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IPO谈论>正文

董登新:IPO负面清单是放管结合的体现

2015年12月31日 08:44来源:腾讯财经

    2015年10月19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意见明确安排:按照先行先试、逐步推开的原则,从2015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在部分地区试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积累经验、逐步完善,探索形成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及相应的体制机制,从2018年起正式实行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内核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把转变政府职能与创新管理方式结合起来,把激发市场活力与加强市场监管统筹起来,放宽和规范市场准入,精简和优化行政审批,强化和创新市场监管,加快构建市场开放公平、规范有序,企业自主决策、平等竞争,政府权责清晰、监管有力的市场准入管理新体制。

  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在北京审议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以下简称《决定》)的议案,该决定自2016年3月1日施行,授权有效期为两年。

  人大授权国务院实施注册制的决定生效,意味着IPO注册制正式实施的生效。从理论上讲,2016年3月1日就可以正式推行注册制。也就是说,最快在2016年元旦后,证监会就可以发布IPO注册制草案,向全民征集意见。征集意见一个月后,在3月1日就可以正式实施IPO注册制。事实上,在过去两年我们已为IPO注册制改革进行了充分准备,现在正是水到渠成、落地开花的时候!

  IPO注册制的最大看点,就是IPO的实质性审核权将由证监会转移给上交所和深交所,证监会将不再干预或控制IPO节奏与IPO定价。那么,未来的证监会将做什么?三件大事:监管、监管、监管。第一,对发行人和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进行严厉监管;第二,对证券中介(包括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的行为规范及风控、信用进行严厉监管;第三,对证券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严查严打。除此之外,证监会还有另外一项重要工作,那就是对已通过证交所实质性审核的IPO项目进行形式上的注册审核,并在IPO负面清单制度框架内实施“一票否决权”。为此,注册制必须引入IPO负面清单制度,真正落实“放管结合”的新模式:也就是将IPO实质性审核权“放”给证交所,将IPO负面清单撑控在政府手中。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是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改革精神的集中体现和具体要求,它正是与IPO注册制高度契合、完全匹配的一项制度安排。注册制以IPO标准的多元化与包容性,取代了监管者的过度行政管制,并同时以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来确保“放管结合”的底线监管。IPO负面清单制度,在设计理念上,应该重点突出“诚信守法”与“社会责任”的底线监管。具体地讲,IPO负面清单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1)环保标准。环保标准也称绿色标准,它是IPO注册制的底线要求之一。证监会在制订“环保标准”时,必须严格遵循国家产业政策导向,对高能耗、高污染企业,资源枯竭性企业,以及落后产能企业,必须紧闭IPO大门,决不能让这类企业进入A股市场。在负面清单-环保标准的制订上,证监会可以联手环境保护部(简称环保部)共同协商。

  (2)劳工标准。劳工标准也称用工标准,它是企业应尽的社会责任。根据《劳动合同法》和《社会保险法》要求,企业员工必须全员参加“五险一金”(养老、医保、失业、工伤、生育;住房公积金),并按法定要求及时、足额缴费。“五险一金”是雇员福利的法定要求,也是强制性的要求,企业没有自主权。如果企业与员工不签合同,或签订合同不规范,或阻止某些员工参加社保,或是少缴漏缴社保费用,那么,证监会就可以行使“一票否决权”。在负面清单-社保标准上,证监会也可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协商而定。

  (3)税法标准。依法纳税是企业的法定责任和基本义务。偷税、漏税是严重违法犯罪行为。因此,在负面清单-税法标准上,证监会可以联手国家税务总局协商而定。凡是有偷税、漏税的行为的企业,在IPO注册时,证监会便可一票否决。

  (4)信用标准。市场经济既是法治经济,更是诚信经济。企业不仅要守法经营,更要诚信经营。企业合同失信、违约赖帐,这都是不良企业的表现,对于这类有劣迹的企业IPO注册,证监会也有权一票否决。在负面清单-信用标准上,证监会可以与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协商而定。

  (5)产品标准。根据产品质量法,如果企业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等质量标志;伪造产品的产地,伪造或者冒用他人的厂名、厂址;在生产、销售的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则为严重违法行为。因此,对于这类有劣迹的企业,也不能让其IPO。在负面清单-产品标准的制订上,证监会可以联手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和国家质量检验检疫总局共同商定。

  (6)其他标准。比方,如果企业参与走私、洗钱等犯罪活动的,也不能让其IPO。不过,“做假帐”属于信息披露监管的重中之重,不纳入负面清单之中。有关其他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标准,证监会可与公安部、检察院、法院、海关、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局等协同制订。

  只要上述一项不达标,证监会就可以一票否决其IPO注册申请。为了防止IPO申请企业的短视行为,上述六大负面清单的考核期,建议不得短于IPO前至少三年时间。同时,为了防止地方政府保护与干扰,证监会可要求企业必须在所在地权威媒体上公示IPO材料及负面清单核审结论,鼓励民众举报和揭发负面清单中可能存在的重大问题。唯有如此,才能将IPO负面清单制度落到实处。

[责编:wangjing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