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周刊首页>IPO谈论>正文

余丰慧:股票发行注册制越快越好

2015年11月23日 08:55来源:腾讯财经

   据媒体报道,肖钢指出:在股市异常波动之后,《证券法》修订推迟,国务院可能采取法律授权方式出台意见解决,全力以赴明年三月注册制要有结果;先放发行节奏,后放价格;缩短发行流程(3到6个月),给企业明确预期。

  社会热议、市场期待、专家呼吁的股票发行注册制,证监会主席终于给出了明确时间表——明年三月有结果。但愿兑现承诺,不再食言。笔者多次呼吁发行注册制越快推出越好、越早推出越好。

  这是市场的呼唤。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一些体制机制障碍已经暴露出来。在金融领域表现较为突出的是金融资源配置严重不足。集中表现为最具活力、对就业贡献率最大的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久久不能解决。金融体制滞后是主要原因,即:经济体主要依赖银行等间接融资,直接融资比例过低,几乎形同虚设。

  特别是股票市场的直接融资成为了少数企业融资特权。其高门槛、行政审批制等计划经济做法把中小微企业拒之门外。使得股票市场融资成本低廉、没有付息压力的直接融资方式与中小微企业等弱势经济体无缘。同时,也扭曲了股票市场融资的职能。

  股票市场直接融资起初就是为解决创业企业起始资金不足问题的,是给兴业办企业者雪里送炭的,而现在变成了锦上添花,即成为了不需要或者说不急需资金者融资的场地,而急需资金者却求告无门。这种市场不改革不仅解决不了金融资源配置畸形的问题,而且将会加剧金融资源配置不公。

  彻底取缔股票发行门槛,摒弃计划经济审批制思维,实行符合市场机制要求的注册制已经势在必行,不能再拖了。让一大批中小微企业通过股票市场直接融资,是解决其融资难融资贵的出路之一,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急需。

  今年6月的“股灾”警示必须加快金融改革步伐。从深层次分析,这次“股灾”金融风险背后是新旧体制严重对峙碰撞和较量的一次预演预警,是旧有体制已经严重不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现代新科技催生下的新经济发展需要,似乎已经到了矛盾激化的地步。已经发出预警信号:如果不改革,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已经在路上等待着。

  旧有金融体制衍生出的腐败也已经成为中国金融风险甚至金融危机的巨大隐患所在,金融腐败已经威胁到中国金融安全。这一点必须要有清醒认识。这在股票发行体制上也充分表现出来。

  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已经呼吁十几年之久,而却迟迟不能推进半步。许多人质疑是腐败既得利益者在阻扰作祟,惹得一些人极不爱听、极为反感。事实证明,这些质疑不是空穴来风。著名评论家说的好:改革这种东西,极少有来自管理层的自觉,往往是相反,要么是传统的实在行不通了,要么就是来自市场的原生的动力实在压抑不住了,或不得已或被动地进入了一个历史不可逆转的时期。

  无论从最直接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角度,还是从构建阳光透明公正公开的股票市场机制出发;无论从确保金融安全,防止“股灾”重演,还是从不给腐败分子预留寻租空间来看,都到了迅速推出注册制的时候了。

  从腐败滋生角度看,决策层只要不想让更多的官员“进去”,就要自动自发尽快推出注册制。如果注册制仍然迟迟不能实施,不排除有更大的腐败分子企图在做最后的维护自己腐败利益的负隅顽抗。

  如果不想也不是,“那么就放开注册制吧,把本来属于市场的权力还给市场,属于公司的权力还给公司,属于投资者的判断还给投资者,希望姚刚的进去可以成为推进注册制的动力而不是阻力,这样也许可以作为姚刚本人对中国股市的最后价值和贡献。”

  股票注册制以一批官员的倒下为代价,既是体制的悲哀,也反映出体制本身存在的巨大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一批官员的倒下也是一种历史必然。顺应历史潮流,加大改革力度,尽快推出注册制,让倒下的官员代价不白付,不再让更多官员倒下,才是正途!

[责编:wangjingying]