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资本风云人物>正文

他一句实话,让全社会都不淡定了

2016年12月28日 17:21来源:红刊财经作者:李壮

曹德旺不会想到,自己一句制造企业税负太重——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却引起轩然大波。刚好赶上“死亡税率”这个新闻爆点,曹德旺的言论一下子把他这自己推上了“新闻头条”。他在美国投资设厂的事儿变成了“跑路”,有声音大喊“不要让曹德旺跑了”……

他能跑哪里去?在十多年前福耀成名天下的前夜,他“退掉了”美国绿卡,现在又何必用投资的方式重拿一个美国绿卡?他创立的福耀玻璃市值450多亿元,净资产300多亿元,他现今在美国投资设厂计划总规模为10亿美元(约合69.48亿人民币),用市值的15%“跑”美国去,是不是失去的更多?曹德旺疯了?

还原福耀美国设厂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福耀玻璃的产品从1995年打入美国,到1998年却亏损了近千万美元,直到后来改变经销模式转而扭亏。2011年以来,福耀玻璃开始在俄罗斯、美国筹划投资建设生产基地。

2014年1月,福耀在美国俄亥俄州宣布购买原通用汽车莫瑞恩(Moraine)旧址场地,投资2亿美元新建汽车玻璃工厂,并计划雇佣800名本地工人。这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俄亥俄州的单笔最大投资,在当地引起巨大关注。俄亥俄州州长凯希克(John Kasich)盛赞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是全球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

在俄罗斯和美国设厂,曹德旺早有这份企图心,也赶上了“新契机”。福耀玻璃的全球客户包括大众、通用、奔驰、宝马、宾利、奥迪、克莱斯勒等等,大众请求福耀在2012年前在俄罗斯设立配套厂,福耀那么做了。通用请求福耀在2016年底前在美国设厂,福耀也满足了对方的要求。正是先有客户和订单,福耀在海外设立工厂才有了底气。

单就莫瑞恩工厂而言,之所以选在那里,一个重要因素是当地政府给了政府补贴,福耀玻璃相当于白拿了那片土地。

从福耀自身来说,为了支持海外建厂,福耀玻璃H股(3606)于2015年3月31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融资70亿港元。

从曹德旺自己来说,在2014年、2015年两年中,他频繁造访美国,一手推进莫瑞恩工厂和伊利诺伊州原PPG旗下的芒山(Mt.Zion)工厂的两条改造新建的浮法玻璃生产线。2015年中,福耀美国莫瑞恩汽车玻璃生产基地的首片玻璃前档玻璃下线,芒山工厂的浮法玻璃线点火试生产。

到今年10月7日,福耀莫瑞恩汽车玻璃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该工厂的总投资也从最初的2亿美元扩大到6亿美元,是俄亥俄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该工厂计划年产450万套汽车玻璃,目前已在当地雇用2000多名工人。

投资扩大,雇佣当地工人数量扩大,福耀从满足客户需求方面更进一步——看好美国经济发展预期。用曹德旺的话说,“我早就应该来了(到美国),而不是一直拖在国内。”

包含福耀莫瑞恩汽车玻璃工厂在内,福耀目前在美国工厂和仓库建设总共投资约10亿美元。


没落之地

福耀莫瑞恩工厂和其他两处设施都处在美国“锈带”上——以底特律、匹兹堡、芝加哥等城市为核心的没落了的重工业区域,这片区域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再遭重创。这也是为什么福耀到那里去投资会获得当地政府无以复加的赞誉。

在没落之地又该如何孕育希望?

福耀在接手芒山工厂时,主动接收了近300名工人。产业衰落之地最常见的是劳资纠纷,这里也一样。芒山工厂的工人们和这座工厂的前“主人”PPG就公司承诺增加而未增加2美元时薪的事打了几年官司。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工厂变成了中国人的工厂,这笔账自然着落到了福耀头上,实际上PPG的违约和福耀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老板”曹德旺主动和工会代表们见面、“交心”,和他们讲自己白手打拼的历史,安慰他们“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后,工人们的要求、PPG留下的烂账,福耀予以接受。

一上来就给美国工人“加薪”不是曹德旺慷慨,而是他真的确信这不是一笔赔本买卖。他算的一笔账是这样的:美国每立方天然气约为7毛钱人民币,中国是2.2元;美国电费3毛钱左右,中国6毛多;美国的高速公路不收费,中国过路费5毛钱/吨等等。一句话总结,美国制造企业的综合税负约为40%,中国企业的综合税负约为75%,后者比前者高35个百分点。在税负以外,中国既有的廉价劳动力优势也正在失去,目前国内工人的整体薪酬水平和周边国家如俄罗斯等国的水平已经接近。

福耀在美国那片没落之地面对成熟工人青黄不接,平均薪酬水平是中国的8倍等现实,但都在曹德旺的“账本”安排以内,另外福耀也有一套工厂运行模式“适合”美国。


曹德旺的工业4.0

曹德旺在2015年提出“让工业4.0在福耀落户”,具体形成了福耀智能化工厂项目。曹德旺拥抱工业4.0背后有多重因素推动。首先是国家呼吁企业界关注产业升级,政策上给予了各种优惠。其次是福耀集团虽然是中国第一大、全球第二大汽车玻璃制造商,但和全球第一大汽车玻璃制品公司日本旭硝子(AGC),以及板硝子(NSG)等企业在汽车玻璃的新材料及应用技术上仍存在明显差距,受制于人。最后,福耀在汽车玻璃工艺及装备研究领域始终走在行业前面,在某些领域也取得了一定突破。福耀集团认为,福耀智能化工厂项目利于其打破国际设备公司的产品垄断,打破先进同业的高端产品和前沿技术垄断,促进汽车玻璃行业转型升级。

目前(2016年6月数据),福耀拥有员工2万余人,拥有机器人500多台。制造业每万名工人拥有的机器人数量,美国为100多台,日本为300多台,福耀的指标比美国多,少于日本。不只如此,在福耀拥有的500多台机器人中,有100台左右是福耀自制——这个水平在本土同业中极为少见。2016年中,福耀玻璃“汽车玻璃智能工厂试点示范”项目入选国家工信部2016年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名单。

多年的累积以及在智能化工厂上的探索,为福耀在美国兴建新厂铺平了道路。美国媒体报道,福耀莫瑞恩工厂采用了先进的设备,集合了世界一流的技术及各种不同的工艺来满足各大汽车厂商的需求,产品包括夹层玻璃、钢化玻璃等。工厂已雇佣2000多名员工,计划年产逾450万套汽车玻璃。

那么,福耀莫瑞恩工厂是否采用了和国内类似的技术?

比福耀莫瑞恩工厂晚一个月试生产的福耀天津汽车玻璃生产基地,占地面积约为福耀莫瑞恩工厂的一半,投资10亿元,建有钢化玻璃和夹层玻璃两个生产工厂,全都投产后产能达到400万台套,就业人员可以达到1800-2000人。福耀天津汽车玻璃生产基地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自动化、智能化程度最高的汽车玻璃生产基地。对比可知,福耀莫瑞恩工厂和福耀天津汽车玻璃生产基地的基础设施水平相近。

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说,美国工厂将尽可能用机器人替代人力。这首先有人力成本考量,其次福耀也有拿得出手的成套技术。


扎眼的“认真”二字

曹德旺原本是因为美国投资接受采访,他希望宣传的重点是福耀的国际化。他没想到,这次公司宣传意外地变成了曹德旺“炮轰”当前税收制度。但这并不意外,曹德旺是个天生的生意人,也是个别人敢问、他就敢说自己看法的人,甚至是个比较较真的人。

十多年前,PPG向美国商务部提出申请要求对福耀进行反倾销调查,并加征11.8%的反倾销税。曹德旺一方面聘请美国顶尖律师应诉,另一方面寻求庭下和解,最终福耀获胜。PPG也因此真正认识了福耀,并最终把自己的芒山工厂转给了福耀。三十多年来,曹德旺累积捐款数十亿元。不同于一般慈善家,曹德旺对捐款透明化有着严苛的要求,换句话说,他的每笔捐款几乎都能查到去向以及受益人。

因此,当“死亡税率”这样的问题碰上曹德旺,答案一定会有“爆点”。可他的初衷和从前一样,“我之所以公开讲,中国税负太高、成本太高,这不是我在抱怨,也不是我要跑。我只是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业家,提醒大家危机感,告诉大家要小心。”

像“中美制作企业税费比较”这样的核心问题以及曹德旺的初衷完全被其他的声音淹没,比如“不要让曹德旺跑了”。

曹德旺在1994年拿到美国“绿卡”,结果2005年又“还”了回去。他给美国大使馆的解释是,他做不到去美国定期住的条件。背后真正的原因是,福耀要起来了,他也要成为“大人物”——真正有抱负的大人物是不会移民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2005年福耀玻璃的经营情况和前一年没有太大差别。2006年公司的净利水平急速上升,之后在海外包括欧洲、日韩等地迅速设立子公司。2009年,曹德旺斩获“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

在个人和公司事业越来越全球化的时候,曹德旺出现在贯穿美国锈带的俄亥俄州75号州际公路上,或者出现在世界其他地区,传递出的讯息不该是“中国企业跑了”,而应该是“中国企业终于走出去了”。

曹德旺“炮轰”国内的税收制度也不该解读为“端起饭碗吃肉,放下饭碗骂娘”的不知足、不感恩,而是重新审视税收制度本身到底合理与否。从曹德旺自己来说,在上世纪80年代因为农村“整党整风”运动差点受波及的他,从那时就养成了对会计学的“忠诚”——生意的账、慈善的账或者税收的账,他从来都清清楚楚。

[责编:he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