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周刊速览>财智社区>正文

王健林和他追逐的那些目标

2016年09月11日 16:00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李壮

  编者按:王健林“一个亿”的小目标刷爆媒体圈。同样让投资者关注的,还有二级市场因万达私有化而被热炒的概念股。作为万达掌舵人的王健林,他的今天靠的就是一个个小目标的实现。在万达商业准备回归A股的当下,如何解决万达在香港市场的“价值低估”问题,以及万达在互联网金融上遇到的困难,都是王健林实现下一个目标面临的挑战。

 

  “想做首富……最好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华人首富王健林最近对心怀大梦的创业者们说的一句话,引爆舆论。深圳的一名创业者当即注册了一家“赚他一个亿”公司,而“小目标”这个词估计很快就会为变成某某公司的名字。
  对王健林来说,一个亿的目标,只是他早上到办公室上班,然后等到中午吃午餐就能轻松搞定的事。即使放到万达创始那年,一个亿也只是一年的事。走到华人首富这一步,是原本想做将军、后坐办公室的王健林彼时并不会预见到的。今天这一切,只是他投身商海且把一个个小目标逐步实现后的一个结果而已。
  除了宣讲“小目标”,王健林还脚踢迪士尼。实际上,他这是在为万达文旅业务站台,也是为万达转型造势。
从军官到老板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老板”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在王健林身上应验了。
  王健林父亲是老红军,他也在15岁(1970年)那年投身行伍,不到30岁的他成为沈阳军区最年轻的团级军官。那时,他最大的梦想是做一名将军,戎马一生。可80年代中期的“百万大裁军”让这位令行禁止的军官主动转入地方,在大连西岗区政府做起了办公室主任。
  两年后,西岗区政府做了一件大事——政府直管的已负债累累、濒临破产的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面向全区公开招聘总经理。这一年是1988年,成功当选总经理的人是王健林。放弃“官身”改当老板的王健林,做出这个决定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从办公室主任的岗位往上看,仕途一眼看到底,终归没有意思;二是政府鼓励个人致富,他自信凭自己的能力绝不止于成为人人羡慕的“万元户”——以平价购买力计算,当时的1万元相当于现在的255万元。
  可是,他虽顶了个“总经理”的大名头,其实啥都没有,没钱也没项目,只有公司负债。他全部的手下只有20多个坐惯机关的员工;借用的临时办公室和锅炉房在一起,员工上一天班都灰头土脸;一辆公司“专车”是区政府淘汰的双座农用车。于是,他从老战友那借了100万把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改注为“大连市西岗住宅开发总公司”,使公司名字变得高大上了一些。他还向朋友“借”指标(当时大连只有3家房地产国企有用地指标),开发了南山住宅项目,这个项目为公司带来了290余万元净利(合现在的7.4亿元)。靠着这笔钱,公司140余万的负债被填平后还有了盈余。
  在首个项目进行的时候,王健林频频跑市政府,想批地(拿了用地指标还需市领导批准)。一位被找烦了的市领导给他出了一道难题——把大连首个棚户区改造项目给了他。
  棚户区改造项目一向难做,首要问题是成本。王健林获得的项目经过核算,一平米改造成本达到1200元,当时大连卖得最贵的房子每平米不到1100元。正是因为面粉贵过面包,在王健林之前有3家国企拒绝接这个项目。当王健林把这个项目带回公司时,大多数员工也是举手反对。可他说:“开发公司,只有开才能发,你都不敢开怎么能发呢?”
  如果要开发那个棚改项目,新房每平价格必须达到1500元以上。于是,王健林提了一条“开动脑筋,主动出击主场”,对应当时大陆的楼房没有明厅,没有卫生间——县处级以上干部才允许配置等落后状况,他要求每户都要做明厅、卫生间,木头窗换成铝合金窗,并加装防盗门。当项目建成,叫价1580元/平米,1000多套房子在一个月内就告售罄,公司获利1000多万元。
  没人喜欢的旧城改造,变成了王健林的摇钱树,他总结那段经历只有两个字“敢干”。
  其实,“敢干”的风险很高。因为棚户区改造项目大获成功,为了感谢员工,王健林用公费搞了一次庆祝活动,他因此被举报到市纪委然后收获了一个“通报批评”。从公司内部来说,公司属于国企,对混机关混惯了的员工他没有权任免,为了辞退两个司机他甚至要以自己辞职相逼才获得上级的批准。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当1991年大连市获准代表东三省选3家企业作为首批股份制试点企业,且大多数国企都拒绝“出场”后,王健林站了出来。1992年8月,“大连市西岗住宅开发总公司”变为了“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万达集团”),完成了从国企到民企的蜕变。
  也是在万达诞生的那年,王健林接了一个政府进行到一半的项目,不巧的是赶上了房地产宏观调控。银行贷款因为实行总量控制,很多项目贷不到钱。王健林的项目需要2000万启动资金,结果找了十几家银行业也没能拿到贷款。当地政府出于责任,指定一家银行给予万达贷款,但那家银行行长要么拖要么躲,就是不给贷款。穷尽所有方法的王健林,被逼到了破产的悬崖上。最后,在朋友的建议下,他以年利20%的高昂代价发债,才算让万达启动了那个项目,也让万达躲过了一劫。期间王健林曾九天九夜没睡觉,病倒在办公室。
足球玩家
  1993年,王健林带领万达集团进行跨区域经营,在广东设立分公司。因为这在当时没有先例,他所设的分公司实际是挂靠在别家公司。广东省特别是广州,当时已经是房地产开发的重镇——即便今天依然是。不过,1993年中,国家加强了宏观调控,炙热的海南房地产开发瞬间灰飞烟灭,包括广州在内的全国房地产市场也陷入停顿。
  在地产企业要么消失,要么紧缩战线过冬的时候,王健林盯上了他喜爱的足球。
  1994年3月8日,中国第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成立,首任主教练张宏根带领球队取得了首届甲A联赛冠军。在甲A联赛的前5个赛季里,大连万达俱乐部拿到了4座联赛冠军奖杯,一次亚俱杯亚军,并创下职业联赛55场不败的神话。
  在那个年代,只要是球迷无人不知大连万达。那时,在赛场上跑动的万达球员和在场边观战的万达老板王健林,常常占据媒体头条。
  王健林在媒体上的突出形象是“有钱”“任性”。1996年,(大)王涛66万“天价”转会国安。次年,王健林用220万的新天价为大连万达引进郝海东。只要王健林认可,大连万达几乎可以买下国内的任何一个球员。
  最“任性”的是,1998年9月27日,在足协杯半决赛大连万达迎战甲B联赛“练级”的辽宁男足时,因当值主裁判3次误判使大连万达输掉了比赛,王健林在赛后冲上场厉声质问主裁判俞元聪。这还不算完,在接下来的新闻发布会上,怒气未消的王健林抛出了两句话:“第一,万达会对本场比赛的执法进行申诉。第二,基于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万达在本赛季后将永久退出中国足坛,以示抗议。”这成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史上最知名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事件。
  1999年,王健林彻底退出中国足坛。前后共6年,大连万达在甲A联赛留下了4次冠军和1次中国超霸杯冠军战绩,成就一代王朝。
  直到2011年,王健林巨资赞助中国足球,受邀成为足协顾问后,他宣布3年至少出资5亿元人民币,全面支持中国足球振兴。可他依然远离国内联赛,奇妙的是,他却在今年初出资入股西班牙马德里竞技俱乐部。他这样做的目的比较纯粹,就是为了给在西班牙留学的中国青少年提供发展通道,让更多的小孩子有更多可能进入高水平俱乐部,进而支持中国足球青少年发展。
夺人眼球的目标
  在王健林愤而离开中国足球的那年,中国的福利分房政策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房地产市场化,就此开启了中国房地产的黄金时期。
  边学边做的王健林当时已打好了两个基础,即品牌和业务的全国化。2001年,万达集团在10个省市设立了分公司,总资产和年销售额比照玩足球前的10亿元级规模,分别达到百亿级。
  在那个时间节点上,万科开始冲击全国市场。万达则在思索用怎样的模式开发好全国市场。最终,万达的商业综合体项目——万达广场出炉并全国开花。万达商业综合体项目涵盖了商业中心、配套写字楼和公寓等,其中一些项目出售,部分物业自持。出售产品能快速回笼资金,自持物业可以变成公司的长期现金流。
  最初,万达为吸引商家入驻自持物业费尽心思,他们为沃尔玛开出了极为优惠的条件才成功引入。之后,家乐福、美国百胜、香港新世界等依样画葫芦,最终成为万达的铁杆合作商家。截至2015年底,万达广场在全国已开业达133家(当年新增26家),分布在北京、江苏、浙江、广东、山东、福建、湖北、辽宁等26个省市,年销售额达1500亿元。
  2015年初,王健林明确在用自有资金投资持有万达广场这种重资产模式以外,必须推轻资产模式,即万达广场的设计、建造、招商、运营、慧云系统、电子商务系统都由万达自己做,使用万达广场品牌,但所有投资由别人出,资产归投资方,万达与投资方从净租金收益中分成。轻资产模式去掉了房地产销售环节,弱化了房地产形势、房价高低影响,使收入更加稳定。今年1月,王健林预计2016年新开万达广场55家,是去年的近一倍,万达商业计划全年营收预计约1300亿元,但净利目标将保持两位数增长。
  实际上,王健林旗下已经在商业地产以外开辟了多个业务板块,而且都有极富雄心的目标。
  2006年时,万达进军文化旅游产业;2010年提出国际化目标,即到2020年成为资产1万亿元,收入6000亿元,净利润600亿元的世界一流的跨国公司。而且,到2020年万达集团的服务业收入、净利占比要超过65%,房地产销售收入、净利占比要低于35%;海外收入占比超过20%。
  对于王健林来说,万达的转型必然会与其他行业领导者产生直接冲突。今年以来,王健林多次发声,要让“上海迪士尼20年之内盈不了利”。这句话的背景是,万达总投资近700亿元、建设两年多的文化旅游城项目南昌和合肥万达城项目开业或即将开业。在去年,万达同样长周期、重金投入的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和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开业迎客。王健林在今年初的万达集团2015年会上就说,今年要“特别把西双版纳、南昌、合肥3个项目做旺”。也是在年会上,他提出“一定要超越迪士尼”,并提出“广州万达城要超过香港迪士尼,无锡万达城要超过上海迪士尼”。
  万达城“包围”了上海和香港迪士尼,但能不能像王健林所说的那样击退老牌国际公司,至少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这以外,王健林还在面对两大挑战。
  港股万达商业半年报显示,万达商业目前的资产总值约为6947亿元,负债总额约5047亿元,负债率约为73%,融资成本为56.28亿元;万达商业收入376.35亿元,同比增长21.82%;净利润61.75亿元,同比增长18.48%。万达商业上半年收入主要来自投资物业租赁及物业管理、物业销售和酒店经营三大板块,占比分别为约21.58%、67.26%及7.05%。万达商业表示,收入的增长主要来源于本期内可租面积和平均租金的提升。其中存在的问题是,租金上涨增厚利润的做法能否延续下去?另外,万达商业合约销售总金额为506.23亿元,同比下降17.33%,以及销售的毛利率为31.14%,同比降低8.38%。如果说销售额缩减是战略性的安排,毛利率降低则值得警惕。另外,万达商业正准备回归A股,在弱市当头的情况下,王健林诟病香港市场“价值低估”的问题将怎么解决?
  从媒体的关注点来说,王健林为进军网络金融成立的“飞凡联盟”——“万达、腾讯和百度联盟”又名“腾百万”刚刚解体,媒体上有关万达观念落后、模式落后、飞凡网频繁换帅和飞凡APP制作粗糙等问题不断被提起。总之,不差钱的王健林,在互联网金融上遇到的困难比机遇多!
  2020那个高远目标就放在那里,首富王健林要达到的目标从来是提前完成,绝不许落后,那么这一次呢?■

 

[责编:han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