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IPO质疑>正文

亚泰国际:应收账款激增背后存隐忧

2016年06月27日 14:56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 王宗耀

 亚泰国际虽已通过发审会的审核,但其招股说明说书中依然有很多问题待解,5月28日的《红周刊》刊发的《亚泰国际隐忧围城》文章中,记者对其优势业务占比不高、经营业绩下滑、出现资金困局、涉嫌粉饰业绩等问题进行了相应分析,而除了这些已分析过的问题,记者还发现公司应收账款也存在疑点,近年来持续大增导致资金紧张现象已成为公司不可回避的问题。也正是应收账款问题,近日,欣泰电气因应收账款过大而涉嫌财务造假上市被证监会顶格处罚、相关高管也被实行市场禁入。

  对于亚泰国际而言,公司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不仅导致企业资金被大量占用,流动资金出现匮乏,甚至还引发了一系列诉讼案件。与此同时,记者还发现亚泰国际的质保金变化与其工程收入变化也不匹配。一系列问题的存在,不禁让人对亚泰国际营业收入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祸”起应收账款

  应收账款问题是亚泰国际长期面临的一大难题,在2012年至2015年6月末,亚泰国际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6.64亿元、7.56亿元、11.17亿元和12.74亿元,其净额分别占同期末资产总额的66.38%、69.25%、72.29%和74.55%,就数据而言,应收账款不但规模庞大,且增速也非常明显,2013年和2014年其应收账款余额的增幅分别为13.73%和47.78%,而2015年6月末则较2014年末增幅也达14.07%。

  虽然亚泰国际应收账款金额大与其所属的建筑装饰行业自身特点有关(建筑装饰行业的公司在包揽工程及施工时需要垫付大量资金,较长的施工周期导致企业回款周期也相对较长,同时也带来质保金时间较长),但从亚泰国际提供的相关数据分析看,其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不仅仅只是行业自身特点问题,还与公司的信用政策发生改变有很大关系。

  我们知道,在建筑行业中,正常情况下,如果企业信用政策不发生变化的话,应收账款的增速应与营业收入增速相匹配,但亚泰国际的实际情况却明显与此规律有出入。以2014年来说,亚泰国际营业收入从15.66亿元增长到17.90亿元,增幅为14.34%,然而同期应收账款增幅却高达47.78%,远远超过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致使2015年6月应收账款余额超过当期营业收入3亿多元。我们知道,应收账款的增长速度远超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必然对应着该企业对客户的信用政策发生明显变化,意味着应收账款的回款状况出现恶化。在我国建筑施工行业中,部分企业为了揽到工程、有活可干,不惜放宽政策,接受业主苛刻的条件,垫付大量资金,虽然这种行为在短期内使得自己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但结果往往是应收账款风险也出现同倍增长。作为即将上市的公司,亚泰国际应收账款增速变化反映出该公司很可能放宽了信用政策,通过刺激营业收入快速增加来“增肥”公司业绩。

  招股书中提供的信息显示,伴随着应收账款的飞速增长,亚泰国际应收账款周转率也出现了明显下滑,从2013年的2.20次下降到2015年6月的1.55次。资金不能及时回收、应收账款占用流动资金越来越多,亚泰国际已经陷入到账面上有利润而现实环境下却无资金可使用的尴尬局面,体现在现金流量表中,则是2015年6月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了6829.32万元的负值。为了摆脱资金上的困局,亚泰国际也不得不继续增加负债来维系运营,体现在公司短期银行借款的明显增加。数据显示,在近半年时间内,亚泰国际短期借款从2014年底的1.61亿元迅速增加到2015年6月的2.39亿元。

  当然,最直接的影响还是其偿债能力的快速走弱,相比其所选择的可比对象金螳螂、亚厦股份、洪涛股份、广田股份和瑞和股份5家同行业公司,亚泰国际偿债能力不仅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且以2015年6月30日数据为例,母公司资产负债率甚至远远高于所选的5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12个百分点以上,而速动比率和流动比率也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如表1)。

  与此同时,亚泰国际应收账款的不断增加也使得公司坏账计提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在2014年底到2015年6月末,该公司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从2307.26万元增长到5658.37万元,翻了一倍多。按照亚泰国际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政策,如其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按照100%比例进行计提(这是行业内普遍采用的计提政策),则该公司因应收账款产生的坏账损失是相当的大。

  在这里面还存在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即亚泰国际对应收账款大客户河源市源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河实业”)的信用政策是相当的宽松。依据招股说明书数据,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6月末亚泰国际对源河实业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047.80万元、5111.62万元、5109.62万元和5109.62万元,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公司针对该客户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金额就高达3330.17万元,另外还有1~2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215.90万元,4~5年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563.56万元。从应收账款形成对应相关项目来看,河源万绿湖酒店项目应收金额为215.90万元,河源万绿湖国际会议度假酒店样板房精装饰工程施工项目45万元,河源市东方兄弟国际酒店精装修工程施工4848.72万元,由此计算,仅源河实业4年以上的应收账款金额就高达4893.72万元。问题在于,为什么亚泰国际敢于在4年以上应收账款仍未结算之前,又为何甘愿冒险继续垫资接纳该公司新的订单,进而形成新的215.90万元1~2年的应收账款呢?

质保金之疑

  如前文所述,应收账款的增幅与营业收入的变化有关,实际上,在建筑装饰行业中,应收账款中质保金的规模与其营业收入变化相关性反而更为明显,毕竟在建筑施工领域中,每一个基建工程基本上都会涉及到质保金问题,因此,质保金的规模变化应该与企业营业收入规模变化相匹配才对,然而,《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亚泰国际的质保金却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按照亚泰国际招股说明书的介绍,工程质量保修的范围通常包括地基基础工程、主体结构工程、屋面防水工程、有防水要求的卫生间、房间和外墙面的防渗漏、供热与供冷系统、电气管线、给排水管道、设备安装和装修工程,以及双方约定的其他项目。通常,屋面防水工程、有防水要求的卫生间、房间和外墙面的防渗漏的保修期为2年,少部分客户会要求防水为5年保修期;装修工程的保修期为2年;电气管道、给排水管道、设备安装工程的保修期为2年;供热与供冷系统的保修期为2个采暖期、供冷期。质保金通常为工程结算总价的5%,在保修期满后由发包方支付给公司。

  从招股书提供的数据来看,亚泰国际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6月装饰工程施工实现的收入分别为9.37亿元、13.36亿元、15.54亿元和8.25亿元,其中2013年和2014年的增长幅度分别为42.58%和16.32%,理论上,其应收质保金变化幅度应该与之差不多才对,可实际上其应收质保金余额2013年只增长了22.67%,远远低于收入增幅,而到了2014年质保不但没有出现增长,反而减少了6.98%。

  从亚泰国际质保金占装饰工程施工收入的比例来看,2012年、2013年、2014年这一比例分别为12.03%、10.35%、8.28%,按道理来说,保证金占装饰工程施工收入的比例本该是相对稳定变化,然而亚泰国际的这一比例却呈现出明显下降趋势,这就显得非常奇怪了?

  正如亚泰国际所述“质保金通常为工程结算总价的5%”,这是行业内普遍执行的标准,一般不会有太大变化,考虑到亚泰国际施工工程的质保期为一般工程二年,这一比例高于5%尚可理解,但是质保金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却显得十分诡异了,假定其提供的保证金数据没有问题,那么按照固定比例推算,则亚泰国际工程施工所实现的营业收入数据就显得十分可疑了。因此,结合记者在《亚泰国际隐忧围城》中对其营业收入与现金流不匹配的情况综合去分析判断,该公司营业收入不排除有造假的嫌疑。

多起诉讼案件集中暴发

  正因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造成了亚泰国际流动资金的大量占用,使得企业陷入资金匮乏的局面,由此也带来相应纠纷,诉讼案件也随之产生,据招股说明书披露信息显示,公司2015年内未审结案件高达7起。

  其中最早一起案件始于2014年1月7日,天津德升因与亚泰国际合同纠纷,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亚泰国际支付违约金13397340元、维修费用2214171.14元及相应的诉讼费用。而亚泰国际也于2014年4月4日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反诉,反诉请求为要求被反诉人支付:(1)工程款本金9341794.25元及利息;(2)工期延长损失4586627.5元;(3)单方解除合同损失1505483.92元。从事件进展看,该案件一直截止到财务报告披露之日,仍未审结。在其余的6起集中发生在2015年诉讼案件中,亚泰国际也均以被诉讼人身份出现。

  2月16日,深圳浩博凯恒有限公司就与亚泰国际之间的货款合同纠纷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其支付拖欠货款、安装费等费用1714564.97元,违约金146133.36元,共计1860698.33元;同年3月23日,亚泰国际收到保定市新市区人民法院传票及刘明英(原告)民事起诉状,就双方的器材租赁合同纠纷要求判令发行人支付租金及利息共计615044.00元,并返还剩余建筑器材或折价赔偿损失;5月4日,重庆翰林万邦地毯有限公司就与亚泰国际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其支付货款1460357.20元及违约金。截至财务报告披露之日,该案仍在审理中;7月,上海荔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就与亚泰国际的购销合同纠纷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其支付材料款2430861.19元及截至2015年5月30日违约金1122373.74元和判决生效之日止的违约金;8月13日,上海涌灵木业有限公司就与亚泰国际的木制品合同纠纷向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其支付剩余材料款1584965元及逾期支付的滞纳金。2015年8月14日,北京荣盛新鑫龙石材有限公司就与亚泰国际的采购合同纠纷向天津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公司偿还其天然石材款3953170.00元。

  从以上集中暴露的6起案件来看,截至财务报告披露之日,均在审理中,虽然案件的结果不便评论,但从公司在短时间内出现多起诉讼案及相关诉讼内容去看,这些案件大多集中在要求亚泰国际支付材料款、货款的诉讼请求上,这说明亚泰国际存在着非常明显的财务危机,否则案件内容应该是多样化的。■

[责编:houch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