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周刊原创>正文

期待价值投资的震撼升级

2017年10月01日 07:00作者:何岩

编者按:价值投资,正成为当下中国证券市场的热词。价值投资一词是舶来品,提起价值投资人们就很习惯的想到巴菲特、查理•芒格这些投资大师。那么在国内价值投资又该如何践行呢?不同的投资者对于价值投资有不同的看法。本周,红周刊的特约作者何岩就认为,价值投资就是投资那些具有创新性、成长性和需缺性的企业。如果你也是价值投资者,对价值投资也有深刻的认识,也欢迎加入《价值投资在中国》的讨论。

价值投资,成为当下中国证券市场的热词。笔者认为,价值投资分为两类。一类是从西方引进的传统价值投资观念。投资的是那些稳定的、相对传统的、有一定分红能力的企业。还有一类是西方国家目前盛行的,投资那些具有创新价值、推动价值、人类价值、稀缺价值、成长价值的企业。但这种类型的投资,笔者认为我们还没有学到精髓。因为一个企业本身的价值构成之中,最核心的价值点就是创新性、成长性、稀缺性。没有创新与成长预期的企业,在笔者眼里是没有价值的。不能因为我们目前国内缺少优质的成长性、创新性企业,我们就得保守守旧。我国的资本市场需要倡导多维度、立体化价值投资体系。

  作为二十四年价值投资的践行者,笔者从1996年就开启了公司研究与实地调研的历程,无论理论还是实践都有一些深刻的体会。笔者深感,传统的价值投资理念已经不能代表新经济的未来,更不能体现资本市场的本质,价值投资震撼升级的时代已经到来。价值投资的震撼升级必须从多个角度与维度来进行。

核心价值的角度

  如果不能认真了解价值投资的核心要素是什么,那就是对价值投资的亵渎。我们认为,创新与成长永远是股票的最核心价值,也是价值投资最核心的因子。先看创新因子。

  或许从人类价值的角度更好理解价值投资的核心价值点。世界需要前进,人类需要进步,靠的是什么,不是喝酒吃饭,穿衣住房,那已经是基本需求。而是科技创新,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带给人类最大的进步与幸福。所以,科技创新才是人类社会最大的价值所在。而资本市场恰恰是聚集社会资本来实现资源有效配置的最佳场所。把社会上的资金集中起来,用一种制度,一种理念去引导这些资金去它最该去的地方,这就是资本市场最该做的事情。哪里最该去呢?一定是科技创新企业!支持他们,鼓励他们,投资他们。

  当然,科技创新会有风险,所以,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承担风险。所以,价值投资就分成了两类,一类是保守型价值投资,仅以投资分红、稳健安全为前提、为目的。他们是理性的投资者,但笔者认为这也是狭义的价值投资者。这类价值投资者投的企业往往只满足人类社会的基本需求或者部分消费需求。没有突出的社会价值与人类价值,更没有推动价值与创新价值。

  真正伟大的投资者是在自己可以承受的风险范围内,勇于去支持那些勇于创新的企业,支持科技创新的精神,鼓励那些为人类进步不断前行的企业。这样的投资者更加看重创新价值、成长价值以及人类价值。他们会承担更高风险,但对世界、对人类、对社会更有积极意义与推动作用。这里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很多人都说智能语音龙头企业科大讯飞的市值太大了,但也仅仅相当于“半瓶洋河大曲”。还没有完全进入资本市场中科寒武纪暂时还没有什么业绩,融资估值10亿美元,也仅仅相当于一瓶名酒的“瓶盖”吧。它们的估值高吗?对于中国,对于世界,对于人类,谁的价值更大,估计不需要脑子思考就可以得出结论。再看看整个军工板块,也仅仅相当于三四瓶五粮液。也仅仅与中国人寿一个公司的市值差不多。以美国为例,军工企业虽然不是美国市场市值最大的一类企业,但也是市值较高的一类。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通用、霍尼韦尔、雷神等,市值低的也在4000亿人民币以上,高的在万亿人民币市值。

产业方向的角度

  我们可以再换个角度看我们目前投资理念的落伍与偏差。看看我们的市场目前市值最大的一类公司是哪些,我们占据全球市值最大殊荣的群体是哪些?

  房地产行业,万科目前是中国也是全球市值最大的房地产企业,市值为3000亿人民币。建筑业,中国建筑、中国交建成为世界巨头,都是接近3000亿人民币的市值。煤炭行业,中国神华超过4000人民币市值更是成为霸主。烈性酒领域,茅台今年市值超越帝亚吉欧成为世界酒王。世界食品巨头卡夫退市前也仅仅3、4百亿美元市值,麦当劳、联合利华市值也仅在一千亿美元以上,可口可乐也不到两千亿美元(一万亿人民币多点)。银行业,以工行为代表的中国四大行,不断冲击世界市值第一,工行市值已经高达两万亿以上,大大超越富国银行。保险业,中国人寿最新市值接近8000亿人民币,远远超过了美国国际集团。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世界市值第一,基本上都是金融与传统行业,没有一个科技类企业与创新型公司。而美国的最大市值公司基本上都是科技型公司,比如,苹果、微软、谷歌、Facebook、亚马逊。所以,中国的投资理念必须全面升级与转变。中国市值最大的群体所代表的产业方向存在严重的问题。

稀缺性价值的角度

  我们还可以用一个角度看企业价值,那就是不可或缺的价值,不可替代性价值。少一个做家电的巨头,对中国没有任何影响。那些大市值的钢铁、煤炭,少几家也是可以的。很多行业的企业少了几家不会对我们的生活有任何影响,对社会、对国家也毫无影响。但再看这些公司的市值,两三个大家电企业的市值就是目前整个军工板块的市值。但是军工领域哪个又能缺少呢?是可以少导弹、少歼击机,还是可以少航母呢?还是可以少网络安全呢?有人说,我有收入、有利润,市值当然可以大。但笔者认为,衡量一家企业的价值,核心因素绝不是当下你能够赚多少钱。这类企业不是不可以投资,但还是需要回到资本市场最核心价值观的角度,具有核心价值的企业就是那些不可或缺的、就是国家与市场必需型的企业,无可替代性企业。这些企业即便暂时收入一般,长期看也注定是独角兽型的企业。

未来价值的角度

  我们都知道,买股票是买未来。成长价值是价值投资另一个核心因素。无论一个企业原来如何,哪怕很烂,但是,如果未来会越来越好,这本身就具备价值。巴菲特以往的“捡烟屁股”是价值投资,现行IPO政策下的“壳资源”市值低到一定程度也可以进行价值投资。我们坚持认为,过去不重要,现在也不是最重要,只要可以推导出它的未来会越来越好,那就是价值。

从分红回报的角度

  巴菲特的公司从来不分红,为什么?真正的优秀公司它的盈利能力一定比普通的公司强,资金放在公司可以滚动赢取更高收益。如果一家公司有大把的资金不知道做什么,不能再去为股东获得稳定回报,那就不是我们心目中的价值公司。所以,一部分不分红的公司或许是投资价值最高的公司,高分红的公司或许不是真正的价值型公司。类似茅台这样的公司为什么要上市呢?茅台退市,换取100多个几十亿市值的创新型企业上市,哪个选择对国家、对社会更加有利呢?答案不言自明。

从交易时机的角度

  很多人误解地认为价值投资就是买了长期持有。投资的本身除了人类价值、获利需求之外,还有一个更加根本的因素是为了追求快乐。如果投资的过程让你很不愉快,备受煎熬,那么,投资的本质就变味了。尤其是中小投资者,心理承受能力、资金实力都很欠缺,盲目地进行所谓不看时机的价值投资会输得很惨。所以,价值投资本身不仅仅是选股的问题,还有一个择时的问题。仅仅会选股也只是个瘸腿的价值投资者。好东西还要买在好时候。一家公司本身的价值一定是包含时间因素。就连利息都是按天计算的,投资怎么可以忽略时间的因素呢?做任何事情都得讲究时机的因素,更何况投资呢?那些抛弃时机概念的价值投资注定是伪价值投资。至于如何择时那又将是另一门可以深入探讨的学问。比如我们一直在探索与完善的上涨价值论(大拐点+引爆点)。

四大领域最具成长潜力

  成长性与创新能力是衡量企业价值高低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这就是笔者推崇的价值观。从战略上讲,超大规模资金可以配置部分稳健性、稳定性企业。但从资本市场的功能角度,从推动人类社会进步角度,从真正的投资预期角度,成长性与创新性是永远不可以缺少的价值因子。成长、创新与业绩的优良没有矛盾。这两者是能够互相促进的。从苹果、英伟达等企业的发展历史看,高速成长的过程,业绩一样的出色,估值一样的合理。不能因为目前国内缺少优质的成长性、创新性企业,我们就抛弃最优秀的理念去保守守旧,去墙角取暖。我们越是去大力支持这样的企业,给他们高估值,才会吸引全球资本来我们国家发展与创业,才会吸引人才与技术,才会更多、更快地诞生中国的苹果与英伟达。我们一定要大力倡导多维度、立体化价值投资体系。什么时候,茅台成为常规的消费蓝筹,中国第一高价股变为科技蓝筹,投资风尚更加注重创新价值、成长价值,我们的市场才能真正成熟,价值投资的理念才能真正深耕于资本大地。希望价值投资的震撼升级早日到来。

  沿着上述思路,我们认为,从行业上看,大军工、大健康、大智能(包含大数据、物联网等)、新能源汽车四大领域是未来中国最具成长潜力、创新潜力的领域。让我们一起以全新的价值投资理念去拥抱伟大的行业、伟大的公司,分享中国与世界的辉煌。

 

[责编:gaoqing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