权相当于数百亿人民币。

《红周刊》:确实,中国在这一轮互联网革命中,发展出了很多业态和公司,这些企业享受到了互联网发展的红利。

释老毛:没错,看支付宝的发展,就能看出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速度。余额宝于2013年推出,发展至今仅有4年,根据2016年年底数据,余额宝用户数已超3亿,每5个中国人就有一个余额宝用户,沉淀的资金余额达到1.43万亿,超越了第五大银行招商银行的存款。

网络属性淡化了企业概念?

《红周刊》:这一批科技企业的高增长,我们都有切身体会。但从经济数据上看不出中国经济有如此强大的内生动力。首先,GDP增速下台阶,民间投资持续下滑……经济数据和互联网高增长之间为什么出现背离?

释老毛:通过互联网的很多就业,和原来传统的就业发生了根本区别。很多人在家开淘宝店、做直播、写公号都可以赚钱,但并不以任何公司的名义,每一个人都通过互联网找到消费者、找到粉丝,为粉丝提供服务,粉丝为此付钱,这一部分的消费数据并没有体现在经济数据中。例如开淘宝店的很多卖家,开始就是一个大学生在家办公,后来发展到年收入过千万,有些店铺的规模甚至可以和一个企业的规模相提并论。

做游戏直播也很赚钱,有一些当红主播,在最火的时候年收入过亿。另外,写公号、做直播促使很多人成为中产阶级,而他们原本或许是默默无闻的普通人,但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实现了凤凰涅槃,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这些娱乐形式也是在创造财富,“价值”不单单指生产出钢铁、水泥等实物,凡是能够满足他人需求的,都是在为社会创造价值。

《红周刊》:您的意思是互联网时代,市场的主体不是公司,而是个体。这种财富增值的速度和广度,是以前传统社会不可想象的。所以虽然工业、制造业、农业出现了下滑,但另一方面,互联网崛起了。

释老毛:是的。互联网带动下的第三产业吸收了很多劳动力,我们看到商店关门了,但是淘宝却越来越繁荣;去银行的人少了,但支付宝却发展壮大了。90年代经济转型,下岗大潮中就业无门;但在这轮新常态中看不到了,原因是家庭财富储备多了,家底厚了,更重要的就是中国经济结构的弹性、韧性、包容性、多样性比以前强太多了,很容易吸收劳动力,而这要归功于互联网的发展。

所以看传统行业的数据,好像中国经济不景气了,但其实是就业形态发生了改变,人口、资金都流入到以互联网为核心的第三产业中。这对中国经济来说是一件好事,是提升消费者福利、提高社会效率、提升服务个性化的途径。

消费升级和保险长牛

《红周刊》: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升,就引出了消费升级的投资逻辑,您怎么看消费升级概念?

释老毛:消费升级正在发生,去年下半年开始,贵州茅台出现脱销、限购等情况,每天一早就有人去经销商门口排队购买茅台。有些经销商还私自提价,但都阻挡不了消费者购买茅台的热情。另外还能看到,深圳的楼盘在开盘的一瞬间就像白菜一样被一抢而空。去年中秋节前后,杭州售楼处被挤破大门的新闻也还历历在目。这些都是人们收入提升、消费升级所带来的。

《红周刊》:汽车行业也一样,原来最受欢迎的是10万左右的汽车。但现在20万左右的车越来越受到消费者欢迎,而某国产品牌更是成为年轻时尚一族追捧的对象。

释老毛:其实,消费升级带动起来的还有定制家居行业。机场、高铁站,铺满了定制家居企业的广告牌,舒淇代言的索菲亚、杨颖代言的好莱客、孙俪代言的欧派、周迅代言的尚品宅配……

有人统计,广州白云机场曾同时竖起了近十个定制家居企业的广告牌。可见定制家居最近两年发展势头十分迅猛。而且定制家居的巨头,业绩收入也出现大幅增长。尚品宅配今年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率达到127.1%,索菲亚达到47%,好莱客为56%。从这些高档品的旺盛需求也可以看出中国经济正在复苏。

《红周刊》:说到消费升级,您之前一直看好保险行业,认为这也是和消费升级相关的主题,原因是什么?

释老毛:这两年保费开始强劲复苏,主要是受到了城镇化和人们收入提升因素的推动。原来传统农民往往对商业化保险的需求很低,而富裕地区和城市白领们都希望更加长寿。“生命无价”只是一种理念,实际上,每个人对自己的生命也是有一个估值的。当农民进入城市之后,当低收入者收入提高之后,生命的维持和延续成为最大的渴望,医疗的需求、养老的需求、理财的需求、意外残障的防范、生活质量的保障,这些因素都将极大刺激保险需求。

比较一下中国和世界的保险密度和保险深度,联系到现在的农民城市化、收入倍增计划、养老社会化,中国未来绝对是世界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保险市场,保险业在相当一段历史时期内,都属于朝阳行业。

一二线楼市需求旺盛

《红周刊》:收入提升也会带来买房的需求,例如刚需、改善性住房、学区房,您之前也一直看好房地产市场,现在怎么看?

释老毛:收入提升一定会产生买房的需求,没房的要买房,有房的要改善住房。例如原来我有一套三居室,随着孩子的出生和收入的提升,我也想更换一套四居室。而有四居室的家庭还想换一个联排别墅,孩子上学再换一个学区房等等,这些都是购房的需求。

另外,当收入提升后,人们会希望搬到大城市生活,因为大城市医疗、教育条件优越。这就产生了从乡镇搬到省会、从省会搬到一二线城市的需求,这些地方房价仍有上涨空间。相比之下,五六线城市的房价上涨的可能性较小,原因是经济落后地区留不住富人。

《红周刊》:我国的城镇化水平还远不及发达国家,在这个过程中,人口涌向城市是不是也会带来购房需求?

释老毛:中国城镇化率只有57%,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在80%甚至95%以上,他们的农村人口占比不到5%。但中国至少有5亿农民留在农村,其中还包括40岁左右的壮年。未来农村人口进城还将加速,至少可以预见的是,这一代农民的子女,很有可能不会选择再以种田为生,而会选择进城务工,这就带来了潜在的住房需求。

而且不要低估他们在城市化进程中的能力和表现,关键是引导这种力量去创造财富而不是毁灭财富。现在功成名就的企业家们,大多出身贫寒,但英雄莫问出处。例如,许家印原来就是一个农民出身的穷学生,2017年已经成为中国的首富;当未来更多的“富一代”涌现之时,城市化进程或许会被推向一个崭新的阶段。

《红周刊》:《红周刊》这期出刊时,恰好是“9•30”政策实施一周年的时刻,房地产市场也出台了一些新政,南昌、重庆、东莞等6个城市出台了限售政策,您怎么看待这些房地产政策?

释老毛:我认为,针对房地产的政策,都是为了保护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发展,政府的意图是使房价不会暴涨,同时解决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政策的意图并不是让房地产市场崩盘,毕竟土地财政和房地产市场相挂钩,而且房地产市场崩盘,银行也会出现债务危机。

政府是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未来为满足居住需求,并行的两个市场包括:一个体系是产权房;一个体系是租赁房。产权房里分成商品房+保障房;租赁房里分政府公租房+企业商租房+业主出租房。大城市的存量人口在产权房,增量人口可能就得靠租赁房解决居住问题了。我估计,未来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商品房,可能成为茅台酒一样的稀缺品,新人要准备好做长期的房客。

国外的租赁市场非常发达,欧美的青年都是在30岁-40岁这个阶段才首次置业。新加坡90%的人口都是住在政府提供的保障房和公租房里,剩下10%是私人产权的商品房。商品房价格极贵,但对广大工薪阶层伤害很小,主要客户是富豪阶层和高级中产。

《红周刊》:政策一再收紧,似乎对房地产企业带来了很大压力。但一二线地产商毫无惧色。

释老毛:现在这个环境下,万科、融创等地产巨头如鱼得水,小地产商却生存艰难。一栋房子,土地成本占一半,加10%-20%左右的营业税、印花税、土地增值税等各项税费,还要支付给建筑商的工程和配套建设费用,毛利率达到30%,就是最优秀的地产商。从毛利率中再扣除财务费用、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以万科为代表的龙头房企,净利率能达到10%以上,对比茅台的90%的毛利率,房地产根本不算是暴利行业。

我们不能妖魔化房地产,任何行业要存在,必须赚取合理的利润,只有垄断,才会有暴利。房地产一直是完全竞争性行业,利润必然趋于平均化,但调控下的洗牌,反而导致未来行业集中度提升和利润率改善。

[责编:gaoqing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